首页>公司 > 汽车>正文
共享单车火了 为何高大上的共享汽车却被拼命吐槽?
2017-03-15 11:21:39 来源:中国企业家网 评论:

当街头巷尾共享单车的品类和数量越来越多、上海的共享单车甚至已经实现标准编制、摩拜和ofo等小黄车小蓝车面临挑战的时候,一个“疑似新物种”才开始在我们的朋友圈崭露头角,引发讨论,更多的是吐槽和质疑。

这个“疑似新物种”就是“共享汽车”,和共享单车一样,也是借着共享经济的风口发展而来。囿于数量和规模的限制,大家可能对共享汽车知晓得并不多。但事实上,“共享汽车”已不是什么新鲜事物,我国从2011年开始就有共享汽车服务了,但那时做的不是互联网智能共享,而是与传统租车类似。

到了2015年下半年,越来越多的媒体、投资人才开始关注智能共享租车领域。发展至今,北京和上海、广州、深圳、成都五大城市都拥有了自己的“共享汽车”平台。而首汽集团旗下“Gofun出行”、乐视汽车平台“零派乐享”、“宝驾出行”、TOGO途歌等共享汽车品牌也已纷纷进驻北京市场。

3月7日,Gofun出行宣布与北京市政路桥合作,利用北京二三环桥下空间开辟停车位,并且首批分时租车停车点已正式投入使用;有报道称,北汽也将推出两人座电动“共享汽车”,计划在望京等地区先行试点……

就在各路资本纷纷入局发力的时候,已有玩家坚持不下去了。3月10日,“友友用车”在其官方公众号上宣布停止运营,退回所有用户账户存款,并称停运的直接原因是“之前签署的投资款项未如期到位”。

这突如其来的“停止运营”就像一场倒春寒,无疑给刚刚进入热身状态的共享汽车浇了一盆冷水。

公开资料显示,成立于2014年3月的“友友用车”前身是“友友租车”,初期以P2P模式切入私家车共享领域,2015年10月正式更名为“友友用车”,主要从事新能源汽车分时租赁业务。截至2016年上半年,“友友用车”自有车辆300辆,分布在北京写字楼、小区、郊区等地近70个网点。到去年8月底,“友友用车”北京运营车辆仅剩下200辆,运营网点减少至50个。

另外,在“友友用车”发布停止营运公告之前,该平台曾拿过两轮融资,累计超过2000万美元,投资方包括易车、光速安振、险峰华兴和天使投资人王刚等。

不到三年的时间,究竟是什么导致了友友用车的迅速“夭折”?业内人士告诉《中国企业家》(ID:iceo-com-cn),友友用车的停止运营并非全部出在资金问题上,还反映在人力、运营和政策等方方面面。这是电动汽车分时租赁市场出现的首例夭折案例,它所反映出的问题恰恰是刚刚热起来的共享汽车领域的一些“通病”,这同时也涉及商业模式的问题,诸多痛点亟待解决。

痛点重重 普通创业者难逆袭

最近,关于“共享单车是一面照妖镜……”的文章层出不穷,反映出了共享单车遭遇破坏后的种种“姿势”。现在搜索“共享汽车”,与种种“测评”“实拍”如影随形的是各种各样的吐槽:按照app的定位指示根本却找不到车、计费系统出错、客服电话永远打不通,有网友称“没地儿停车是个麻烦”……看来,各家平台多多少少都面临着相似的问题。

看来,共享汽车遭遇破坏也是市场上必然的经历,这样想来,真是为共享汽车实力担忧啊,因其各种成本都比共享自行车高,遭遇被破坏找谁哭去呢?据了解,摩拜单车的成本1600元左右一辆,OFO成本可能就更低。而共享汽车在成本方面,主要包括新能源汽车价格成本、停车位成本、电费成本、修车救援人工成本四大部分。首先负担最重的就是购买汽车,据测算,汽车价格占整个运营成本的40%左右。

事实上,除成本投入大以外,在电动汽车市场中,分时租赁还面临着布点难、用户群体不买账、动力电池续航里程与充电基础设施建设不佳,以及盈利模式不清晰等一系列难题。据报道,目前大部分汽车分时租赁公司主要还是依靠补贴获取低价的车辆,从而赚取租金利润。而在大量投入新车的阶段,国家新能源补贴政策的调整和变动,也会影响整车厂、经销商和资本的动态。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