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萧西之水
“赤色宫家”之凋零
2016-12-20 10:51:30 来源:中国经营网

2016年10月27日,日本皇室目前最年长的成员三笠宫崇仁亲王辞世,走完了整整一个世纪的传奇人生。

比起日本皇室其他成员,诸如他备受争议的哥哥、昭和天皇裕仁,还有不久前有意退位的他的侄子、当今天皇明仁,三笠宫崇仁的知名度要低很多。然而,七八十年前的日本侵华战争期间,三笠宫却每每利用其特殊身份,批评日本人的“辱华思想”,战后更是大量发表与皇室成员“保守”倾向不符的言论,乃至于遭日本右翼学者抨击为“赤色宫家”。

“这除了说是屠杀还能说是什么?”

“支那事变爆发以后,日军的暴虐行为,诸如掠夺、强奸、杀伤良民、放火等,为抗日宣传提供了证据……事变之所以未能解决,原因在于日军军人缺乏‘内省’、‘自肃’。”

日本人所说的“支那事变”,即中国人熟知的“七七事变”或“卢沟桥事变”。很难想象,上述是1944年1月5日三笠宫对南京“支那派遣军”总司令部123名尉级军官的“教育”讲话。三笠宫当时只有29岁,官阶也只是陆军少佐,“教育”对象自然只能是尉级军官。不过,由于他身份尊贵,“支那派遣军”总参谋长松井太久郎中将也率领20多名参谋一同临席听讲,此言一出,场面一时间很为尴尬。

1943年1月,三笠宫从日本来到南京,出任“支那派遣军”总司令部勤务。由于三笠宫以“若杉”为印鉴,故化名“若杉参谋”,专门负责向驻南京日军宣传“对支(中国)新政策”。

所谓“新政策”,是日本为了摆脱对华作战泥沼而在1942年12月制定的新策略。当时日本对美作战接连吃了败仗,连年诱降蒋介石政府的计划又未能奏效,大本营方面便调整政策,一是陆军制定“五号作战计划”,直接进攻中国战时首都重庆,二是竭力支持汪精卫的“南京国民政府”为中国官方代表,意在抓住“日支间局面打开的一大转机”,消灭“重庆抗日的根据与名义”。

三笠宫此行目的,便是作为昭和天皇特使,到中国占领区广泛考察情况,找到“结束战争之法”。但这次战时任务,却深深改变了日后他与中国的关系。

早在来华之前,三笠宫已自学汉语三年有余,用他自己的话说:“学习过英语,便更能对操英语的民族产生好感,这便是语言的作用……学习汉语并不仅是为了直接了解对方意思、进而成为外交工具,更是出于深入理解中国与中国人的夙愿。”

这番话给三笠宫的汉语译员木村辰男留下深刻印象:“在满洲(中国东北),高级将校多达数十名,然而能够自由使用汉语、试图与中国人互通意思的人却可以说完全不存在……殿下对汉语研究的态度实在令人感铭于心。”

半个世纪后的1994年,他接受《读卖新闻》社旗下月刊《this is 读卖》采访时回忆往事:“在南京总司令部,我曾经看过满洲日本部队的纪录片,在广袤的野外,中国俘虏好像被什么东西捆起来,(日军)向他们发射毒瓦斯或毒瓦斯弹。这除了说是屠杀还能说是什么?”

二战结束后,三笠宫来到东京大学文学部,攻读古代东方史的研究生。除汉语之外,三笠宫还自学了希伯来语,开始走上学术道路。或许正因战时在中国见闻和经历,三笠宫对军国主义者宣扬的“圣战”彻底不再相信,成了一位热诚的和平主义者。

“我作为旧军人,作为学者都责无旁贷”

对日本挑动的对外侵略战争,三笠宫这位“赤色宫家”深深地反省。他不仅公开斥责那些怀疑或否认发生过“南京大屠杀”的日本右翼学者,也反对恢复带有军国主义色彩的“纪元节”(即传说中的古代日本建国之日),1998年更当面向访日的中国国家主席江泽民致歉,表示“羞耻”与“歉疚”,“向中国人民谢罪”。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萧西之水

新锐日本史作家,曾游学于美、澳、日等国,活跃于微博、豆瓣、天涯、微信等网络媒体,先后出版《谁说日本没有战国》和《最懂日本战国》等书,前者调侃、后者严肃,笔力宽广,受到日本史学会会长汤重南教授的备加肯定。近年研究方向由日本战国史转至近代史,在《中国经营报》开辟《军国歧途》专栏,详解日本历史的诸多方面,深受读者喜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