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萧西之水
“九一八”记忆:军刀上的帝国
2016-08-31 10:58:59作者:萧西之水 来源:中国经营网

  1931年9月18日晚10点20分,奉天柳条湖,一声闷响。

  针对这次爆破铁路,关东军其实是机关算尽:就在10分钟以后,有一辆从长春开往大连的火车就会经过柳条湖,铁路一断,列车必定出轨,这就是个大新闻。到时候再嫁祸给东北军。

  出乎意料的是,炸药虽然炸了,但只有一侧铁轨出现了80厘米的轻微损伤,铁轨下的枕木也只断了两条。待到火车来了,这点损伤丝毫没能产生影响,于是关东军便灰溜溜地看着火车通过。

  但即便是这么蹩脚的演出,也酿成了“九一八”大案。

  “九一八事变”对中国是个惊天大案,不必赘述,但我们或许不知道,这场事变对于日本政治,更是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经济停滞,股市暴跌

  提到“二战”爆发的原因,经济学家必定会指向1929年蔓延全球的经济大萧条。但就日本而言,这场大萧条的影响并不是那么显著——因为日本已经萧条了10年,大家都习惯了。

  “一战”时期,欧美各国展开“绞肉大战”,日本远离欧洲大陆,又靠着协约国成员的身份给各国供给物资,从而获得“大战景气”。1916~1920年间,日本GNP平均增长率一举攀升到26.1%,整个国家的纺织、电力、铁路、海运、通信、制铁等轻重工业都得到了迅猛发展。

  但战争刚一结束,欧美国家的产品迅速回归,日本在1920年3月出现股市暴跌,到7月累计下跌了三分之一; 1923年9月日本爆发了里氏7.9级地震,包括东京在内的关东地区陷入一片废墟;为了解决关东大地震带来的经济危机,政府以支票形式给民间企业融资,结果累积的坏账又在1927年引发了银行挤兑。而在1920~1925年间,日本平均GNP增长率跌落到了0.5%,1925~1930年间更是出现了负增长,达到-2.0%。

  面对危机,日本政府的对策就是不断发行“特别融通”,也就是向受难企业发行紧急贷款。1923年10月以后,“特别融通”金额猛增,到1929年12月,这种临时贷款竟然占据了日本银行(日本的中央银行)每年总贷款的98.8%。总裁深井英五日后自嘲:“那是(作为救济性银行的)日本银行最为‘闪耀’的时代”。

  但即便如此大规模的投资,日本战后的生产衰退依然引发了全国性通货紧缩:1920~1925年间,日本平均GNP平减指数为-1.1%,1925~1930年间为-4.3%。

  之所以衰退至此,一方面原因是“一战”时期的繁荣让各生产者迅速扩张产能,却不注意节能降耗,削减生产成本;待到经济衰退,国内与殖民地市场不足以消化过剩产能,日本企业自然难以支撑。

  1929年7月2日,当日本第27代首相滨口雄幸入主首相官邸之时,日本就面临着这种“实为危机的困难”。

  软化外交,硬化财政

  在很多人看来,战前日本政治家无一不想多吃中国几口肉,然而针对1928年蒋介石成立的国民政府,滨口雄幸却很是支持:“如今支那全国的统一,乃是(中国)国民长期的愿望,(日本)要在可能范围内加以帮助。”

  之所以采取这种缓和态度,滨口雄幸也有自己的一番考虑:“要尽力将贸易伸展到支那全国,尤其是最为富裕的中心地长江流域,增进两国互惠共赢。”

  可以说,滨口雄幸的眼光更加长远。他并非不想在中国扩展贸易,但比起武力压制,靠经济本身的力量自然发展才是正道。毕竟中国只有结束军阀割据,形成统一政权,恢复和平秩序,才能使产业得以发展。而由于日本的“工业发达程度领先支那数步之遥”,日本工业产品也必然能在中国畅销,进而借助国际化红利反过来提振日本经济。

  既然要寻求“国际调和”,就必须采取软化的外交政策,滨口雄幸启用调和派的币原喜重郎作为外务大臣,一改之前激进的外交策略,寻求与欧美主流国家走相同道路: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萧西之水

新锐日本史作家,曾游学于美、澳、日等国,活跃于微博、豆瓣、天涯、微信等网络媒体,先后出版《谁说日本没有战国》和《最懂日本战国》等书,前者调侃、后者严肃,笔力宽广,受到日本史学会会长汤重南教授的备加肯定。近年研究方向由日本战国史转至近代史,在《中国经营报》开辟《军国歧途》专栏,详解日本历史的诸多方面,深受读者喜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