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萧西之水
军国歧途之 “狮子首相”背黑锅
2016-08-30 16:50:31作者:萧西之水 来源:中国经营网

  滨口雄幸(1870~1931年)有个绰号,叫做“狮子宰相”。

  日本首相官邸外面有一尊石狮子,1929年作为民政党党魁接任首相之后,滨口雄幸与狮子合了个影。媒体一看,发现他表情严肃,与狮子相似度非常高,便起了这么个绰号。

  滨口雄幸不仅长得像“狮子”,性格也好似雄狮:少年时代勤奋苦学,考入东京帝国大学法学部,进入了“政治家摇篮”;毕业之后进入大藏省(财政部)供职,呆了没多久就和直属上司起了冲突,被“发配”到地方,几经辗转才回到东京;进入政坛,滨口雄幸连续出任宪政会内阁的大藏大臣、外务大臣等重要职位,颇得人望。

  这样一位首相出现,会为20世纪30年代初的日本带来什么样的变化呢?

  金解禁争议

  1929年8月28日,滨口雄幸以首相身份发表《告全国国民书》,大声疾呼:“我们必须与国民诸君一起忍过这个苦痛时期,才能迎来更大发展!”

  不到两个月后,即10月24日,美国华尔街迎来“黑色星期四”,股灾大爆发,将世界经济带入持续的大萧条中,已逐步融入世界经济体系的新兴工业国日本,自然不能幸免。

  为了摆脱困境,第二年年初,满怀改革雄心的滨口雄幸就决心实行一项新政策:金解禁。全称是金输出解禁。

  既然是“解禁”,自然就要先有“禁止”。一战期间,参战国纷纷陷入财政困境,意、法、德、美等国相继禁止黄金自由兑换。1917年9月12日,日本宣布限制黄金输出。到1919年4月,英国也颁布黄金禁令。一时间全球都扔掉了“现代国家”的标配——金本位制。

  在那个年代,黄金毕竟是硬通货,只要还想做国际贸易,禁令就不可能一直执行下去。1919年7月,美国宣布金解禁;1922年4月,34个国家在意大利热那亚召开货币会议,催促各国采取金解禁政策。

  国际有催促,各国也不敢怠慢:到1928年,英、意、法三国相继解禁黄金,这样一来,世界“五大国”(英、美、日、法、意)就剩下日本没有解禁了。这不仅让日本在国际社会中处于孤立,也对日本贸易有着很多恶劣影响,金解禁势在必行。

  走到这一步,金解禁已经成了朝野共识,问题就在于:解禁以后黄金与日元如何定价?

  有两派观点:滨口雄幸的观点是以一战以前的标准(1美元=2日元)定价,即所谓“旧平价”;但日元在十几年间跌了不少,少部分民间学者的观点便是以1928年左右的实价(1美元=2.3日元)定价,即所谓“新平价”。

  按说定价不都应该以实价为基础吗?为什么要用十几年前的标准定价呢?

  忍一忍会更好?

  放在现在,这个问题似乎没什么好争议的,但在当时的日本,大部分人反而支持旧平价。因为那会儿日本的物价水平高于英美两国平均水准,影响到了一般百姓的生活,若能适度抬高日元价格(旧平价),会造成通货紧缩,使得物价回到一个正常水平。

  不过采用旧平价,问题也是显而易见:日元过高会导致国外商品价格相对下降,进口产品多了,对本国企业无疑是冲击。物价固然是下来了,可企业也会大规模倒闭,企业少了、工作就少了,失业率自然攀升。

  这也是一个经济怪论:虽然通货膨胀不受待见,但适度超发货币能激发劳动积极性,保证就业率;通货紧缩虽然听来不错,但时间稍一延长,整个社会就是一派萧条。所以历来实行积极的货币政策并不难,但一旦决定紧缩银根,却会面临巨大风险。

  但滨口雄幸依然有着自己的考虑:采用旧平价固然冒险,却能为全国企业塑造出严苛的经营环境,促进过剩产能与人员转移,引导产业结构合理化,推动企业加快技术进步、内部调整,最终帮助日本企业形成强大的国际竞争力。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萧西之水

新锐日本史作家,曾游学于美、澳、日等国,活跃于微博、豆瓣、天涯、微信等网络媒体,先后出版《谁说日本没有战国》和《最懂日本战国》等书,前者调侃、后者严肃,笔力宽广,受到日本史学会会长汤重南教授的备加肯定。近年研究方向由日本战国史转至近代史,在《中国经营报》开辟《军国歧途》专栏,详解日本历史的诸多方面,深受读者喜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