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肖磊
美国加息的逻辑,只说一次
2016-09-21 15:09:55作者:肖磊 来源:中国经营网

  巴菲特曾说过,就算美联储主席格林斯潘偷偷告诉我他未来二年的货币政策,我也不会改变我的任何一个作为。

  对于大多数投资者来说,肯定做不到像巴菲特一样的自信、淡然和耐心,因此一方面要尽可能的从战术上看懂美联储调整利率的逻辑,另一方面也要学会从战略上蔑视它。

  一、加息或不加息,都不应该感到意外

  决定美联储利率水平的因素越来越多,但我只做一方面的相关性解读,以便挑出重点,抓住要害,看清本质。

  近二十多年来,美联储加息的周期,跟美国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周期基本上是一致的,只有两个阶段除外。

第一个阶段是:1993年至1998年,美联储通过加息,将联邦基金目标利率维持在了5%以上,明显高于1992年的3%。但1993年至1998年期间,美国CPI指数整体是下滑的,属逆向维持高利率。这导致了两个后果,一个是扣动了纳斯达克泡沫破裂,以及美股调整的扳机;另一个后果是,刺破了高速发展的亚洲经济,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使多个亚洲经济体货币大幅贬值,经济陷入衰退。

  第一个阶段是:1993年至1998年,美联储通过加息,将联邦基金目标利率维持在了5%以上,明显高于1992年的3%。但1993年至1998年期间,美国CPI指数整体是下滑的,属逆向维持高利率。这导致了两个后果,一个是扣动了纳斯达克泡沫破裂,以及美股调整的扳机;另一个后果是,刺破了高速发展的亚洲经济,1997年的亚洲金融风暴使多个亚洲经济体货币大幅贬值,经济陷入衰退。

  而后的1999年6月至2000年6月,美国市场CPI指数出现了明显上升的走势,美联储以其敏锐的嗅觉和自信,在1999年6月至2000年5月,再次将调联邦基金目标利率从4.75%上调到了6.5%,虽然加速了纳斯达克泡沫破裂,但同时将欧元上市流通给美元造成的冲击降到了最低(后文详述)。

  第二个阶段是:2009年末至2011年初,美国CPI持续上升,但美联储不仅没有加息,而且还维持了相当激进的QE。就其原因,可能是担忧诸如1999年6月至2000年6月加息后对美国资本市场造成的影响。2009年至2011年,美国还未平复次贷危机的恐慌,跟1999年至2000年刚经历亚洲金融风暴类似。不同的是,这次美国没有选择在CPI明显高企时迅速加息,因为没有必要。

  果不其然,CPI指数并没有在低利率和QE的助推下持续上升,而是自2011年的高点开始回落,直至2015年中。2015年4月份之后,美国CPI开始回升,美联储开始释放加息信号,直至2015年12月份开始加息。此时,距上一次加息已十年之遥。

  按照美国目前的CPI水平,加息或不加息,都可以接受。当下的美国经济,你可以举出一百个欣欣向荣的例子,同样也可以举出一百个值得警惕和悲观的数据。美联储官员可以很随意的释放加息或不加息的讲话,因为加息或不加息,市场不会觉得哪种结果更令人意外。

  有人会问,如果本周四美联储宣布加息,你不觉得很意外吗?当然不觉得意外,原因有三:首先,美国CPI水平虽然较低,但已经企稳,且高于利率水平,在近几十年的时间里,很少有利率水平长期低于CPI水平的;其次,美国三大股指都处在历史高位,这是美国过去几轮加息周期前被市场忽略的一个标志;第三个是美国需要进一步扩大美元的在国际货币体系中的优势,促使非美货币竞争力进一步下降。

  二、美国加息有助于进一步巩固美元地位

  自从有了“央行”这个机构,就有了人为的、统一的、强制的利率调控,“利率”政策成了纸币发行者的标配。要维护主权信用货币的信誉,就必须保障其相对稳定的购买力水平,纸币的购买力趋势性下滑本身难以避免,就需要用提升利率的方式给民众进行“补贴”,否则纸币的信用将受到严重的挑战。

  正因为如此,“央行”的首要职责就是稳定物价。此时美联储在加息方面如此纠结,实际上正是因为美国的通胀数据并不令人担忧。美元作为世界储备、结算和交易货币,除了扮演美国主权信用货币的角色,还在有力的“维护”着世界货币体系朝着有利于美国的方向运转。因此,在加息或不加息的选择上,更深层次的考虑是美元地位问题。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