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向小田
高校应届毕业生:廉价劳动力和扭曲的就业结构
2016-09-21 15:24:15作者:向小田 来源:中国经营网

  前几天看21世纪经济报道一篇文章,有几个数字令人瞩目。

  值得欣慰的是,虽然大学毕业生收入增长低于农民工,但是他们的收入每个月还是比后者多700块钱。

  很多人看了这个数据以后说读书没什么用,我感觉都是气话。一旦他们或者他们的子女要上学,都恨不能花钱上最好的,能读多大书读多大。中国社会,毕竟是一个学而优则(商、仕)的传统社会。

  但是这个数据反映了我们整个商业社会对于收购良好教育的新手是非常不友好的。我们不去谈接受一个四年制本科教育已经花费的数万块钱费用,就以这个应届高校毕业生平均月工资数据来说,刚参加工作1-2年的新人,在支付完房租后,想买台新的iPhone手机,起码要不吃不喝工作三个月。(这就解释了为什么那么多人分期付款或者卖肾)

  这个全国平均的月收入水平,甚至低于我的家乡,湖北省枝江市(一个不知道多少线的县级市)的单位房价。拿这样的工资在四线城市勉强可以过得可以,但是高校毕业生一般主要聚集地都是在经济发达的一二三线城市,这些区域的房价对于他们而言,自然成为了一个沉重的负担。

  应届毕业生和农民工的平均月收入如此接近,从一个侧面反映了,依靠出卖自己劳力(无论是脑力也好还是体力也罢),是获得不了什么收入的。十年时间,收入仅仅增长了100%。同样算货币总量,2005年M2为26.5万亿,2015年则为139.23万亿,这个增长高达425%!换一个角度理解,这么多的货币释放出来,分配在收入上(尤其是出卖劳力的劳动者的收入)上的比例还在缩小——财富分配正在越来越多地集中到资本要素上。

  也就是说,不是知识无用,就连劳动也无用了,只要占有资本要素,就能很轻松的攫取这个社会增长的财富的大部分,而且比例还在不断扩大。

  高校应届毕业生的工资起点如此之低,过去数十年涨幅如此之小,很可能改变一代年轻人的心态。“早点混出个模样”这句话恐怕影响力要比过去会越来越大。“早点混出个模样”意味着你能够比同龄人更早地占据资本要素,从而奠定相对竞争优势。对于那些在起跑线上没有加速,或者根本跑错了方向的人而言,要重新起步,就不得不面临很低的起点,以及更低的增长曲线。

  由于大学生的供需市场实际上没有管制,全国是连成一片的。对于北京、上海这样的一线城市而言,这些地方的大学生亦面临其他地区大学生的竞争压力,从而压低了一线城市大学应届毕业生的起始工资水平。然而反过来,一线城市急剧上涨的房地产价格、物价消费水平,却具备地域特点。对于这些地方的大学生而言,刚参加工作时的生存就更加艰难了。

  在这种情况下,一线城市大学毕业生要谋求收入更高的就业机会,不得不把职业方向选择为金融和管理类的工作。我们到上海交通大学和复旦大学调研,在2006年,有大约20%的学生希望到金融业工作,到了2009年,这一比例上升至了33%。在商学院,这一比例更高,几乎超过90%。

  在经济学家雷谢夫的一个研究中,西方社会在“1909-1933年,金融业是高学历、高收入的行业。金融业员工的收入平均比私营部门员工高出50%”。在中国社会,与私营部门对比的,是金融业和体制内各大机构。北京的毕业生热衷于追逐央企、四大行总部,上海的毕业生则热衷于外资投行、咨询。巨大的生存压力和光鲜亮丽高收入的特殊行业直接改变了年轻人的就业选择,扭曲了他们的价值观。他们不敢去追寻诗和远方,甚至没有办法作一些长期规划,就一头扎入了大银行、大国企、公务员等行业的校园招聘中。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