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向小田
这一代年轻人的命运和奋斗
2016-09-05 15:10:31作者:向小田 来源:中国经营网

  我是2009年研究生毕业的,刚毕业的时候,在世纪公园(上海浦东某个金融民工聚集的地方,许多刚毕业的学生租那儿)和同学合租了一套三居室的房子。彼时,我对于房租、房价毫无概念,所以直到最近,同学跟我说起,当年我们合租的小区,房价才1万多,我才愕然过来——现在已经7万多了;而说到租金,我们当时合租的100平米的房子,月租3500,现如今已经涨至约9000元。

  同学和我,一个进了券商当研究员,一个进了央企炒股票。当时我们是在美国次贷危机引发的全球金融风暴的背景下找的工作,实属不易。还记得当时各种面试,到最后一轮时,总能碰到欧美留学归来外资大行实习的,什么Lehman Brothers之类,跟我们这些土鳖竞争少得可怜的空缺。

  在这样的环境下,我们开始了金融业的生涯,从一个搬砖民工做起。我们期望着有美好的未来,将来攒够了钱,在北上广成家立业,买个房。这也许是最实在的“中国梦”吧。

  现在,这些新招进来的年轻人,也走着跟我们一样的路,起薪和当年的我们,也相差无几。然而,房价和房租,却已经改天换月。

  前几天看到一个“北漂”在网上写到,她刚毕业时,工资是5000,房租是2000。如今几年过去了,工资涨到了8000,房租却涨到了5000。

  我没有统计局的数据。但是根据51job和搜狐财经的几个统计,2015年和2016年,大学毕业生的平均起薪也仅在4000-5000元之间。这个数字的涨幅,别说跟房价了,就是跟许多物价增长水平比起来,都已经相当低了。

  在一线城市,现如今想要靠工资的增长来买房,似乎成了一件不能实现的事情。

  要想要追赶上房价的增幅,个人财富必须也呈现一种指数型增长的状态。这对人的要求太高了。为了减轻这种目标难以达到的痛苦,全社会给描绘了一种全民创新,万众创业的彩色泡泡,让许多人觉得,依靠自己的努力,创业找来VC融资,烧钱走向上市路,当上CEO,迎娶白富美,分分钟追赶马云似乎成了触手可及的事情。却忘了创业的道路,是一将功成万骨枯。

  不是在说创业不好,而是说,通过呼吁广泛的创业活动,改善年轻人的生存处境,是一件非常小众的道路,解决不了群体的问题。

  这一代年轻人,面临的是更为宏观的问题。

  他们走出象牙塔,首先发现的是一个阶层日益固化的社会。上层阶级占据着绝对的优势,并且通过各种高成本的支出,包括学区房、留学、补习班、精英夏令营、暑期实习机会等,进一步巩固下一代的相对优势。

  他们刚踏入社会,就发现工作和生活的压力已经占据了生命相当比例的时间。为了生活疲于奔命,80年代那种全民阅读或者文学热在现如今的商业社会一去不复返。富士康生产线上的工作,又怎能有空去思考未来的成长路径呢?

  他们为了追逐收入的增长频繁跳槽,因为金钱的诱惑实在太大,不敢做那些脏活、累活、短期没有见效的工作。不敢在战略上投入,反而白白丧失了战略上的机会。

  他们轻信媒体营造的创业神话,有的人甚至从体制内、大公司辞职,坐着估值上亿、上市并购的美梦,却在股灾之后遭遇资本寒冬,在现实面前节节败退,事业多年如温吞水。

  他们买房晚了几步,又不敢在房价高企时加杠杆入场,一方面担心房价暴跌,一方面担心房价暴涨。最后下定决心高位接盘,却发现依然还要用抢的,比别人多付出几百万的成本。

  这一代年轻人的命运,难道要被时代所碾压吗?

  一个时代,会对一个民族一个群体的心理产生影响。就比如日本,50-60年代的人,对工作、对未来,都自信满满。而泡沫年代出生的人,一出生就碰上失去的二十年,做事谨小慎微,反而没有自信没有激情了。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