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吴晓波频道
回来吧,贾跃亭
2017-07-13 10:57:50 来源:吴晓波频道

上周五(7月7日),吴声来录我的节目,闲聊说到贾跃亭,我说,“你跟他熟,还是请他回来吧。”吴声当即发微信,几分钟后就收到了语音回复,“我正在洛杉矶,请晓波来看一下我们的汽车工厂吧。”

贾跃亭应该就是上周出的国。7月3日,媒体曝光贾跃亭夫妇及乐视系公司的12.37亿资产被司法冻结,此时他正在飞赴洛杉矶的航班上,7月4日,他和妻子落地美国,7月6日上午,贾跃亭在自己的微博发表公开信,宣布“乐视至今日之巨大挑战,我会承担全部的责任,会对乐视的员工、用户、客户和投资者尽责到底。”

当晚,乐视网公告称,贾跃亭先生已辞去乐视网董事长一职,退出董事会,将不再在乐视网担任任何职务。在本周,贾跃亭一直没有从媒体的头条上掉下来过,即便有孙宏斌收购王首富的六百亿大案,但是,乐视的新闻热度却毫不稍逊。

现在,有四件事情是清晰的:

其一,贾跃亭已经从乐视的主体业务出局,也就是说,他在实操的意义上失去了乐视;

其二,乐视的生态化反战略宣告失败,它的手机、金融、体育等板块基本瓦解,电视业务陷入泥潭,上市主体在复盘后的命运非常不乐观;

其三,乐视出现了剧烈的人事动荡,并已波及广大的基层员工,本周不断爆出公司拖欠薪资乃至社保的新闻,在公司层面似乎没有任何的正面回应;

其四,乐视的债主和供应商出现集体惊恐,部分到期债务发生巨额浮亏,公司大楼几乎每天都有讨债者的抗议和围堵,很可能发生恶性社会事件和金融挤兑现象。

在著名的实体企业中,发生类似危机,最近的一起应该是2012年的无锡尚德案,这家企业最终以施正荣弃盘、无锡地方国企接手告终,施博士以“失信人”的形象,再也无法返回中国主流商业界。与尚德相比,乐视的负债规模大出十倍以上,并可能诱发更恶劣的公共动荡。

在这样的形势下,尚有三件事情是不清晰的:

其一,贾跃亭如何兑现公开信中所做出的“还债承诺”,这个承诺有没有与山西老乡孙宏斌达成过共识,有着怎样的时间表,以及,如果无法兑现“还债承诺”,是否有接下来的“惩戒承诺”?

其二,在那份两百多字的公开信中,贾跃亭表达了对造车的热烈情怀和憧憬,可是对既有的乐视业务改组几乎没有给出任何的规划,而现有的乐视决策层如何改变群龙无首的混乱局面?

其三,美国汽车业务的成功或失败,其实与乐视的当前危机几乎没有实质性的关系,贾跃亭所谓“给乐视汽车一些时间,我们会把金融机构、供应商以及任何的欠款全部还上。”这句话之中,到底有着怎么样的资本安排?

贾跃亭不是第一次出走,在2014年的时候,他就曾经避祸国外,后来神奇回归,唱出了这一幕生态化反的大戏。这一回,请他再次神奇一把。

到今天,如果做一个民意调查,恐怕对贾跃亭的评价还是五五分。

有一半的人认为他是创业英雄,即便有错,也是激进主义的失误,不应该对他做“诛心之伐”,我的同学秦朔就认为,“贾跃亭的梦想听起来比贝佐斯还要大,他敢于挑战一切的姿态是令人尊敬的,即使失败,也会拓宽后来者的想象力。”

也有一半人认为,贾跃亭从一开始就在玩一出“实体庞氏骗局”,通过不断召开发布会的方式——乐视在2015年起码举办了200场发布会,这应该前无古人,也将后无来者——营造新概念,疯狂圈钱,同时大肆转移资产和虚构业绩,成者为大王,败者为隐客。7月11日,央视财经频道在一则报道中就质疑:“贾跃亭一边推概念一边套现,是创业失败还是涉嫌欺诈?”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吴晓波频道

财经作家吴晓波在微信平台上进行内容发布的自媒体。视频部分与爱奇艺合作,每周四推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