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吴晓波频道
吴晓波:这个国家的新匠人
2017-01-11 09:50:30 来源:吴晓波频道

1

两年前,在深圳,受一位学生的邀约去参观景德镇瓷器的展览,名曰“爻变”。

展览分内外两厅,外厅是大师展,一批国家级制窑大师的作品,团锦飞禽,硕大精致,每件似曾相识,动辄十万百万,我匆匆而过,了无惊奇。

内厅是“小师”展,我在那里流连两个小时,久久不愿离去。

据说景德镇有上千家青年制窑作坊,很多是70后、80后的夫妻档,他们的作品完全迥异于前辈,无论是人物造型、意境表达以及烧制工艺,都大立大破,前所未见。价格也很可人,数千元到两三万元,让人食指大动。

爻者,言乎变者也。效此者也。效天下之动者也。(《易·系辞》)

爻者,窑也。爻变,即窑变。

原来这个展览的名字里,暗含着杀死大师的血性。

2

三宅一生出生于1938年,27岁时到巴黎,进入巴黎服装工会学校,毕业后与纪梵希一起工作,跟在法国大师后面老老实实地裁每一块布。他的理想是,把欧洲人的时尚带回日本。

1968年,东京举办奥运会,1970年,大阪举办世博会,日本重新崛起。也是在这一年,三宅一生回到东京,创办自己的工作室,他常常被问到的问题是——那么,东京姑娘应该穿怎样的衣服,她们为什么要跟巴黎姑娘、纽约姑娘穿同一件衣服?

1973年,35岁的三宅一生回到巴黎,举办名为“一块布”的个人展,轰动时装界。从此,全世界的服饰流行分成了两个流派,西方的,和东方的。

1950年,日本人均GDP为109美元,1973年为3822美元,那一年美国为6462美元。1979年,傅高义出版《日本第一》。到1987年,日本人均GDP突破2万美元,超过美国。

在这十多年里,日本建筑界出现了矶崎新、黑川纪章和安藤忠雄,文学界出现了川端康成、三岛由纪夫,影视界出现了黑泽明、小林正树,设计界出现了草间弥生、黑川雅之,日本的电器品牌、流行音乐、餐饮文化、围棋相扑,均独立成章,自成流派。

也就是说,三宅一生们的出现,是日本进入中产阶级社会的伴生现象。

消费者本土意识的觉醒和购买能力的提高,创造出一块新的审美土壤,所有的艺术及商品创新,都是新需求呼唤的产物。

我们今天看到的日本,绝不是一百年前的日本,而是旧传统与新审美激烈冲撞及融合的结果。

3

2007年,美国最大的人力资源咨询机构HAY(合益),通过对当时中国数十位著名企业家的深度访谈,提出了“中国企业家素质模型”,我是这个项目的中方学术顾问。

合益在美国、日本、英国和印度做过同题项目,他们将中国的素质模型与其他国家的进行对比研究,从而得出了一些结论。在这些结论中,有一条最让我吃惊。  

合益认为:中国企业家面对本土市场的创新不足。

在后来的很多年里,我一直迷惑不解,为什么身处全球最大、也是增长最快的消费市场,我们的企业家们却会“创新不足”?创新动力的缺失是才华不足,还是缺个心眼?

今天,我似乎找到答案了:有怎样的消费者,就会有怎样的企业家!所有的新供给,都是被新需求所呼唤出来的。

如果一个市场的消费者,都是性价比爱好者,如果所有人都以功能满足为最高需求,如果所有人——特别是年轻消费者都以国外时尚杂志或发布会上的产品为自己的审美对标。

那么,所有的企业家都将以“价廉物美”为唯一的制造哲学;那么,规模和成本是产品竞争的唯一法则;那么,模仿和跟进就是最大的创新。

三宅一生、安藤忠雄或黑川雅之,绝不可能出现在1950年代的日本,因为那时的日本,跟十年前的中国一样,是一个满街都是性价比爱好者的国家。

今天,发生在中国市场的企业家及品牌迭代,就本质而言,是消费者迭代的结果。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吴晓波频道

财经作家吴晓波在微信平台上进行内容发布的自媒体。视频部分与爱奇艺合作,每周四推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