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吴晓波频道
吴晓波:你是一个文人,还是商人?
2016-12-14 11:06:42 来源:吴晓波频道

1

师兄张力奋从FT中文网总编辑任上辞职,回到母校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当教授。他发起了一个讲坛,“正在发生的媒体”。上周末,邀请我去讲一讲。

师兄比我大六届,我在学校时他已毕业留校。

我为师兄效劳多年。当年他在伦敦创办FT中文网,我是最早被招揽的专栏作家。我问他,稿费多少,师兄说,500,我心想,英国佬真有钱。后来拿到手,是人民币,而不是英镑。

2007年,娃哈哈与达能因股权发生激烈纠纷,宗庆后以“群众运动”的方式煽动民意,我颇不以为然,写了一篇《“受害者”宗庆后》。我对娃哈哈和达能都非常熟悉,从1991年开始接触宗庆后,2001年还写过一本关于娃哈哈营销模式的专著。我在文中认为,饮料行业早就是一个完全竞争领域,国家政策并无保护之必要,一切愿卖愿买,在这样的领域里,以“民族大义”的名义呼吁保护自卫,则有点贻笑大方,视天下为无人了。

我记得,专栏在午夜发到北京编辑部,一大早,力奋给我电话,问我,“稿子已经编好了,但是确定要发吗?”我跟他都知道,这篇专栏一出,我与这家结识了近二十年的公司将缘尽于此。

我苦笑说,公共事大,私谊只能先放一放了。后来果然,斯文既出,直到今天,宗先生还不理睬我。

接下来的几年里,师兄比较偏爱我这个师弟,大概就是从这篇专栏开始的。他还为我提名,得过一个“亚洲新闻奖(SOPA)年度言论奖”。

在上周的讲座上,师兄问我,“你现在离商业到底有多远?”

声音还是英国式的温婉,但是面包棒里藏着锋利的刀。

2

第一次遭遇这样的质问,是在2004年,我创办蓝狮子出版。

在我们的业务模块中,有“企业史传创作”,我对创作研究员说,蓝狮子要有一堵墙,把中国的优秀公司都挂上去,我们将以出版的方式,成为最大的中国公司案例素材库。

但是从第一天起,我们就面临一道尴尬的坎:为一家企业创作成长史,如果坚持外部写作,肯定隔靴搔痒,拿不到一手的干货,如果得到企业的许可,进入内部调研,那么势必遭到种种的掣肘,面临独立性和公正性的考验。

中国人终其一生的追求,无非是“立功、立德、立言”,我们的写作正关乎“立言”,企业家们岂肯轻易对待。

我设立了“公司出版的蓝狮子原则”,一共六条。包括:尽量走进公司的档案室、距离公司一步之遥、不要被眼前的新闻事件所迷惑、没有公共研究价值的公司隐私不应该被暴露、一部优秀的公司史必须拥有自己的坐标系、至少经受五年的时间考验。

在这六条中,第二条是对研究者的自我警醒,“任何认真的商业史创作者都将小心翼翼地应付这样的情形:零距离接近公司,通过授权获得尽可能多的真实素材,同时在创作中与公司距离一步之遥,不以此为交换丧失对真实的尊重”。

第四条是对被研究对象的承诺,“并不是所有的公司内幕都值得或应该被披露出来,那种要求把所有公司隐私都予以透明化的做法对于被调研公司及其所有者、经营者来说是不公平的,因为它并不承担用自己的成长经验来教育公众的义务,对‘公司隐私权’的界定,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但是,它在道德层面上确实存在。”

日后,蓝狮子每次进行公司史创作,都会把六原则拿给被调研公司看,得到他们的认可后再开展工作。

今天,如果你到蓝狮子来,可以看到那堵墙,上面已经挂了一百多家企业的公司史传图书,其中包括:华为、万科、阿里巴巴、腾讯、平安、招商局、绿地,等等等等。

在过去的十多年里,没有任何一家学术机构比我们走进过更多企业的档案室。任何一位中国公司的案例研究者,如果要绕开蓝狮子的出版物,大概是很困难的事情。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吴晓波频道

财经作家吴晓波在微信平台上进行内容发布的自媒体。视频部分与爱奇艺合作,每周四推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