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吴晓波频道
吴晓波:在写作《腾讯传》的五年里,腾讯发生了什么?
2016-12-06 09:59:28 来源:吴晓波频道

1

《腾讯传》的创作始于一场危机。

2010年爆发的“3Q大战”是整个中国互联网史上的一个重要战役,也可以说是PC时代最血腥的“最后一战”。这个里程碑式的事件甚至在某种意义上改变了马化腾的性格,使他重新思考腾讯的平台策略以及公共属性。

2011年,大战刚刚尘埃落定,腾讯五位创始人中的两位——张志东和陈一丹来到杭州找我,他们提出,希望能够由我来创作一部腾讯的传记。这其实代表着腾讯开启了一项新的发展战略,马化腾已经开始考虑“腾讯要如何走向开放”这一命题,他希望把公司打开来,能够让研究者来了解它的历史。

在2010年底,马化腾宣布腾讯进入“半年战略转型筹备期”,紧接着在北京、三亚及杭州等城市举办了10场主题为“诊断腾讯”的研讨会,有共计72位互联网专家与会,帮助腾讯寻找问题和提出建议。而腾讯向我提出创作企业史的邀约,正是在开始实施开放式战略的这一当口。

在此之前,我做过很多公司案例的研究,特别是在2007年,我们的团队研究过阿里巴巴并出版了其第一本官方传记,因此当我得到腾讯的邀约时,不禁欣喜于能有机会看到另外一家中国最好的互联网公司,再一次进入互联网产业的核心地带。

2

出乎我预料的是,《腾讯传》的创作难度比我想象的要大很多。

深圳腾讯总部的档案室仅一百多平方米,平常只有一位女士默默地管理着。在那里,窗明几净,最多的资料是剪报册,从2000年开始,腾讯委托一家剪报公司每月把各类媒体的报道编剪成册,然而到2006年以后,大概认为没有什么用,连这项服务也暂停了。

腾讯的会议几乎没有做文字纪要的传统,更不要说什么影像资料,能够收集得到的档案都分散于各级管理部门的主管手上,几乎所有人都告诉我,腾讯是一家靠电子邮件来管理的公司,很多历史性的细节都留存或迷失于参与者的记忆和私人邮箱里。绝大多数的腾讯高管都是技术出身的理工男,他们对数据很敏感,可是对于我所需要的戏剧性细节则一脸茫然。

这似乎是一家对自己的历史“漫不经心”的企业,这里的每一个人都觉得这样的状态“挺好的”。一位高管对我说:“互联网公司的人都是这样的,对于我们来说,昨天一旦过去,就没有任何意义,我们的眼睛从来只盯着未来。”

更要命的是,腾讯的业务条线之纷杂是出了名的,连马化腾自己都在微信朋友圈里很不好意思地说:“每次向领导讲解清楚腾讯的业务模式,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有一段时间,我每访谈一个事业群的总裁,都先要请他在一张纸上把管理和业务架构图画出来。有一次,我问主管人力资源的高级副总裁奚丹:“腾讯到底有多少产品?”奚丹说:“这个问题恐怕连Pony也回答不出来。”

这一切都是我在2011年着手创作本书时,完全没有预料到的。

在过去的五年多里,我走访了六十多位腾讯的各级管理者,并进行了多轮次的百人级外围访谈。所以,本书的创作既是一次大规模的“田野调查”,同时也是现场即景式的目击记录。本书原定的出版时间是2013年底,那是腾讯创业十五周年的纪念时刻,然而,我一直到三年后的2016年底,才算勉强完成了全部的创作。

3

就在我创作腾讯传的这五年里,腾讯本身也发生了未曾预料的巨大变化——微信的崛起、组织架构的两次大调整、战略上的升级和激烈的企业扩张。过去的五年里,腾讯的市值由600多亿美元变成了2000多亿美元。有朋友开玩笑说,你当年不应该接下写书的工作,而应该赶紧购买腾讯的股票。

更深刻的变化则在于腾讯的产品部分。当我开始写作《腾讯传》的时候,微信的注册用户量大概是3000万左右,还不是一个战略级的产品,但在随后的几年里,它的光芒掩盖了互联网领域里的一切其他创新:它从无到有,平地而起,以令人乍舌的狂飙姿态成为影响力最大的社交工具明星,它不但构筑起QQ之外的另一个平台级产品,替腾讯抢到了移动互联网的第一张“站台票”,更让腾讯真正融入了中国主流消费族群的生活与工作。而腾讯的市值能够达到今天的高度正是因为有QQ和微信两个大的体系存在。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吴晓波频道

财经作家吴晓波在微信平台上进行内容发布的自媒体。视频部分与爱奇艺合作,每周四推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