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吴敬琏
吴敬琏:促进产业政策向竞争政策转型
2017-02-20 17:12:33 来源:中国经营网

  首先,我想讲一讲我们为什么要召开这个“产业政策研讨会”和为什么要设立“产业政策向竞争政策转型”的研究课题。

  由林毅夫、张维迎两位教授发起的关于产业政策的讨论,引起了政学商各界人士的关注和热议。产业政策是中国政府工具箱中居于中心地位的政策工具,对中国经济发展有重大影响。因此,对它进行深入研究和讨论,无论在理论上还是在实践中都有非常重要的意义,这是不言自明的。

  然而使我感到意外的是:自从上世纪70年代日本官产学各界反思他们在战后初期即20世纪五六十年代执行的产业政策(学术界后来把这种产业政策称为“纵向的产业政策”来与“横向的产业政策”相对应,“选择性产业政策”来与“功能性产业政策”相对应或者“硬性的产业政策”来与“软性的产业政策”相对应),国际经济学界对产业政策问题进行了大量研究和深入探讨。

  研讨的重点是,在什么情况下需要有产业政策,需要什么样的产业政策,以及它与另外一项重要政策即竞争政策是什么关系等。只要检索一下有关文献就可以发现,这种与实践密切结合的研讨已经取得了许多有助于各国行政当局改进其工作的重要成果。可是在我们当前的讨论中,主要发言人几乎完全没有提及这些讨论及其成果,使讨论变成对产业政策全称肯定或者全称否定的各自经济哲学的宣示。有鉴于此,我们希望在前人成果的基础上进行更切实的讨论,以便推动认识的深化和政策的改善。

  当前的讨论还有一点使我感到意外:我国到现在仍在执行的产业政策,是上世纪80年代从日本引进的,实际上是它们在五六十年代执行的 “纵向的”、“选择性的”或称“硬性的”产业政策。其实,从70年代开始,对这种产业政策的批评就逐渐成为主流。日本政府的产业政策也在国内外的压力下向“横向的”、“功能性的”或称“软性的”产业政策转化。

  然而在最近的讨论中,几乎没有人谈到日本的产业政策实践及其演变过程(我只看到日本国立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一位华人教授在伦敦《金融时报》中文网站上发表的一篇题为“日本并不是产业政策的优等生”的短文)。为了弥补这方面的缺陷,我们也邀请了一些日本资深专家,如日本国立政策研究大学院大学原校长八田达夫教授、曾在日本政府通商产业省工作二十年的津上俊哉博士等参加讨论。

  有一些比较年轻的学者,这些年也结合文献考察,对中国产业政策的理论和实践进行了深入研究。不过他们在社会上的影响还很小,我们也邀请了几位来参加会议和有关课题的研究。

  众所周知,在“文革”结束以后中国寻求振兴经济新路的探索中,日本经济体制和发展实绩曾经是我们的重要榜样和路标。在产业政策的问题上也是这样。早在20世纪80年代初期,中国已经在政府主导的“机械工业改组与改造”中仿照50年代后期日本“振兴机械产业”时的做法,用行政手段组织实施机械工业的技术改造和企业的专业化改组。

  问题在于,正像大多数研究战后日本经济发展的学者所指出的那样,日本在战后的不同时期执行了不同类型的产业政策。大致上,以上世纪70年代初为分界线,在50年代和60年代实施的是“纵向的”、“选择性的”或称“硬性的”产业政策;70年代以后实施的是“横向的”、“功能性的”或称“软性的”产业政策。

  前一类型的产业政策运用财政、金融、外贸等政策工具和制度干预、“行政指导”等手段,有选择地“促进某些产业的生产、投资、研发和产业改组,同时抑制其他产业的同类活动”(东京大学小宫隆太郎教授)。而后一类型的产业政策的特点,则是“最大限度地发挥市场机制的作用”,用政策手段保护、扶植和加强重点产业的作用遭到削弱,而通过向社会提供信息实现的诱导作用则得到加强(东京大学植草益教授)。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吴敬琏

中国经济学界的泰斗,当代中国杰出经济学家、著名市场经济学者、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现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国务院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历届总理的座上宾,中国企业发展研究中心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