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首页>吴敬琏
吴敬琏:一只手拼命发货币,另外一只手还想按住房价?
2016-10-18 11:03:08 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由野三坡中国经济论坛论坛组委会主办的“首届野三坡中国经济论坛”于2016年10月15日在河北野三坡举行,野三坡论坛名誉主席、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吴敬琏出席并演讲。

  在野三坡中国经济论坛间隙,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还对当下楼市问题提出自己的见解:“一只手拼命发货币,另外一只手想按住房价,这是做不到的”。

  由于目前房地产市场出现过热,“十一”期间,全国多地罕见密集出台楼市限购措施,抑制房价过快增长。对此,吴敬琏认为,要从根源上认识房价上涨与泡沫的相关性。在其看来,当前,房价飙升、出现泡沫的基本原因在于杠杆率过高,即信贷膨胀、货币超发,因此必须研究并解决此问题。

  对于当下热议的“产能过剩问题”,吴敬琏表示,应该优化结构,但具体用什么方法优化结构,很多讨论都是浅尝辄止,“产业政策已经好几轮了,但总是不把基本问题解决,甚至还遗忘了过去的问题”。

图为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

  图为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


  以下为演讲实录:

  很高兴来参加第一届“野三坡中国经济论坛”。我就说三点。

  第一,关于科斯对中国经济的评论。我在03年参加经济论坛时,建议中国经济领域要开拓思想市场,研究基本问题,探索中国长期发展的路径。我解释一下,中国在相当长的时期以来和今后相当长的时期面临的问题。第一个问题就是发展,用什么方式发展,才能保证可持续的发展。

  第二个就是体制,这两个问题是我们这一代人和下一代人需要解决的的问题。

  对领导和企业家来说,需要反思一个“思维习惯”的问题——回避理论思维和蔑视理论思维,习惯而不是深究基本问题层面,对问题本身的认识也不深刻。

  我举一个例子来说,发展是一个长期过程。我们长期按照苏联的方式发展,结果产生了很多问题,我们是不是认识到了呢?看似这样。但如何解决呢?我们没有深入的思考。改革开放和1981年两次讨论、调整所针对的就是苏联的发展模式问题。指导这两次经济调整深层的理论就是1980年国务院提出的十大建设方针。

  这十大建设方针提出克服苏联式的增长方针和方式,他有没有点到呢?有点到,就是效率低。但是从基本的理论来说,他没有放到增长函数下来分析。为什么会造成这样一个问题呢?第二次调整是1980年末,我们有一位理论家在红旗杂志上发表文章,文章的标题叫《马克思主义再生产理论的两个基本原理》,就是生产资料优先发展,重工业要减速,要把农业发展起来,轻工业发展起来,商业发展起来,第二次调整也就无疾而终。

  到了后来,95年这个问题就很严重了,国家计委提出来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就是从粗放式发展方式到精细式发展。这个认识只普及到一些干部和群众,并没有全部普及。匈牙利经济学家在《社会学经济体系》提到用生产函数来解释什么叫增长方式,所以这个基本理论并没有解决。到底从哪里转变到那里呢?就不清楚了。

  到了2000年,这个基本的认识被“经验规律”概括。它是根据工业化初期和中期的经验,造成了第十个五年计划时期经济增长方式发生了逆转。基本问题要不要解决,如果只根据一些现象提出的口号,那是很脆弱的。因为理论的认识,因为利益关系,在20世纪末导致了产能过剩。20世纪末到21世纪初要解决的问题就是产能过剩。

  河北要解决钢铁产能过剩,就是十八大讲的,03年04年开始调结构,要减少落后产能,结果是怎么样?大家都知道,越来越糟糕。如果基本问题没有解决,还是就事论事,那是不成功的。有些问题浅尝辄止,现在又开始新一轮讨论产权政策,但是这个政策已经好几轮了,就是对基本的问题没有思考。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吴敬琏

中国经济学界的泰斗,当代中国杰出经济学家、著名市场经济学者、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理事。现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国务院信息化专家咨询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学术委员会副主任,国务院历届总理的座上宾,中国企业发展研究中心顾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