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 > 文艺>正文
“选”举还是科举?
2017-08-01 16:51:50作者:李开周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明清之时,科考程序极其繁琐:考生先参加县官主持的县试,再参加知府主持的府试,进而再参加学政官员主持的院试,三级考试均通过,才能获得秀才的称号。中了秀才,再去省城参加乡试,考中者为举人。中了举人,再去京城参加会试,考中者为会士。会士最后还要参加一场由皇帝亲自主持的殿试,才有可能获得进士的称号。
    宋朝科考就简单多了。原则上讲,在官学注册的考生参加一场学校内部的选拔考试,不在官学注册的考生参加一场由县官或州官主持的选拔考试,通过者会被推荐给省级行政长官(如转运使、安抚使、提举常平使),省级长官再把他们解送到京城,此之谓“解试”。到了京城,即可参加礼部主持的“省试”以及皇帝主持的“殿试”,通过殿试者即为进士。
    宋朝的省级行政长官在解送考生方面,拥有几乎不受限制的自主权,你甚至不用参加县里、州里和学校里的选拔考试,只要得到了省级长官的认可,就能免试发解,直接保送,去参加中央级别的省试和殿试。而为了能够获得保送的机会,一些成绩不行但是路子很野的考生,就会像见了血的苍蝇一样聚集到省级长官身边,献上足够分量的文章、诗词、红包和马屁。
    解试是入围考试,省试才是最关键的,只要通过了省试,后面的殿试不过是走过场,过了省试就等于中了进士。为了在省试中拿到高分,这时候就需要向主考官暗送秋波了。怎样暗送秋波呢?无非还是通过各种朋友圈接近考官,再一次献上文章、诗词、红包和马屁。
    在宋朝中了进士,等于得到最高学位,但如果想做官,还要参加公务员选拔考试,时称“关试”。参加关试是需要在职官员举荐的,每名考生都要拿到三份以上的举荐状,也就是说,需要三名以上在职官员的点赞,否则就没有关试的资格。那怎么才能让人家给你点赞呢?当然还是要给人家献上文章、诗词、红包和马屁。
    传统戏曲里考中进士即有官做,中了状元,马上就能当上驸马或者宣麻拜相(唐宋时拜相命将,要用黄、白麻纸写诏书公布于朝,称为“宣麻”,又曰“降麻”),其实哪有这么便宜的事。宋朝的进士无论成绩有多好,通过关试后即为“选人”,只会选派到地方任职,担任主簿(县政府办公室主任)、签判(市政府办公室主任)、参军(省市级官员的秘书)等地方一把手的副职。这些副职的政治前途非常渺茫,混一辈子也只能做一个州县官,除非在任满之时再去京城参加一次“选人改官”的考试,才有可能从选人变成“京官”。
    宋朝的京官未必在京城任职,通常是带着京官的官衔而担任地方的职位,但做上京官后会升迁得很快。OK,你想当京官,那就去考试;你要想考试,那就得拉到更多的选票,让五名以上的高级官员推荐自己、保举自己,否则仍然没有考试资格。朱熹的好朋友王炎总结过宋朝官场升迁的法则:
    “朝廷之法,必用举主三人而后许其关升。既关升矣,又用举主五人而后许其改官。……所重在此,则所急在此,患其求之不得也,于是有谀辞谄说以为说,遇事诡随以为容,求诸公贵人之书以为之推挽。”
    进士考公务员需要三名以上官员的保举,选人考京官需要五名以上官员的保举。那时候争取保举可比现在朋友圈拉票难多了,需要把道德底线扔到一边,把圣贤之教扔到一边,溜须拍马,谄媚逢迎,换来朝中大佬的几张保状。所以王炎感慨道:“谈义命于今日,人不掩口而笑其迂者几希,而圣贤之教为刍狗矣!”你要是认不清这个现实,整天空谈理想主义,官场之上没有人不耻笑你。
    宋朝前期官场风气还好一些,用优秀的诗文和精致的马屁来让人家点赞,是有可能得到保举的。到南宋就不行了,必须献上真正实惠的红包。南宋名臣胡铨说:
    “每纸文字须三百千经营乃可得,合五纸之费,为千五百缗。……今改官者,非五百千赂吏部主吏,虽有文字五纸,不放举主。”
    当时官场明码标价,一张保状要价三百贯,要想参加一场选人改官的考试,你得拿到五张保状,也就是花出去一千五百贯。花了这么多钱也未必真能参加考试,你还要再花五百贯去贿赂吏部的官吏,否则人家压根不让你进场。 
    作者为专栏作家,现居开封。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选”举还是科举?

明清之时,科考程序极其繁琐:考生先参加县官主持的县试,再参加知府主持的府试,进而再参加学政官员主持的院试,三级考试均通..[详情]

城市的气味

1921年3月至7月,日本作家芥川龙之介受大阪每日新闻社委托到中国游览。一日,朋友请客吃饭,餐馆的名字雅得很,叫“雅叙园”。[详情]

热文排行
从“民国不如大清”说起

蔡济民是湖北黄陂人。黄陂一地,为辛亥革命贡献了许多风云人物,最有名的自然是黎元洪,此外还有蓝天蔚、蔡...[详情]

城市的气味
神一样的人工智能vs会思考的芦苇
心已上路 只为远行
国家的宴会
慈禧的政见
天师府前忆道宗
新政治经济学 两个“铁娘子”的欧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