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 > 文艺>正文
报国巨贾
2017-06-27 13:30:04作者:吴晓波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1934年2月19日,在新加坡的一个米店里,东南亚地区最大的华人实业集团陈嘉庚有限公司宣告在两天后收盘。公司旗下的橡胶厂、饼干厂、锯木厂、砖瓦厂以及菠萝罐头厂等尽数关闭,造成大量工人失业,波及13万工人及其家属的生活维持。
  故事起因便源于当时的海外华人首富陈嘉庚。陈嘉庚出生在福建南部海滨同安县的一个小渔村集美,他17岁时南航7000海里,到新加坡协助其父经营米店,后因族人舞弊和嗜赌,米店破产。陈嘉庚两手空空,替父还债,先是开办菠萝罐头加工厂,后又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投身风险很大,利益也很高的航运业。他的两艘3000吨级的海轮先后被德国军舰击沉,却从法国政府那里收到了巨额的保险赔偿。1918年,他拿着120万元保险赔款,倾全力于新兴的橡胶种植业,先后购进数千英亩橡胶园。1922年,欧洲爆发经济危机,股市委靡,橡胶市价连续下滑,陈嘉庚逆流而上,出资收购了近万英亩橡胶园和10家橡胶厂,建成东南亚地区最大的综合型橡胶制造工厂。
  3年后的1925年,市道果然翻转。橡胶价格从年初每担30多元暴涨到年底的200元,陈嘉庚一举成为“橡胶大王”。事业鼎盛时期,他开办30多家工厂,100多家商店,垦植橡胶和菠萝园15000多英亩,雇佣职工3.2万人,公司总资本达1500万元。
  陈氏的“橡胶王国”仅仅维持了4年。1929年10月,纽约华尔街爆发严重的金融危机,灾害迅速延及全球。到1931年8月,陈嘉庚欠银行债款近400万元,被迫接受汇丰银行等8家债权银行提出的改组要求。在其后的将近两年时间里,银行家们急于减少亏损,将陈氏集团的工厂关停并转,分敲零卖。陈嘉庚万分痛心却无可奈何,终于在1934年宣告解体收盘。
  收盘后的陈嘉庚,日后再无大作。他之所以被视为企业家的楷模和海外华人的精神偶像,却是因为他数十年持之以恒的助学热情。
  1914年,他创办集美高初两等小学校,此后又相继创办女子小学、师范、中学、幼稚园,水产、商科、农林等学校,并逐步发展,在校内建起电灯厂、医院、科学馆、图书馆、大型体育场,在昔日偏僻的渔村里建设起闻名遐迩的“集美学村”。
  1919年,在四处收购橡胶园的同时,他就发起筹办厦门大学。在募款会上,他直言自己助学是“为爱国愚诚所迫”,并当场宣布认捐400万元,其中开办费100万元,其余300万元分12年付清,而当时他所积存的资产也仅400万元,相当于倾家办学。
  1929年,陈氏集团开始陷入困境,但他仍按时支付集美和厦大所需经费。他的长子陈济民劝他减资自保,他慨然说:“我吃稀饭,佐以花生米,就能过日,何必为此担心?”极困难时,他将三幢大厦抵押给银行借款,作出了“出卖大厦,接济厦大”的惊人决定。到1936年5月,陈嘉庚实在无力接济下去,只好给国民政府写信,恳请政府将厦大收归国立,他愿将所有产业无条件奉送,并自请取消董事职位。两个月后,国民政府批复同意,此时的厦门大学已发展到文、理、法商3个学院9个系,是当时国内科系最多的5所大学之一,鲁迅、林语堂、顾颉刚等著名学者都曾在此教学。
  抗战爆发后,陈嘉庚在南洋积极募捐支持抗日。1940年3月,陈嘉庚率南洋华侨慰问团返国,先后考察慰问了重庆和延安,大大鼓舞国民士气。一年后,太平洋战争爆发,日军侵占东南亚,出赏100万元缉拿陈嘉庚,他辗转避祸于印尼的爪哇诸岛。他把一小包氰化钾藏在怀里,随时准备殉国,当时多有传闻说他已蒙难身亡。1945年,日本战败,陈嘉庚重返新加坡,消息传回国内,竟成一重大喜庆新闻。当年11月18日,重庆举行了“陈嘉庚安全庆祝大会”,郭沫若、邵力子、黄炎培、陶行知等500多人与会,远在延安的毛泽东也送来单条,题“华侨旗帜、民族光辉”八字。与会者都深度认同黄炎培的感叹:“发了财的人,而肯全拿出来的,只有陈先生。”
  1949年5月,陈嘉庚受毛泽东的邀请归国定居。1961年8月12日,他在北京去世。逝前他留下遗言,遗产334万元全数捐于学校及乡社建设,其子女,男子无职业者,每月供给生活费20元,女子每月15元,如有职业或出嫁就不得支取,每人如逢结婚或丧事,各给费用200元。他去世后,北京丧仪极为隆重。周恩来总理、朱德委员长亲自执绋送葬,东南亚各地华侨自动分设灵堂祭奠。在新加坡,300个社团、近万人与会追悼,大会挂一对挽联,上联“前半生兴学,后半生纾难”,下联“是一代正气,亦一代完人”。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报国巨贾

1934年2月19日,在新加坡的一个米店里,东南亚地区最大的华人实业集团陈嘉庚有限公司宣告在两天后收盘。[详情]

知识分子?知识分子!

有时候阅读是件很痛苦的事,最痛苦的阅读经历里,除了当年考试用的课本以外,这些年已经很难遇到了。[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