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 > 文艺>正文
大学之光:远去的西南联大
2017-06-19 11:02:04作者:彭戈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万里长征,辞却了五史宫阙,暂驻足衡山湘水,又成别离,绝檄移栽桢干质,九州遍洒黎元血。尽笳吹弦诵在春城,情弥切。
  千秋耻,终当雪,中兴业,须人杰。便一成三户,壮怀难折。多难殷忧新国运,动心忍性希前哲,待驱除仇寇复神京,还燕碣。

       ——满江红·西南联大校歌

又是一年开学时。
  一年前的9月,在昆明一二·一大街298号,云南师范大学的校园里,照例迎来一批刚入校的新生。如同所有初入云师大校园的学子一样,来自云南保山的大一新生辉尘,如一只好奇而莽撞的小鹿,在校园里四处游逛。无意间,随性的脚步把他带到了校园里一处静谧的角落。
  这里端立着有一栋黄墙、铁皮屋顶的简易校舍。空落无人的校舍里整齐地排列着油黑乌亮的长条课桌,安静而肃穆。仿佛课初下、人刚去、声未远。
  “国立西南联合大学”——校舍的不远处,一块黑底白字的校牌高高矗立。
  一段70年前辉煌夺目、云烟沧桑的历史就这样不经意的在这个年轻人的眼前如画卷一般缓缓展开。
  一年之后的今天,就读于云师大的物理与电子信息学院的辉尘向学校申请,成为了“西南联大纪念馆”的义务讲解员。身着70年前式样黑色学生制服和布鞋的辉尘,在春城明媚的日光中,向无意闯到这里来的同学娓娓讲起那些尘封多年的联大往事……

万里长征 又成别离

1937年8月28日,在中国高校教育史上,是一个特别的日子。
  在这一天,北大校长蒋梦麟、清华校长梅贻琦、南开校长张伯苓分别接到来自国民政府教育部的一封公函。在函件里,教育部指定三所高校联合在长沙组建第一临时大学。三校长被任命为临大筹备委员会的常务委员。
  此刻,正值神州大地烽烟四起。
  一个多月前,“七七事变”爆发。半个月前日本海陆空28万大军进攻上海,“淞沪会战”拉开序幕。硝烟弥漫的北中国已经容纳不下一张安静的课桌。在北京的两所著名高校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以及位于天津的著名私立大学南开大学,奉命千里南下。
  11月1日,长沙第一临大正式开学,她便是西南联大的前身。11月1日也成为西南联大的成立纪念日。而那一天,长沙城上空一直不断回响着凄厉的空袭警报。
  “当时课桌未稳,最后一批教授还没有到来,长沙的形势已经不容乐观。”现任西南联大北京校友会副会长李曦沐对这段历史非常清楚。但当时的他还只有15岁,尚在专门收留东北流亡青年的国立中学——“东北中山中学”中,随着学校一路向南流亡。4年之后的1941年,他才有机会入学西南联大历史系。
  1937年12月,淞沪会战失败,上海沦陷。同年12月,南京陷落。日军进逼武汉,长沙立成危卵。
  千里流离组建的长沙第一临大不得不再次面临万里跋涉的命运。此次的目的地是遥远偏僻的昆明。
   “当时情况刻不容缓,是兵分三路,水陆兼进前往昆明的。”19岁的辉尘手指西南联大迁徙图,仿佛自己当刻正身处其间。
  三路之中,大部分教师、家眷、女生和体弱的学生沿粤汉路和水路经中国香港、越南而入中国云南。而另一路线则是乘坐汽车,沿湘桂路经广西镇南关、越南进入云南。“最艰苦危险的是第三条线路,有300人的师生步行团,沿着湘黔公路进入云南。在13个带队的老师里就有闻一多先生,而带队的两个团长,一个是张治中将军派遣的中将黄师岳,一个是南开大学的教务长黄钰生。”
  异乡未立,再赴异乡。悲壮与凝重的气氛回旋在步行团的上空。
  于是,从湘江之岸到贵州的盘肠大山,一直到云南胜景关以内的万里平畴,一幅奇异的场景展现在沿途农人的眼中:一大群看不出来头、非兵非民、穿着草鞋、架着眼镜的队伍一路逶迤而过。还不时写写画画、摘花采石,与当地人亲切攀谈。
  这支破破烂烂的队伍,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历经艰险,用双脚行走了1800公里。于1938年4月28日到达昆明。“我把你的学生都给带来了,一个都不错,一个都不少,我交给你了。”面对着前来迎接的第一临大常委梅贻琦,团长黄师岳抬起手,行了一个庄重的军礼。
  这一段艰苦卓绝的迁徙,在中国教育史上绝无仅有。后人将其称为“中国教育史上最伟大的长征”。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大学之光:远去的西南联大

1937年8月28日,在中国高校教育史上,是一个特别的日子。[详情]

新政治经济学 两个“铁娘子”的欧洲

关于欧洲的新闻越来越由两个女人来主宰,那就是德国总理默克尔和英国首相特蕾莎·梅。[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