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 > 文艺>正文
我们该纪念张之洞吗?
2017-06-16 11:07:31作者:五岳散人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武汉纪念起曾经在这块土地上工作、战斗过的历史人物来算是颇有创意。这段时间出了这么件事:历史名人、晚清名臣张之洞先生虽然是河北省南皮人,按照名臣大吏可以用郡望称呼的惯例被称为“南皮相国”,但这并不妨碍武汉纪念其督鄂120周年——“督鄂”的意思是他被朝廷用为湖广总督——理由是张之洞先生为“洋务运动”与中国近现代工业的先驱,而且将在原“汉阳铁厂”旧址上,兴建一个占地500亩的武汉近代工业博物馆以纪念之。
  晚清离我们这个时代还不算远,毕竟史料还是不少的,我们可以看看这位“洋务运动”的干将与中国近代工业文明的先驱,到底“先驱”到何等地步。
  说起“洋务运动”就不得不说起“新旧两党”之争。结果大家都是知道的,“旧党”大获全胜之余,很多“新党”被拉下马,但张之洞虽然“新党”色彩浓厚,却始终没有跟着倒霉。除了他是在慈禧太后手中得了功名这个因素之外,他老人家的一篇《劝学篇》也是极好的保护伞。后世所谓“中学为体、西学为用”的思路,就是他在此文中的手笔。这种思路保护了他的功名仕途,却贻害千古:以此为借口所开的国门,只是知道如何学习西方的船坚炮利,而对于为什么人家会船坚炮利则根本不去探究。
  张之洞在这方面甚至不如他的学术祖先们,人家至少还知道“体用不二”——这是王阳明的学术思路,朱熹与王阳明在学术上并不相同,但在“体用不二”上并没有根本的分歧,而且中国道家思维也强调这点——不改体制与思维、文化,那个“用”其实就是没用。后来,以亚洲第一身份被弹丸小国弄到海底去的北洋舰队,就是很好的例子。
  张之洞先生在官场有“屠钱”之名,也就是那种会花钱的主儿。“汉阳铁厂”就是他“屠钱”的政绩之一。汉阳铁厂本身的选址就有问题,不但离矿山有120公里之遥,而且附近没有炼铁用的焦炭,焦炭的运输费每吨就要十数两白银,进口的钢铁也不过只卖30两白银一吨。当然,成本核算这件事算是难为读书人出身的张之洞大人了。不过,说起所谓“成本核算”是用现代术语,古代也是同样要核算成本的,商业就是个将本求利的工作,从一开始就是这样。
  汉阳铁厂的设备购自英国,英国人严谨负责,认为“欲办钢厂,必先将所有之铁石、炼焦寄厂化验,然后知煤、铁之质地若何,可以炼何种之钢,即可以配何样之炉,差之毫厘,谬以千里,未可冒昧从事”,张之洞这时候天朝上国的思维发作,说“中国之大,何所不有?岂必先觅煤铁而后购机炉,但照英国所用者,购办一份可耳”。设备弄回来以后发现,用这玩意儿炼出的钢铁根本就没法用,结果只能拆了重新购买设备。至于说选址就更是搞笑,选择汉阳这地方的原因是张之洞大人希望在他督署里能看见铁厂的烟囱。
  这个本来计划投资240万两白银的汉阳铁厂,最后超标一倍还多。由于入不敷出,最终由官办改成了“官督商办”,其实与改革开放之初的国有企业承包的意义差不多。
  回顾了张之洞大人关于近现代中国工业的辉煌业绩之后,总结之处大致有三:其一,盲目上马;其二,长官意志;其三,外行领导内行。虽然我们不应该苛求古人,但很多东西与是否是古人并不相干,在某种状态之下这种毛病的发作是不分今古的,而是官场的通病。时至今日,我们这里也未必没有张之洞一流的人物,也未必没有汉阳铁厂这样的项目还在建设当中。
  所以,要说张之洞是什么先驱,不妨加上一些定语,比如说这个“中国近现代工业的先驱”,就可以改成“中国近现代官僚工业的先驱”。自他开始,中国并未走上一条民间工业大力开拓市场的道路,而是开启了官办企业之风,大量的无效投资被浪掷。而且不但被浪掷,还开启了国有企业为私人牟利的先河。虽然客观上在这些废墟当中崛起了后来的民间工业,但这条路走得实在是过于艰辛曲折了。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我们该纪念张之洞吗?

晚清离我们这个时代还不算远,毕竟史料还是不少的,我们可以看看这位“洋务运动”的干将与中国近代工业文明的先驱,到底“先驱..[详情]

绝招未必独门

国学热热了好几年,能比过甲流的大致也就是这个时间长度了。[详情]

热文排行
多夸赞两宋,少追思汉唐

历史热已经热了好几年,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文化大讨论,到上世纪90年代的多元新文化,进入这个其实看不出多...[详情]

绝招未必独门
露西之歌
克里姆林宫的秘密 ——斯大林私人档案解密历程
蔡锷的遗产
挺鲁与尊胡
风流案中案——从清宫秘档解读“杨翠喜案”
饮茶醉水说品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