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 > 文艺>正文
绝招未必独门
2017-06-14 10:37:25作者:五岳散人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国学热热了好几年,能比过甲流的大致也就是这个时间长度了。在国学热当中有昏话、昏招。昏话都不算新鲜,大致来说也是清末民初之时,梁启超等人说过的“中国文化拯救世界”等语;昏招大概就是各地的祭祀活动与穿着不知道哪个朝代的汉服上街。几十年前就被前辈玩儿剩下的东西,现在又拿出来比划,让人觉得这个世道真是有轮回的。只是有时候轮回这件事在别人的地方是螺旋上升,在我们这里有可能就是驴拉磨——平面的。尤其是电影《2012》在中国上映,虽然我们还未如某人说的那样“输出价值观而成为真正的大国”,但大国早就不重要了,我们拯救了人类文明嘛。
  昏话与昏招当中,也不能说完全没有技术含量。在很多强调国学的大师当中,我天朝上国的文化是与众不同的,其思维方式与其他人种有根本的区别。就拿儒家来说,一个“中庸”就有说不尽的真理,在解读当中,此思想为我所独有的论调时有听闻,而且还有所发展,从中庸之道推导出平衡的观念,以至于上至天地万物、下至养生医理,这二字就成了最好的解读。
  独门秘籍真的很独门么?偶读欧洲中世纪的历史,其中说到当时的饮食习惯。在中世纪的医生们看来,饮食也是各有其性质的。比如说千里迢迢从亚洲运来的香料——胡椒、桂皮、肉豆蔻之类——是属于干热性质的食品,尤其以胡椒为甚,而在他们的饮食观念当中,水果是属于“湿、冷”,是属于不宜多吃的食物。食物之间的天然配比非常重要,要是某人不能按照医嘱而大吃某物,是对身体健康以及历史走向都不甚有利的事情。亨利三世很不幸的喜欢一种叫做七腮鳗的鱼类,按照当时的说法,该鱼不但有湿冷的问题,还会对于黏液质体质的人产生很大危害。但国王打算吃什么是很难阻止的,结果这位本来没事儿的帝王就死在了七腮鳗这条鱼上。他的死后来引发战争,欧洲政局为之一变。
  如果对比这种思考方式我们就会发现,除了用词与对照物不同,与国学当中的阴阳两气的学说在内涵上其实并无二致,甚至各种食物、药品的配比食用问题,与中医里面最基本的“汤头歌”(《汤头歌诀》,清代汪昂总结的中医药方的歌诀,书中选录中医常用方剂300余方。编者注)也没啥差别。而且这种观念相当的古老,可以追溯到至少罗马时代,罗马时代的辉煌又来自古希腊,一直流传的平衡四种体液而达到健康的观念可能更早一些。顺便说一句,在欧洲人的观念里,老人因为年老而必须食用性质干热的肉类也是一种传统,与我们这里所说“七十非肉不饱”的观念相同。至于说是不是能吃得上,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当然,只此一方面的例证未必能证明我们的独门绝招并非是独得之秘,但我们也应该知道,其实作为单一物种来说,我们的生活未必与其他远隔重洋的同类相差多少,大致也不过都是衣食住行之类。在最初的时候,往往都是从经验衍生出观念,然后把这种观念推而广之,一旦成为一种全社会都能接受的理论,以后就把所有东西都往上一套,然后宣称自己理解了这个世界。或者说大家在开始的时候,基本都能傻到一起去。
  但说到独门秘技这件事,也不能说我们是没有的。开始虽然大家都傻到了一起,但越往后越是走上了不同的思维道路。不知道到底当初是哪根筋错了一毫米,我们这招“抱残守缺”倒是演练了这么多年,即使到了近代,康有为鼓吹变法也只能是借着注解不能说话的古人,然后歪曲其意而达到“六经注我开生面”的目的。最终是忘了自己要变法,一脑袋扎到皇权之下做小鸟依人状。而他的学生梁启超固然才气纵横,也还是没有看破这招“抱残守缺”的害处,依然妄想去拯救世界。
  其实就是到了现代,这种功夫还是有人不断在演练当中。有几位我一直尊敬的学者前两年鼓吹什么“中国的文艺复兴”,虽然理念不同,手法却与康有为相差不远,都是拿着古人说事儿的路子。多少次都证明这条路不通,但就是有人义无反顾的去撞南墙。说起来这些人与出尽昏招、说尽昏话、打扮成戏台人物的那些人也并无区别,都是独门秘技的受害者,但他们可能还觉得自己找到了什么崭新道路呢。
  唉,就这么不长进,能有什么办法嘛。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绝招未必独门

国学热热了好几年,能比过甲流的大致也就是这个时间长度了。[详情]

多夸赞两宋,少追思汉唐

历史热已经热了好几年,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文化大讨论,到上世纪90年代的多元新文化,进入这个其实看不出多新的新世纪以来,..[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