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 > 文艺>正文
多夸赞两宋,少追思汉唐
2017-06-13 14:33:20作者:五岳散人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历史热已经热了好几年,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文化大讨论,到上世纪90年代的多元新文化,进入这个其实看不出多新的新世纪以来,倒是历史开始了回归,或者说是一种传统文化的回归。似乎每个新世纪开始的时候,都会对以往的时代充满温情与回忆,这到底是文化还是心理实在难说得很。
  这几年最火的电视节目之一是《百家讲坛》,其实我们要是看看那节目的片头与内容,就知道根本不是什么百家,而就是史家在上面做表演唱。片头是一堆人类的智慧结晶闪现,其中还有爱因斯坦的著名公式。您啥时候看见有人上去讲相对论了?这肯定是不靠谱的事情嘛。能在电视上对大众宣讲的,往往不会是自然科学,而只能是人文科学。什么学问是大家都知道一点儿、但从来对细节不清楚,从而可以当做故事来听的?自然只有历史。包括于丹在内,其实讲的都不是学问,而是历史故事。这种做法基本就是个高端评书的路子,只是看上去很正规,而下面的观众没有喝茶、吃瓜子罢了。
  最近以高端评书出名的袁腾飞老师发表了一个看法,说是我们不要去宣讲汉唐的盛世了,说起复兴来,更应该回头看看两宋的历史。他的意思大致如下:多学两宋、少宣汉唐。因为两宋经济发展,文化发达,个人自由,政治开明。
  记得王小波先生在自己的杂文集里说过一件事,假使向知识分子征求意见,问他们最愿意生活在历史上哪个朝代,大家大致都愿意生活在宋朝。如果从历史的角度来说,宋太祖赵匡胤是少有的好功夫,武林里至今还有太祖长拳与太祖棍流传。但就是这么一个武夫却酷爱读书,每次出征打仗的时候都拉上两车书随军。比之民国时某军阀定时用飞机把小老婆接到阵前侍寝,自然是高出十万八千丈。
  而宋朝的皇室对待功臣与知识分子的政策也可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我们都知道,历代的功臣们下场都不算美妙,但只有有宋一朝不同,“杯酒释兵权”这场戏让熟知历史朝代沿革的人都会感动得落泪,那几乎是绝无仅有的一次让功臣们全身而退的朝代,以前或者以后基本都是在刑场上见了。
  可能是赵匡胤喜欢读书的缘故,不知道为什么,赵宋朝廷定下一条规矩:不杀大臣。应该说这条规矩执行的不错。苏轼卷入乌台诗案,要是放在明清两朝,基本就是全家脑袋不保,这厮命好,赶上的是赵宋天下,结果也不过是贬官而已。这老兄才能在某地餐笋煮肉地过日子,创下“东坡肉”的旷世绝学。
  其实也不仅是知识分子应该怀念两宋,老百姓更是应该觉得两宋比较不错。要说起所谓资本主义萌芽的话,明朝其实根本是没有的,只有两宋之间像模像样的有那么点儿意思。最早的纸币产生于宋朝,是为“交子”。货币这东西要是用金属来做,必然因为其体积与重量导致商品流通不畅。可惜的是,这种东西没有坚持下来。但有一种学术意见认为,资本主义最显著的标志之一是商业的扩张性与民间自发性,在中国的历史上,应该只有宋朝同时具备了这两点。
  有人说宋朝因为“岁币”而弄得民穷财尽,最终才亡于游牧民族,其实这话完全是不知道经济史的说法。当时宋朝的岁币在国家收入中所占的比重相当小——顺便说一句,即使是晚清那么大规模的对外赔款,其国库都依然有盈余——更多的财富藏于民间。而且宋朝很少有皇帝从主观上想抑制民间财富的积累,倒是都很明白藏富于民间的好处。再顺便说一句,我们一直以来的宣传是“大河有水小河满”,其实这完全不符合常识,大河是小河汇集而成,只有民间的小河条条满水,大河才有波浪。
  但很少有人看好宋朝,而说起来都是汉唐的辉煌。这个道理很简单,当时老百姓是否幸福感很强是难得记载在史书上的,那只是切身的感受以及当下的思考,隔着遥远的时空来看,更多的是政治、军事、疆域等变迁。距离产生美,距离也把一般的生活屏蔽在外,所以大家就看到了汉唐在宏大叙事上的伟岸,忽视了一直以来以弱势面目示人的宋朝。
  值此之时,有人出来考证宋朝在历史上的地位,倒是更可以反映出当下的社会思潮。中国的崛起已经是不争的事实,现在的世界又不是马上民族可以横行无忌的时候,武功如何、开疆怎样更多的是外交手段,大家忽然想起原来老百姓是否过得足够好才是国家建立的真意。自然,我们开始在这个历史热的时代追忆宋朝。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多夸赞两宋,少追思汉唐

历史热已经热了好几年,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文化大讨论,到上世纪90年代的多元新文化,进入这个其实看不出多新的新世纪以来,..[详情]

露西之歌

人类!这是一个多么伟大的词语。它是宇宙的花朵、进化的巅峰。它从微不足道的生物出发,一路坎坷走来。[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