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 > 文艺>正文
克里姆林宫的秘密 ——斯大林私人档案解密历程
2017-06-06 10:58:34作者:方亮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130年前的12月21日,一个奥塞梯鞋匠之子出生于俄罗斯帝国第比利斯省的哥里城。这个男孩在45年后掌握了这个全球最大国家的权杖,世界从此进入到他的时代。这个男孩就是约瑟夫·维萨里奥诺维奇·斯大林。
  许多历史名词注定要和斯大林连在一起:集体农庄、大清洗、卫国战争、冷战……和这些标签捆在一道的是世界对他永不停止的争议。斯大林到底是一个怎样的人——随着他私人档案的即将曝光,这个秘密也将飞出克里姆林宫的保险箱,落在世界上他的每个敬仰者和痛恨者的面前。

“俄罗斯人根本不知道真正的本国历史”

 “俄罗斯人根本不知道真正的本国历史”,约翰森·布兰特,留着一头性感银发的美国教授,在接受俄罗斯记者采访时这样“狂妄”地表示。如果了解此人,你会发现他很像一部电影的主角。BBC曾经将罗伯特·帕里斯的作品《大间谍》搬上银幕,并找来现任“007”丹尼尔·克雷格主演。克雷格饰演的美国历史学家来到俄罗斯探寻斯大林死后留下的最大秘密——他的私生子。历史学家通过斯大林生前保镖找到了斯大林的日记,并最终找到了那位斯大林的儿子。英国人对俄罗斯人历来敌视,这段虚构的情节充分反映了这一点。但罗伯特·帕里斯对历史情节巧妙的“嵌入”和丹尼尔·克雷格精彩的表演让人们很容易产生对历史一探究竟的冲动。而约翰森·布兰特就恰如其分地出现在最合适的位置:他是耶鲁大学教授,常年研究苏联历史,外形虽不及克雷格却也十分俊朗、潇洒,最重要的是,他领导的部门正在与俄罗斯联邦档案馆合作解密一批斯大林私人档案。
  1922年,距离列宁去世还有两年,斯大林与这位领袖之间的矛盾在激化,他对列宁的态度越来越粗暴。同样是在这一年,斯大林开始记录自己的活动与言行并保存寄给自己的信件以及安全机构送来的情报,也许他也把与列宁之间的恶劣关系记录了下来。这一习惯他一直保持到1953年去世前。他把越存越多的文件保存在分别位于孔策沃别墅和克里姆林宫办公室内的两个大保险箱内,自己亲自掌管着钥匙。
  由此,“斯大林私人档案”这一神秘的名词出现了。里面装的必然是有关苏联的最核心机密,所有与斯大林打过交道的人都会出现在档案中,包括那些曾被这位领袖喜欢和讨厌的人。

克里姆林宫的保险箱空了

1953年2月28日夜里,苏共中央的核心人物像往常一样在领袖别墅里聚会。其程序像往常一样,观看电影、聚餐、饮酒、跳舞、回家。从1947年开始,斯大林就延长了在黑海岸边的度假时间,到1953年时,他的动脉硬化已经相当严重。
  在3月1日凌晨送走其他人之后,斯大林进入卧室休息。警卫员在门外小心地守护着领袖。过了晚上6点钟,斯大林似乎还没有起来,这显得有些不太寻常。晚上10点,警卫员带着刚刚送来的邮件敲响了斯大林的房门。无人应答,警卫慢慢地打开房门,发现领袖已经倒在地上。
  此后的5天对每一名苏共政治局成员来说都是绷紧神经的5天,斯大林的健康状况牵动着每一个人,同时大家也在相互观察。在这期间,小范围的会议连续召开,马林科夫、贝利亚、莫洛托夫、赫鲁晓夫等领导人将应对领袖去世的方案讨论了个遍,并初步形成了几位领导人在政治谱系上的座次。
  3月5日晚上,苏共中央委员会、部长会议和最高苏维埃联合会议召开。这次会议上,尚未去世的斯大林被解除了政府首脑职务,尽管他仍在党主席团内占有一席之地。
  会议结束后,几位主要领导人再次回到斯大林的别墅。不久,这位影响了人类历史的苏联领袖魂飞天国。3月6日清晨6点,苏联播音员列维坦用低沉的声音将伟大领袖的死讯通告全国,许多人惊呆了,直到泪流满面才想起号哭。
  而马林科夫、贝利亚和赫鲁晓夫等几位领导人怀着各自复杂的心情开始了忙碌。在5日晚上的会议上成立了一个委员会,专门负责整理斯大林遗留下来的私人材料,也就是留在克里姆林宫和孔策沃别墅的两个大保险箱,成员正是马、贝、赫三人。贝利亚的心腹带着几个人在贝利亚的命令下首先“接管”了位于孔策沃别墅的保险箱。当然,一切都是按照法律程序走下来的,“接管人”签署了相应的文件。
  从斯大林去世的第一刻开始,安全部门就封闭了斯大林位于克里姆林宫的办公室。3月11日,也就是斯大林葬礼后两天,由著名学者和工作人员组成的国家特别委员会工作组进入了克里姆林宫内的斯大林办公室。但是眼前的一幕震惊了所有人,保险箱和抽屉全都是空的,斯大林积攒的私人档案不翼而飞了!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克里姆林宫的秘密 ——斯大林私人档案解密历程

130年前的12月21日,一个奥塞梯鞋匠之子出生于俄罗斯帝国第比利斯省的哥里城。这个男孩在45年后掌握了这个全球最大国家的权杖..[详情]

老欧洲人

现在小资作家们一说起巴黎,就忍不住话里话外露出亲切之态:“那是我们神经上的家园”。[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