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 > 文艺>正文
城南旧事
2017-05-17 13:12:24作者:李炳华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会馆与胡同

会馆是中国特有的事物,以北京最多最兴盛,乃至于衍生出一种京味十足的会馆文化。因为从元朝定都北京以来,700多年间这里一直是全国的政治、文化中心,也是商贸、消费和经济活动最繁盛的地方,所以各省、府、市、县都在京城修建了不同层级的会馆,据不完全统计,一直到民国时期,在北京陆续兴建的会馆至少有500多个。这些会馆又因主要功能的不同而有所区别,如专为接待进京赶考举子的会馆叫试馆,主要为富商巨贾经济活动服务的会馆称商馆,为在京和进京官员营谋官事的会馆名仕馆。但不管如何区分,会馆从总体上讲,是各地方居京、旅京官商士绅的招待所、联谊会和俱乐部,延续到今天,在北京还有由各省市及大型企事业单位开办的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驻京办事处。
  老北京的会馆多集中在宣南(宣武门南)和崇外(崇文门外)地区。这虽是明代嘉靖年间新开辟的外城部分,但原本人烟稠密,经济繁荣,四周交通方便,适宜往来联络,又邻近崇文门税关,所以成为兴建会馆的首选之地。据1949年11月北京市民政局对全市会馆的调查统计,在原宣武区地界兴建的会馆有365所之多,在原崇文区地界兴建的会馆也有154所。
  北京的城市肌理由胡同和四合院组成。按照明代创设清朝沿用的规制,北京全城分为三十六坊,坊下分牌,牌下设铺,铺下才是胡同。这种城市社会生活和居民管理一层层辖制的组织形式,表现出中华民族周详缜密的创造力。千百年来基本延续至今,如城市分区县,区县下设街道办事处,每个街道办事处又统辖多少个居委会。此类的户籍制度,还是传承传统格局。
  老北京地理、民俗和市井风貌具有深厚内涵的代表是胡同和四合院,胡同之名起自元代,有人考证胡同的说法来自于蒙古语。对胡同的命名,多是根据日常生活中的需要,从口耳相传,到约定俗成,最终形诸文字,千百年来几经改朝换代,变化也很大,但总不外乎以地形、景物、建筑、人物、市场、用品乃至事件等为依据,北京胡同的名称,堪称京味十足。
  作为老北京城的毛细血管,胡同连接、串通着城市的脉络。据大略统计,元代北京有胡同四五百条;明代北京的胡同增至上千条;清代北京有名称的胡同街巷即达2000多条;日伪末期的1944年统计时,再增加到3000多条;1982年北京城近郊10个区统计,地界涵盖老北京内外城,街巷胡同村落有名有姓者为6000多个。这应该比较准确地体现了城市和社会生活的发展变化,在胡同和四合院中展现的芸芸众生像,就是老北京人的生活状态、情趣、环境和质量。

百年更变

清代京城“定制分五城,其后分为八区”。清末民初之时北京内城分六区,外城分五区,“民国十七年,并内城八区为五区”。区划的调整不时进行,记录也不尽一致。现在崇文区地界大体为民国时的外一区和外三区地面;宣武区地界大体为民国时的外二区和外四区地面。新中国成立,北京设置区划最初以数字为序,到1952年调整区划,以地名为设区依据,崇文区和宣武区就以两座城门的名称命名,北京城近郊区行政区划,当时调整为13个,也只有这两个区以城门的名字命名;而北京内外城16座城门,也只有这两座城门有幸被确定为行政区的名称,就是清代老北京的崇外和宣南地区,于今裁撤归并,崇文、宣武的字号使用了58年。
  对老北京城市风貌、文化传统进行革命性变革,是随着新中国的成立而逐步展开的。1953年11月,北京市政府提出《改建与扩建北京市规划草案的要点》,指出北京古城“完全是服务于封建统治者的意旨的。它的重要建筑物是皇宫和寺庙,而以皇宫为中心,外边加上一层层的城墙,这充分表现了封建帝王唯我独尊和维护封建统治、防御农民‘造反’的思想。”顺着那个思路,改造旧城、建设新城就从拆城墙、毁城楼开始,进而移牌坊、改寺庙,不断拓展交通、兴建新房。崇文门的箭楼本就于1900年毁于八国联军的炮火,后来瓮城被打通修筑铁路,至1950年彻底拆毁,崇文门城楼则于1966年拆除,为修建环城地铁让路。宣武门的箭楼和瓮城也在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拆毁,宣武门城楼于1965年为兴建地铁而拆除。
  对老北京的城市风貌和肌理施以外科手术式变革的,还是改革开放以后,因为城市功能的巨大变化和人口的急剧增加,仅从缓解市民的“水深火热”和改善生存质量着手,就不得不大拆大建,更遑论国际化现代化潮流的逼迫了。这个进程就是把胡同四合院变化为水泥森林,而人们很难体味胡同四合院与水泥森林的格格不入。过去胡同四合院的住户,人有高低贵贱之分,家有亲疏远近之别,但维系着一种见面称呼三叔四婶、张哥李妹的关系,哪里像现在单元房邻居的形同陌路,封闭疏离。胡同四合院和水泥森林几乎就是格格不入的两种生活观念和生活方式了。并且这个进程一旦开始,就再也收不住步了。演变到今天,北京的胡同还剩三四百条,不及1982年的十分之一;发展到今天,人们看到了崇文宣武这些最能体现老北京文化传统和历史记忆的名称的消亡。
  最近看到京城媒体刊发的消息,北京市“十二五”规划编制工作领导小组设计了“如何打造北京城市新名片”的建言主题,向市民咨询征集,颇有些反响,但不少人建议应广泛收集、集中展藏体现“北京记忆”的老物件,以向越来越多的国内外旅游者,展示和介绍不同时期、不同层面、不同领域的不同的北京,以有利于老北京的文化能够不断传承。平心而论,北京市和各区县政府,近年来在推动经济发展的同时,在这方面也愈益用心并做了大量工作,但美好的未来和辉煌的历史,全新的憧憬和难舍的记忆,放在北京的身上,反差太大了,人们看到的,只能是一个越来越新的北京,被浓郁的传统文化浸染到醉人的老北京,愈行愈远以至于只能成为一个传说。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城南旧事

北京市近日宣布,经国务院批准,部分调整行政区划,撤消原崇文区和宣武区,崇文区与原东城区合并,组成新的东城区[详情]

在商言商五百年 ——赵氏家族的北京晋商博物馆

北京通惠河畔曾是繁忙的漕运码头,曾几何时,商贾云集,店铺林立。[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