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 > 文艺>正文
刚毅:愚人误国
2017-04-22 09:50:26作者: 羽戈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话说回来,一个人不甚识字,好读别字,未必代表他一定就是蠢人。刚毅曾自辩:“人凡求治,何必学问?但实事求是,即平生大经济也。”这后半句倒也在理。常识不必全部表现为知识,农民的常识感未必弱于知识人。晚清有一位高官叫崇礼,官居文渊阁大学士,与刚毅一样,“识字无多,习气甚重”,他为什么官运亨通呢?一路提拔他的宝鋆告诉何刚德:当年英法联军火烧圆明园,宝鋆与时任奉宸苑苑丞的崇礼前去善后,发现“列祖列宗圣容”散佚地上,残破不堪,崇礼说:“圣容毁坏至此,即检拾亦不能全。若举以覆命,不特徒增国耻,且益伤圣心。以苑丞愚见,不如归之火化,较为得体。”这的确是一个好办法,可见崇礼的捷才。故而宝鋆相当看重其人,为之辩护道:“今谓其识字无多,苑丞何能与太史公比?但事理之明白与否,自又当别论也。”

   可惜刚毅不是崇礼,远远谈不上“事理之明白”。用许指严的话讲,刚毅“于文字固茫然不解,而于事理亦绝无见解,盖普通知识不完也”,后一点更为要命。刚毅的不明事理,着重表现为两点,一是仇汉,二是仇洋。

   刚毅时代的官场,满汉已经一体化,在体制的吸纳和规训之下,都是一等一的奴才(这里且多说一句,按清制,皇帝面前,汉人一般自称“臣”,满人一般自称“奴才”,所以能不能成为“奴才”,还是一种特权呢)。一些汉人对朝廷的忠诚,并不逊色于满人。从政权稳定性上讲,仇汉非但毫无必要,反而是一种破坏力。满人当中,有识之士,往往对汉人推崇备至,而自承“咱们旗人浑蛋多”,其代表,如肃顺;无知之徒,则对汉人处处提防、打压,甚至以“汉人强,旗人亡;旗人瘦,汉人肥”为座右铭,其代表,即如刚毅。刚毅虽然死于1900年,他的满汉之见却谬种流传,十年之后,孵化出一大毒瘤,名曰“皇族内阁”,直接导致改良派对朝廷绝望,为大清的灭亡埋下了伏笔。

   仇汉是满人的专利,仇洋却不分满汉,哪怕为刚毅所仇视的汉人,同样可能置身于仇洋的浩荡队伍。那个年代,仇洋的巅峰之作,便是义和团运动。这场运动的前期,刚毅甚至处于主导地位,连慈禧都被他误导。这里需要强调一点,自始至终,刚毅都是义和团的忠实信徒,其信仰之虔诚,可谓披肝沥胆,死心塌地。举例来说。他不仅加入义和团,着其衣装,尊其神灵,与团民师兄师弟相称,正如诗云“师弟师兄保大清”;还亲自率领义和团去攻打教堂,结果溃不成军,“败北者一拥出西安门,刚毅立不能稳,足不能动,力抱门柱而立。一老阍人不知其为宰相也,曰:‘你老先生如此年纪,亦学此道,何自苦也。’”屡攻使馆不下,刚毅若有所悟,曾感慨自己生不如死。不过他临死之际依旧嘴硬,称“非义和拳不能杀洋人,实是被假的混坏了”。如果这不是自我安慰,而是肺腑之言,只能说,一个人愚蠢到不肯承认自己愚蠢,才是最大的愚蠢。

   古往今来,有“清谈误国”“红颜误国”“太监误国”“奸臣误国”等说法,像刚毅这般,大概只能称之为“愚人误国”。

   作者为法律学者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刚毅:愚人误国

官员好读别字,可谓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单说晚清,便有一位高官,满州镶蓝旗人,名他塔拉·刚毅,字子良,虽是笔..[详情]

货币变迁背后,是国家命运的变化

货币的历史始终如此迷人,而有的书注定需要某些人来写,甚至写下就是作为历史的呈堂证供,《时运变迁》就是这样一本书。[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