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 > 文艺>正文
刚毅:愚人误国
2017-04-22 09:50:26作者: 羽戈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官员好读别字,可谓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单说晚清,便有一位高官,满州镶蓝旗人,名他塔拉·刚毅,字子良,虽是笔帖式(文书)出身,却“读书不多”“不甚识字”,常于大庭广众之下,满嘴别字,贻笑大方(徐珂《清稗类钞》称“刚毅年老而善忘,广座之中,恒说讹字”,则属为尊者讳)。时人作诗讥嘲道:“帝降为王虞舜惊,皋陶掩耳怕闻名。荐贤曾举黄天霸,远佞思除翁叔平。一字谁能争瘦死,万民可惜不耶生。功名鼎盛黄巾起,师弟师兄保大清。”几乎每句诗都有其典故,正适合作为由头,论定刚毅其人。

   虞舜即尧舜禹之大舜,后世尊为舜帝,刚毅将其降级,唤作舜王,故曰“帝降为王虞舜惊”。皋陶制刑,系中国司法鼻祖,刚毅曾供职刑部,好歹也是法律人,却不识先贤之名,把“陶”读作“如”,故曰“皋陶掩耳怕闻名”。他在刑部上班期间,每每收到囚犯瘐毙的报告,以为“瘐”写错了,提笔改为“瘦”,故曰“一字谁能争瘦死”。晚清有一个常用成语叫“民不聊生”,估计现在的初中生都认识,刚毅则把“聊”读成“耶”,故曰“万民可惜不耶生”。

   除了诗中这四个别字,还有一些形同笑话的故事。四川总督奏报追剿藩夷折中,有“追奔逐北”一语,刚毅认为这是“追奔逐比”之讹,据说他读到这句话,拍案道:“若作逐北,安知奔者不向东西南,而独向北乎?”这实在叫人笑掉大牙。更好笑的是,他在江苏与人闲谈,岸然曰:“人皆谓我刚复自用,我知刚直而已,何谓‘刚复’我实不解。”显然,他把“刚愎自用”之“愎”误以为“复”。

   不但自己读别字,人家读别字,他也一脸懵然。有一年过春节,他让幕僚写春联,一人所撰下联为“花暖凤池春”,不料把“池”误作“墀”(不知这是近朱者赤,还是物以类聚),他压根无所察觉。其余幕僚见状,纷纷辞去,谓“吾辈不甘为白字先生分谤”。说到联语,他曾自题一副,悬于家门,其中一句云“奉诏驰丹陛”,“驰”字本是马字旁,他则写成了水字旁。

   再说“荐贤曾举黄天霸,远佞思除翁叔平”一联。叔平是翁同龢的字。刚毅的仕途,曾得翁同龢提携:光绪二十年(1894年),刚毅进入军机处,正出自翁同龢援引,当时军机处拟任一名满人,候选者有二,一荣禄,二刚毅,翁同龢与荣禄素有过节,于是保举刚毅“木讷可任”。不承想,恰恰是这位“木讷仁兄”(《论语》云“刚毅木讷近仁”,时人遂以“木讷仁兄”代指刚毅),恩将仇报,落井下石,在其操纵之下,戊戌政变之后,对翁同龢的处分,从“开缺回籍”升级为“即行革职,永不叙用,交地方官严加管束”。那么,翁同龢与刚毅之间,为什么会上演农夫和蛇、东郭先生和狼的戏码呢?翁同龢一方提供的说法是“同官有过,恒面规之,卒以是为小人所忌,遭谗罪废”,这里的小人,即指刚毅而言。翁同龢以刚毅的引路人自居,每逢刚毅犯错,他常当场批评,不留情面,因此引来嫉恨。据许指严《十叶野闻》,有一天,刚毅向朝廷推荐一位叫龙殿扬的总兵,称此人系“奴才之黄天霸”,众人暗笑,退朝之后,翁同龢嘲讽刚毅:“龙镇是公之黄天霸,公即是施德全耶?”刚毅无言以对。这便是“荐贤曾举黄天霸”之由来。

晚清高官,大都是满腹诗书的知识人,让他们与这么一位不学无术却自以为是的别字先生共事,无不十分郁闷。翁同龢本是谦谦君子,以恭谨著称,连他都按捺不住,公开批评刚毅,足见其人洋相百出,不得人心,令人忍无可忍    晚清高官,大都是满腹诗书的知识人,让他们与这么一位不学无术却自以为是的别字先生共事,无不十分郁闷。翁同龢本是谦谦君子,以恭谨著称,连他都按捺不住,公开批评刚毅,足见其人洋相百出,不得人心,令人忍无可忍。说到对刚毅的批评,则可考验一个官员的修为。据《清代之竹头木屑》:“刚尝于拟谕旁添‘毋蹈积习’四字,以授仁和,而‘蹈’书为‘跌’。仁和见之,乃取朱笔密点跌字四围,旁另添楷书一蹈字,始终未变辞色,时人皆服其雅量。”仁和者,老滑头王文韶也。李伯元《南亭笔记》亦记此事,并谓:刚毅觉得王文韶会做人,大喜过望,“自是与王交谊日笃,同列皆不及也”。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刚毅:愚人误国

官员好读别字,可谓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单说晚清,便有一位高官,满州镶蓝旗人,名他塔拉·刚毅,字子良,虽是笔..[详情]

货币变迁背后,是国家命运的变化

货币的历史始终如此迷人,而有的书注定需要某些人来写,甚至写下就是作为历史的呈堂证供,《时运变迁》就是这样一本书。[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