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 > 文艺>正文
俄乡纪程 一个圣彼得堡人眼中的“安全感”
2017-04-08 09:27:23作者:列别杰夫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就像在中国有北京人、上海人,或京派、海派之分,在俄罗斯也有跟莫斯科人很不同的“圣彼得堡人”。圣彼得堡人所说的俄语,发音和词汇等与莫斯科的“方言”差别明显,给人有点类似书面语的文绉绉的感觉。

圣彼得堡也是俄罗斯最国际化、族群最多元的大都市之一。圣彼得堡的常住居民中,除了俄罗斯族外,还有大约50多个其他族裔,包括至少数千名俄籍华人,以及很多来自中亚国家的工人。他们平日一起上学、上班,一起工作、休闲,相处非常融洽。对土生土长的圣彼得堡人而言,族群之间的歧视并不存在,他们一般更看重每个人的品行修养,而不在意对方是什么族裔。笔者本人也是到了亚洲的中国和韩国留学之后,才逐渐意识到原来“民族”之间可以有那么大的差异。

“土著”的圣彼得堡人彼此也极为“抱团”,每次本地发生重大的意外事件,他们很少会有人趁火打劫,相反经常能患难与共,相互扶持。

比如,2015年10月底,由埃及沙姆沙伊赫飞往圣彼得堡的科加雷姆航空9268号班机发生空难,机上224人死亡, 其中绝大多数乘客都是从埃及回老家的圣彼得堡人。俄罗斯政府在圣彼得堡普尔科沃国际机场设立了信息中心,为机上乘客的亲友们提供协助。那些心急如焚的亲友从市区坐出租车赶去机场,出租车司机得知原委后,没有收他们一分钱。

这次4月3日圣彼得堡地铁恐怖袭击发生后,政府临时关闭了市内所有的地铁线路进行调查。危难之际,许多圣彼得堡的出租车司机,又一次自发自愿地义务帮助出行遇阻的地铁乘客到达他们的目的地。

圣彼得堡人对自己的城市感到特别骄傲(笔者本人也不例外),觉得她是欧洲最漂亮的城市,生活质量很好,极少人想过移居到别的城市。笔者前些年决定到东亚留学,从中学到大学的同学们都有点奇怪,不知道我为什么要离开美好的家乡,远离那么多朋友和亲人。

圣彼得堡的每所学校都会开设一门叫做“我们城市的历史”的课程。每个圣彼得堡人都知道,他们这座城市,是俄罗斯国家历史最有代表性的象征物之一,是彼得大帝所想象的、欧洲化的“新俄罗斯”模范城市。自从大约三百年前(1712年)彼得大帝宣布它是“新俄罗斯”的新首都之后,圣彼得堡很快就成了整个俄罗斯帝国的文化中心,吸引大量知识分子聚集。

20世纪初,已改名为彼得格勒的圣彼得堡,见证并经历了俄罗斯现代历史上的重大转折,获得“三大革命城市”的称号(1905年革命、1917年的二月革命和十月革命都在该市首先发动)。1924年1月列宁去世后,苏联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决定把彼得格勒改名为列宁格勒,以资纪念。

二次大战爆发后, 法西斯德国实施“闪电战”大举入侵苏联,1941年9月9日,德军包围了列宁格勒。当时国际舆论普遍认为,这座城市没有办法守住了,但苏联人并没有放弃列宁格勒。历经872天的顽强抗击,直到1944年1月27日苏军大举反攻,列宁格勒最终解围,史称“列宁格勒保卫战”。这是近代世界历史上重要城市被围困时间最长、破坏性最强以及死亡人数第二多(仅次于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的围城战。列宁格勒获得解放的1月27日,后来被俄罗斯联邦政府列为“俄罗斯军人荣誉日”。

列宁格勒保卫战中,法西斯德国的空军几乎每天都实施大规模的空袭。战争结束后,苏联政府决定在列宁格勒建立大规模的防空洞系统,这个系统利用的就是早已规划好的地铁工程。原来,在德军发动入侵前的1941年1月,苏联政府已制定了列宁格勒地铁的修建计划,因战事爆发而被迫搁置。1947年,在对原设计方案进行补充和修改(特别是考虑到战时的防空袭功能,要求加深加固)后,列宁格勒地铁正式破土开工,至1955年10月5日终于开通。

这个庞大而坚固的地铁系统建成六十年来,历经冷战和后冷战时代,为圣彼得堡(1991年苏联解体时恢复现名)人带来了很大的安全感。在圣彼得堡,常常有人会讲,如果俄罗斯和美国之间爆发核战争,地铁是唯一的庇护所,可以让圣彼得堡人在核战争中活下来。

可以不夸张地说,圣彼得堡地铁真的能让乘客有进入“地堡”一样神秘感。从地铁站入口下到站台,得先坐一分钟左右的自动扶梯,地铁站台也会给初来乍到的外地人一种神秘的感觉,它不太像一个公共交通设施,反而更像一座“人民的宫殿”。前苏联时期,圣彼得堡地铁除了在随时可能发生的核战争中为市民提供避难所外,主要目的就是展示苏联社会主义建设的伟大成就。因此,每个地铁站都有不同的“展览”功能。此次发生恐怖袭击的“科技学院站”,展示的就是列宁格勒时期苏联科学家和工人的辉煌成就,站内立有很多科学家和工人的铜像。

而如今,圣彼得堡人心目中最坚固的“安全堡垒”、最能呈现历史功勋的“人民宫殿”,居然也遭到了恐怖分子突如其来的袭击。对很多圣彼得堡人来说,所带来的心理上的巨大冲击,可能远远超过一次造成数十人伤亡的爆炸事件本身能产生的伤害。

毕竟,在一个自己生于斯长于斯的、美丽高贵的英雄城市里,突然失去“安全感”,那是让自豪的圣彼得堡人很难接受的。


作者为俄罗斯圣彼得堡人,曾就读于圣彼得堡大学及留学中国人民大学,现在韩国首尔高丽大学历史系学习并从事研究,主要学术兴趣为东北亚地区文化与历史。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孙家佳 sunjiajia@cbnet.com.cn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俄乡纪程 一个圣彼得堡人眼中的“安全感”

就像在中国有北京人、上海人,或京派、海派之分,在俄罗斯也有跟莫斯科人很不同的“圣彼得堡人”。圣彼得堡人所说的俄语,发音..[详情]

辜朝明理论的阴与阳

谁是日本最知名的投行经济学家?在日本之外,野村的辜朝明可能知名度最高,无论在中文世界还是英语世界,都有不少拥护者,甚至..[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