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 > 文艺>正文
“伦敦陷落”与欧洲难题
2017-03-25 09:56:23作者:孙兴杰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他们在我们首都的心脏发动了袭击,英国首相特蕾莎·梅如是说。当首相正在议会大厦接受质询的时候,一个生于英国的人驾车在议会大厦外冲撞行人,而后持刀冲向议会大厦,并刺死了一名警察。这就是3月22日下午在英国议会大厦外发生的恐怖袭击。事件发生之后,英国警方认为这是一次恐怖袭击,而后伊斯兰国宣布对此事负责。“伦敦陷落”的隐喻变成了事实,英吉利海峡一侧的英国最终在反恐的问题上与欧洲大陆没有了根本差别。反恐,已经成为欧洲面临的日常生活中的威胁,恐怖主义成为欧洲未来一段时间面临的难题。

  在议会大厦外发生恐怖袭击的时候,英国反恐的警戒层级是“次高”,也就意味着英国发生恐怖袭击可能性非常高,英国反恐部门还在进行反恐演练。“防不胜防”的恐怖袭击就发生了,无论袭击者是英国人还是其他人,都造成了严重的社会恐慌,从宽泛的含义来说,这就是恐怖袭击。在如此之高的警戒环境之下,还能发生恐怖事件,而且是在英国的政治心脏,虽然造成的死伤并不是非常严重,但是却引起了全球的关注,更重要的是,在过去12年里,英国基本防止了恐怖袭击,这次威斯敏斯特的陷落,似乎是一个象征。英国很难在欧洲频频遭受恐怖袭击的时候,独善其身。即将开始脱欧谈判的英国,可以不当欧盟成员国,但是没有办法摆脱欧洲国家的身份。从根本意义上说,欧洲就是基督教传播的地方,传统的欧洲就是西欧。在国家身份上,英国可能没有办法抗拒这一点。

  值得关注的是,事件发生之后,英国官方在第一时间就“假定”是有组织的恐怖袭击,不过,后来调查袭击者是英国人,官方的态度就变得比较暧昧。媒体也把凶手从袭击者改成了杀人者。与德国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德国去年也出现了袭击者驾车碾人的事情,但是德国官方一直没有认定这是恐怖袭击。恐怖袭击在欧洲变得比较狭义了,如果是本国人干的,那就是刑事问题,如果是穆斯林做的,基本就可以认定为恐怖主义。在德国,恐怖主义可能更是严格的,如果不是移民,即便是移民二代,也不算恐怖主义。德国的做法当然也是有苦衷的,几百万穆斯林移民生活在德国,同时过去一两年里,德国接纳了100多万穆斯林难民。恐怖主义这样的字眼不能轻易使用,一方面国内有大量的穆斯林,另一方面伊斯兰国还在招募极端分子。欧洲面临的安全环境可以说是空前严峻的。

  欧洲大陆身处反恐的第一线,法国还在紧急状态,欧洲面临着两难的选择,如果为了保障安全就不得不采取非常手段,难免牺牲自由与权利;如果像口头声称的恐怖主义不能战胜欧洲的价值观,那就意味着公民安全处于威胁之中。最近一两年欧洲面临的根本挑战就是恐怖主义已经本地化了。也就是说,恐怖主义已经成为“欧洲”自己的问题,虽然有伊斯兰国在中东地区搅动,但是欧洲社会内部也出现了很大的问题,断裂的社会是恐怖主义的温床。恐怖主义袭击和反恐之间形成了不断升级的螺旋,即便能够维持一段时间的稳定,比如英国从2005年之后没有出现较大规模的恐怖袭击,但是其中的成本是非常高昂的。

  欧洲面临的问题,已经越来越左右欧洲的政治风向。反恐,当然是欧洲意义上的反恐,已经与反穆斯林联系在一起了。恐怖袭击无疑会加剧欧洲的反穆斯林的情绪,法国和德国今年将举行大选,如果大选前出现恐怖袭击,无疑会让极右翼政党取得更大的进展。反过来,若极右翼政党掌权会将反穆斯林的思潮变成政策,欧洲面临的问题会更加严峻。

  难民以及恐怖主义的问题是英国脱欧的重要因素,简而言之,英国不想跟欧盟搅到一起,去承担责任。著名的地缘政治学家乔治·弗里德曼说,英国脱欧不是文化因素,而是战略原因。英国是欧洲国家,而且与西北欧国家,尤其是北海盆地的国家经贸往来非常密切。当欧盟已经“撑破”了欧洲的时候,英国不愿意介入东南欧事务,承担过多的责任。而当欧盟背上了难民的包袱,以及越来越严重的恐怖主义袭击的威胁的时候,英国选择了“退出”。英国退欧之后也是想在美欧之间保持平衡,恢复英吉利海峡给英国带来的“边界”的意识,然而,“伦敦陷落”似乎意味着英国通过脱欧也不能独善其身。弗里德曼说,英吉利海峡把守着通往英国的所有道路,将欧洲大陆阻挡在英国之外。但海底隧道却将英国和欧洲大陆连接了起来,其间的天堑似乎不复存在。在身份的边界上,英国早已跨过了英吉利海峡。

  当英国宣布启动脱欧之后两天,布鲁塞尔遭遇恐袭一周年的时候,伦敦议会大厦外发生袭击事件。死伤的人来自世界各国,足以说明英国已经跟世界绑定在了一起。躲进小楼成一统,只是一个梦想而已。恐怖袭击发生之后,苏格兰和威尔士议会暂停议程,而苏格兰议会在讨论的问题是要不要进行第二次独立公投。国家安全受到威胁,苏格兰还要进行公投吗?英国不能独立应对恐怖袭击,还要非常决绝地“硬脱欧”吗?

  英国警方还在进行调查,也没有透露出袭击者的名字,可能调查还会持续下去,但是这一事件已经嵌入到英国乃至欧盟政治之中去了。英国非常可能是加速脱欧,走特朗普的路线,构建自己的安全体系。但是治标不治本,英国和欧洲大陆国家一样,恐怖主义已经成了“欧洲”必须面对的难题,甚至可能是长久的陷阱。“伦敦陷落”那部大片,如果从银幕变成了现实,那就是欧洲的悲剧了。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光绪的身体与政治

高阳先生以资质、本性、体格、教育、责任感、统驭、应变、私生活、机遇等为标尺,为清朝皇帝打分。光绪排名第六,位列中等。其..[详情]

宋朝如何用货币理论捍卫纸币信用

回看中国金融历史,宋朝的转折意义巨大,尤其是交子会子等纸币诞生堪称世界之首,而其运作不乏成功之处,其中南宋孝宗期间颇为..[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