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 > 文艺>正文
土耳其和欧洲,历史的回归?
2017-03-18 10:21:38作者:孙兴杰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荷兰大选已经落幕,执政党自由民主党有惊无险,虽然丢了几个众议院的席位,但是依然是第一大党,可以联合小党组阁。在荷兰大选中,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意外”成为闯入者,成为荷兰大选期间的最大的话题。土耳其下个月将举行总统制公投,而荷兰大选被认为是今年欧盟政治风向标,双方都没有退路,于是,本来两个关系还不错的国家,很快就翻脸,甚至在欧盟范围内引起争论。土耳其从2005年开始入欧谈判,十二年过去了,土耳其和欧盟之间的距离越来越远了,当年埃尔多安从欧洲访问归来,民众夹道欢迎,而现在,土耳其国内也是群情激昂,无论是2005年,还是今年,埃尔多安都将土欧关系纳入到了国内政治的考量之中。土欧关系经过短暂的蜜月,已经分道扬镳,历史的陈旧记忆再一次被揭开来,而那些不甚欢乐的历史,将让土欧关系充满火药味。

  土耳其和荷兰之间的矛盾,看起来很简单,就是埃尔多安的内阁部长要到鹿特丹进行机会,呼吁在荷兰的土耳其人支持即将进行的总统制的公投。而鹿特丹市政府并不同意,荷兰政府也支持市政府的决定,于是乎,土荷两国就出现了外交纠纷。埃尔多安说荷兰是纳粹的余孽,一石激起千层浪,纳粹,在欧洲政治中是非常敏感的词汇,甚至是一种禁忌。当年荷兰也被纳粹侵略过,怎么能说荷兰是纳粹余孽呢?欧盟理事会主席图斯克就是历史学家,他批评土耳其的说法是罔顾事实,而荷兰首相马克·吕特要求土耳其做出道歉。埃尔多安又把历史跨越了一下,认为荷兰要为1995年波黑的斯雷布雷尼察的大屠杀负责任。土耳其的部长没有在荷兰完成任务,而是被“护送”出境了, 而土耳其非常意外地禁止荷兰驻土耳其大使离境。在土欧关系的历史中,土耳其虽然很早与欧洲国家建立外交关系,但是一旦出现紧急事态,或者两国交战,土耳其的苏丹就把交战国驻土耳其大使投入监狱之中。土耳其和荷兰的这次外交战,看起来一夜之间,骤然升腾为激烈的对抗,实际上却是土欧关系的一个缩影,从中或许我们可以看到未来土欧之间并不明朗的前景。

  埃尔多安到欧盟去拉票的行动,让很多欧洲国家非常不爽,不仅荷兰在抵制土耳其官员在境内举行集会为埃尔多安拉票,而且德国、奥地利都是如此。首先,埃尔多安的修宪公投就让欧盟感到不安,简单说,埃尔多安要将目前的议会制改为总统制,也就是埃尔多安总统不再是名义上的国家元首,而是一个实权的总统。埃尔多安从总理换成总统,职位有变,权力没有变,一个埃尔多安的土耳其呼之欲出,尤其是去年7月那场没有成功的军事政变之后,埃尔多安在欧盟的地位和形象出现了很大的转折。去年3月,土欧之间达成难民协议,虽然欧盟也知道被土耳其“敲诈”,但是毕竟土耳其愿意扮演阻挡难民进入欧洲的屏障,欧盟也就认了。

土欧关系已非昨日,加入欧盟几乎已经不再是埃尔多安的选项,进一步说,土耳其和欧洲的关系正在向历史回归。近代二三百年来,土耳其和欧洲的关系是不对等的,土耳其处于下风,由此,马克思也解释说“东方问题”,核心就是如何处理土耳其的问题,一个衰落的土耳其成为欧洲列强觊觎的对象,如何比较平衡地瓜分掉土耳其是欧洲列强关注的对象。这一历史性的转变以及沉淀下来的历史,就成为土耳其进行世俗化改革的强大动力,凯末尔主义根本来说是土耳其如何面对和应对来自欧洲列强挑战的反映。土耳其要学习和加入到西方,融入到欧洲的体系之中。二战之后,土耳其加入北约,此后寻求加入到欧洲一体化进程之中。现在来看,这一进程正在逆转,尤其是埃尔多安的土耳其正在凸显。   土欧关系已非昨日,加入欧盟几乎已经不再是埃尔多安的选项,进一步说,土耳其和欧洲的关系正在向历史回归。近代二三百年来,土耳其和欧洲的关系是不对等的,土耳其处于下风,由此,马克思也解释说“东方问题”,核心就是如何处理土耳其的问题,一个衰落的土耳其成为欧洲列强觊觎的对象,如何比较平衡地瓜分掉土耳其是欧洲列强关注的对象。这一历史性的转变以及沉淀下来的历史,就成为土耳其进行世俗化改革的强大动力,凯末尔主义根本来说是土耳其如何面对和应对来自欧洲列强挑战的反映。土耳其要学习和加入到西方,融入到欧洲的体系之中。二战之后,土耳其加入北约,此后寻求加入到欧洲一体化进程之中。现在来看,这一进程正在逆转,尤其是埃尔多安的土耳其正在凸显。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设立家庭教育日绝非小事

在今年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新东方教育集团董事长俞敏洪建议,国家应成立家庭教育日,并配合推广小组和相关活动来提醒人..[详情]

土耳其和欧洲,历史的回归?

荷兰大选已经落幕,执政党自由民主党有惊无险,虽然丢了几个众议院的席位,但是依然是第一大党,可以联合小党组阁。在荷兰大选..[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