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 > 文艺>正文
半岛风云“熊”出没
2017-03-18 10:15:46作者:列别杰夫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韩国首尔最繁华的观光商业区明洞大街上,竖立着一座俄国大诗人普希金的纪念塑像,2013年11月俄罗斯总统普京访韩期间,曾亲自为其揭幕。塑像的背后,是乐天财团旗下的乐天酒店——对,正是近来在中国引起巨大争议的那个乐天。

   据报道,当日普京总统致辞完毕,演员们唱起了普希金的浪漫名作《我曾经爱过你》,现场气氛可想而知多么温馨热烈。

   过去一个多世纪以来,朝鲜半岛跌宕起伏的命运中,俄罗斯这头北方巨熊,一直是不容忽视的存在,虽时有进退,却从不曾置身事外。它品尝过南下扩张意外受挫于东亚新兴强权的苦涩,直接主导了半岛划“线”而治对峙局面的形成,也独享过社会主义阵营“老大哥”提携“小兄弟”的荣耀。

   如今,半岛风云再次激荡,南北两方异象丛生,利益攸关的远近各国,神经难免为之紧绷,不仅隔空喊话,而且动作频频,唯独普京与俄罗斯政府的表现,却可以用普希金的另一首诗来形容——《我就要沉默了》。

   面对“曾经爱过”的朝鲜半岛,俄国人因何偏偏“要沉默了”呢?

   “俄馆播迁”说往事

   19世纪中叶前后,俄罗斯的势力日益伸展到东北亚地区,而多国环伺之下兵家必争的朝鲜半岛,成了一个他们不得不面对的棘手问题。自那时起,每逢半岛上出什么“状况”,俄国人都得头疼一阵子。

   中日甲午战争后,日本大有取代清朝成为朝鲜实际上的“宗主国”之势。1895年10月,在朝鲜政坛很有影响力的李朝国王高宗之妻闵妃(后追封为明成皇后),因主张联俄拒日,被日本驻朝全权公使三浦梧楼策动暴乱杀害,当年为农历乙未年,故史称“乙未事变”。

   第二年2月,害怕自己也会成为亲日派暗杀目标的高宗,经俄驻朝公使卡尔·韦伯(朝鲜名叫“韦贝”)同意,在朝廷内亲俄派帮助下,带着世子逃离王宫景福宫,躲进附近不远处的俄罗斯公使馆。此即所谓“俄馆播迁”事件。

   很多人会觉得,朝鲜的最高领导人逃亡到俄国公使馆寻求庇护,正是俄罗斯迅速扩大在东北亚势力范围的天赐良机。可当时等待着加冕典礼的沙皇尼古拉二世(他1894年10月继位,1896年5月正式加冕)更关心的,一是在欧洲方面如何应付德国、奥匈帝国日益紧迫的威胁,二是在中亚地区与英国趋于白热化的争夺,这个来自遥远东方的“良机”,反而成了一个要尽快甩掉的包袱。而俄罗斯突然成为朝鲜国王的保护者,导致亲日派把持的朝鲜政府很快垮台,这也让日本如坐针毡。日本一再对俄方施加压力,要求日俄举行双边谈判,解决这次事件。

   俄罗斯沙皇政府陷入两难,它既不愿失信于朝鲜方面,拒绝高宗提出的给予军事援助的请求,又不能不顾虑到,刚刚打败清朝的日本气势正盛,诉诸武力恐非上策。

   结果,1896到1897年间,俄罗斯向朝鲜陆续派遣了一些军事教官,但总数未超过30人,离高宗期望的200人以上差了很多。同时,俄日两国经谈判先后签订了“罗拔诺甫—山县协议”(1896年6月9日,俄首都圣彼得堡,俄外交大臣罗拔诺甫与日本前首相山县有朋分别作为代表)和罗森-西协议(1898年4月25日,日本东京,俄外交大臣罗曼·罗森与日本外交大臣西德二郎分别作为代表),俄方同意朝鲜半岛划为日本的势力范围,作为交换条件,日方默认中国东北为俄国的“地盘”。

1897年2月,在俄国公使馆住了整整一年的高宗,才得以“回銮”。俄日双方各取所需,暂且相安无事。    1897年2月,在俄国公使馆住了整整一年的高宗,才得以“回銮”。俄日双方各取所需,暂且相安无事。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半岛风云“熊”出没

韩国首尔最繁华的观光商业区明洞大街上,竖立着一座俄国大诗人普希金的纪念塑像,2013年11月俄罗斯总统普京访韩期间,曾亲自为..[详情]

风流案中案——从清宫秘档解读“杨翠喜案”

在中国帝制时代,妓女之名能见之于煊赫帝王上谕,堪称旷古奇闻,清末就有这样的歌妓,她就是杨翠喜。[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