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 > 文艺>正文
风流案中案——从清宫秘档解读“杨翠喜案”
2017-03-16 11:06:14作者:董建中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先发制人不如釜底抽薪

依据当时及日后透露出来的种种蛛丝马迹,杨翠喜一案,绝不是高官生活作风出问题,清廷监察部门秉公查核这么简单,它其实是晚清高层两大派别内斗的信号:一方是时任协办大学士、军机大臣、外务部尚书瞿鸿禨,与刚刚奉调入京出任邮传部尚书的地方实力派岑春煊联手,另一方则是庆亲王奕劻加上直隶总督袁世凯。

段芝贵出身北洋,是袁世凯的得力干将。有关他向载振献杨翠喜一事,还有另一种说法。据称,光绪三十二年九月载振路过天津时,负有“秘密使命”。事情的起因,是袁世凯在戊戌政变中告密而取信于慈禧太后,但因掌握兵权,威势日重,为满族亲贵所猜忌。当日慈禧虽已解除了袁的兵权,对这位城府甚深得直隶总督,还是不大放心,遂密令载振“顺道”考察其动向。

事先得知底里的袁世凯,赶紧做好准备,他指使段芝贵引诱年少轻浮的载振作狎邪游,更以重金买得杨翠喜相赠。载振自是感激不已,回去向慈禧复命,说:袁世凯忠心耿耿,每天晚上烧香祝祷老佛爷万寿无疆。

段芝贵与袁世凯的关系,确也非同一般。据熟谙清末掌故的胡思敬所著《国闻备乘》记载:袁世凯有妾与仆人私通,事情败露,妾自杀,该仆人偷窃财物逃走,很长时间也未能抓拿归案。当时还只是一名巡捕的段芝贵公开悬赏,终于逮到此人交给袁世凯。袁氏大喜,称赞段芝贵能干,令其捐得道员,并积极向朝廷推荐。段芝贵自然就死心塌地为袁效命了。

御史赵启霖的好友陈毅,当年也在邮传部供职,据他记载:袁世凯有妾曰翠凤,是杨翠喜的姊妹,此妾就是段芝贵进献给袁世凯的。段芝贵甚至拜袁为父,民初袁世凯称帝时,段芝贵被人喊作“干殿下”。

因此,在赵启霖上奏弹劾段芝贵,慈禧命载沣、孙家鼐派员赴津彻查之际,载振、袁世凯等急行釜底抽薪之计,立即秘送杨翠喜回天津,由袁世凯的兄嫂之弟张镇芳央求王益孙领去。张镇芳时以候补道员充直隶全省财政总汇处总办,兼办盐务,与王益孙、王竹林关系密切。等载沣、孙家鼐所派之人到达天津时,一切早已布置好了。

有人说,赵启霖之所以发难弹劾段芝贵,是瞿鸿禨试图借此牵制权势膨胀的奕劻和袁世凯。表面上看,赵启霖和载振相继去职,双方都付出代价,但此案发酵,实令慈禧对奕劻心生反感。应该说,瞿鸿禨一方开始是占据了上风的。

岑春煊乃前云贵总督岑毓英之子,他常年在地方任职,因何又与出掌军机的瞿鸿禨结成同一阵线呢?原来,早在庚子年间(1900年),岑春煊在甘肃布政使任上率兵“勤王”,在慈禧与光绪“西狩”时护驾有功,慈禧对其帘眷甚隆,而以廉正知名的瞿鸿禨,就是在西安获提拔为军机大臣的。此后,岑春煊先后署理四川总督及两广总督,所到之处,铁腕治官,人称“官屠”,又与袁世凯并称“南岑北袁”。

且说光绪三十三年正月十九日,清廷再任命岑春煊为四川总督。据岑春煊自己在《乐斋漫笔》中记载:三月中旬,他从上海乘船启程赴任,船停汉口之时,向清廷发电报请求顺道陛见,不等朝廷同意,他就乘火车北上。

三月二十一日,岑春煊在京陛见后,奉旨补授邮传部尚书,留京供职。那段时间,岑常在慈禧面前“汇报”庆亲王奕劻的贪黩无能。另据在邮传部任职的陈毅说,岑春煊抵京之日,御史赵启霖曾亲往恭迎。赵启霖是瞿鸿禨的同乡,都是湖南湘潭人。 三月二十五日,赵启霖便突然参劾段芝贵。种种迹象表明,瞿、岑、赵三人在弹劾案发动前后,关系委实不寻常。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风流案中案——从清宫秘档解读“杨翠喜案”

在中国帝制时代,妓女之名能见之于煊赫帝王上谕,堪称旷古奇闻,清末就有这样的歌妓,她就是杨翠喜。[详情]

传统国术的名人效应

习练国术不易,成为国术高手更不易。要是成不了顶尖高手怎么办?从事武行需要大量的投入,要是没有产出,就形成不了可持续发展..[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