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 > 文艺>正文
风流案中案——从清宫秘档解读“杨翠喜案”
2017-03-16 11:06:14作者:董建中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收到恩志、润昌的报告后,载沣和孙家鼐将王益孙、杨翠喜父母、王竹林以及部分商会中人,一并提解至北京,审讯的结果与恩志等人所报无异。

“人可欺,天可欺乎?”

四月五日当天,就有上谕批复这份调查奏章:

该御史于亲贵重臣名节攸关,并不详加访查,辄以毫无根据之词率行入奏,任意污蔑,实属咎有应得。赵启霖着即行革职。以示惩儆!”

上谕还说:“嗣后如有挟私参劾、肆意诬罔者,一经查明,定予从严惩办。”

这道谕旨颁布后,四月初七日御史陆宝忠上奏,认为赵启霖身为言官,纵使参劾失当,内心实为公而无私。第二天御史赵炳麟又上奏,请求对言官应宽容。

对此,慈禧随即颁懿旨:“赵启霖污蔑重臣,既经查明失实,自应予以惩儆。惟赏罚之权操之自上,岂能因臣下一请,即予加恩?”明确拒绝了御史的请求。

载振遭弹劾后,颇不自安。就在朝廷将赵启霖革职的第二天,即四月初六日,他也奏请开缺,其奏折是难得一见的妙文:

臣系出天潢,夙叨门荫,诵诗不达,乃专对而使四方,恩宠有加,遂破格而跻九列,倏因时事艰难之会,本无资劳才望可言,卒因更事之无多,遂至人言之交集。虽水落石出,圣明无不烛之之私,而地厚天高,蹐跼有难安之隐。所虑因循恋栈,贻衰亲后顾之忧;岂惟庸懦无能,负两圣知人之哲。不可为子,不可为人。再四思维,惟有仰恳天恩,开去一切差缺。愿从此闭门思过,得长享光天化日之优容。倘他时晚盖前愆,或尚有坠露轻尘之报称。

此折婉曲微妙,文词斐然,有人猜测出于唐文治(时任农工商部左侍郎,以文才著称,民初任交通大学校长)的手笔,也有人认为捉刀者是杨士琦(初得李鸿章重用,后为袁世凯的心腹智囊)。

朝廷于当天下发谕旨,同意载振开去御前大臣、领侍卫内大臣、农工商部尚书等缺及一切差使。上谕中称赞载振“内廷当差以来,素称谨慎,才识稳练”,其奏请“情词恳挚,出于至诚”。最后还指示:“载振年富力强,正当力图报效,仍应随时留心政事,以资驱策,有厚望焉。”

至此,这场轰动一时的弹劾案,以弹劾人和被弹劾人双双去职而告一段落。

但还是有一位御史江春霖不依不饶,他上奏指出此案办理过程中的六个疑点:

疑点一,段芝贵买献歌伎之说,初出于天津报纸,王益孙是天津富绅,杨翠喜又是天津名妓,假若真如恩志等查访所得,二月初即买为使女,报馆近在咫尺,必定能得到真实消息,何至于张冠李戴而误登呢?

疑点二,使女就是丫环,在天津买个丫环,花数十个银圆,顶多一百圆足矣,用三千五百圆买个丫环,比平常价多二三十倍,王益孙即使挥金如土,也不至于愚笨至此吧!

疑点三,杨翠喜名艺倾动一时,诚白居易《琵琶行》所谓“名在教坊第一”,老大嫁作商人妇,尚还要穷愁倾诉,岂有杨翠喜少年红颜,甘心仅当作使女之理?

疑点四,王益孙称,在天津荣街买杨李氏养女,而不说是歌妓,而杨翠喜则声称,先在天仙茶园唱戏,经中人梁二与身父母说允,又不言养与李氏,供词互异,显然有捏饰之处。

疑点五,杨翠喜既为歌妓,脂粉不去手,罗绮不去身,是不能干什么苦力的,说他在家当使女,不知能干什么?

疑点六,坐中有妓,心中无妓,王益孙不是那种人,说是买使女,“人可欺,天可欺乎?”

江春霖在奏折中最后强调,赵启霖业经革职,载振亦复开缺,而作为兵部候补郎中的王益孙,却以职官纳歌妓而逍遥法外,于理不合。他请求将王益孙按职官娶妓之律处治罪。

江春霖的六点疑问直指要害之处,很有分量。六月初七日,朝廷下令赵启霖复职。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风流案中案——从清宫秘档解读“杨翠喜案”

在中国帝制时代,妓女之名能见之于煊赫帝王上谕,堪称旷古奇闻,清末就有这样的歌妓,她就是杨翠喜。[详情]

传统国术的名人效应

习练国术不易,成为国术高手更不易。要是成不了顶尖高手怎么办?从事武行需要大量的投入,要是没有产出,就形成不了可持续发展..[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