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 > 文艺>正文
风流案中案——从清宫秘档解读“杨翠喜案”
2017-03-16 11:06:14作者:董建中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载振遭此打击,一度呈请“开缺”,想就此退出官场。有记载说,上述诏书下发后,身为父亲的奕劻感到脸上无光,既有些发火,又为了做给人看,曾对振贝子绳以家法,罚令长跪,同时拒绝了许多人的说情,载振只好跪了大半天。

如果载振从此改过自新,也许就没有后来更加震动朝野的“杨翠喜案”了。

事出有因,查无实据?

光绪三十二年(1906年),载振已东山再起。该年九月,他以镇国将军衔奉使调查奉天事宜,路过天津,故态复萌,又广招歌伎陪酒。座上,载振特别欣赏杨翠喜的色艺,对之大为倾倒。

以直隶候补道充北洋陆军统制的段芝贵,一旁看在眼中,心领神会,转头就出了一万二千两银子,从戏院买下杨翠喜,准备找时机呈献给载振。

第二年春天,奕劻在北京做寿,广收贿赂。段芝贵携杨翠喜进京,借祝寿为名,将杨翠喜献给载振,杨翠喜时年十九岁。同时,段芝贵又从天津商会王竹林处借银十万两,作为奕劻的寿礼。此一行动,实可谓立竿见影。

同年三月初八日,东三省官制调整,由过去的将军制改为督抚制,上谕指示:段芝贵升官,以布政使衔署理黑龙江巡抚。

督抚乃封疆大吏,其任命人选自然受到官场瞩目。但一众京官相聚而语,皆不知段芝贵为何许人也,区区候补道员竟能署理黑龙江巡抚,从一个四品官一跃为正二品,提升之速出人意料。而了解段芝贵的出身与为人者,对这一“破格”任用,私下记载说“殊堪喷饭”。

段芝贵之高升“公示”十七天后,即光绪三十三年三月二十五日(1907年5月7日),御史赵启霖上章弹劾,揭露其中隐情。此奏一出,舆论大哗。

赵启霖上奏的弹章中说:

臣闻段芝贵人本猥贱……百计夤缘……善于迎合,无微不至。……上年贝子载振往东三省,道过天津,段芝贵夤缘充当随员,所以迎逢载振者,无微不至。以一万二千金于天津大观园买歌妓杨翠喜献之载振,其事为路人所知。复从天津商会王竹林措十万金,以为庆亲王奕劻寿礼。人言籍籍,道路喧传。奕劻、载振等因为之蒙蔽朝廷,遂得署理黑龙江巡抚。……段芝贵如此无功可纪、无才可录并未曾引见之道员,专恃夤缘,骤跻巡抚,可谓无廉耻。在奕劻、载振父子以亲贵之位……惟知广收赂遗,署时难于不问,置大计于不顾,尤形成谓无心肝……交通贿赂,欺罔朝廷,明目张胆,无复顾忌,真孔子所谓,是可忍,孰不可忍!

所谓“夤缘”,就是攀附、巴结。面对如此毫不留情的弹章,朝廷不得不下诏先撤去段芝贵的官职,并命醇亲王载沣和大学士孙家鼐跟进,“有无其事,均应彻查”。

接到谕旨后第二天,即三月二十六日,载沣、孙家鼐就委派正红旗满洲参领恩志、内阁侍读学士润昌,前往天津详细访查。四月初五日,载沣、孙家鼐详细奏报调查结果,奏折中说:

恩志等人到天津后,即查访歌妓杨翠喜一事,天津人都说杨翠喜被王益孙买去。两人当即面询王益孙,王益孙称叫名王锡瑛,系兵部候补郎中,于二月初十日,在天津荣街买杨李氏养女杨翠喜为使女,价三千五百圆,并且立有字证。王益孙称,杨翠喜现在家中服役。

恩志等面询杨翠喜,杨翠喜说:先在天仙茶园唱戏,于二月初,经由中间人梁二说合,父母同意将身卖与王益孙充当使女。

他们找到梁二与杨翠喜父母,后者称他们的养女确实被王益孙买去,充任使女。

至于王竹林措十万金一事,据王竹林称,他名叫王贤宾,系河南候补道,充当天津商务局总办,与段芝贵并无来往。现虽充盐商,并无数万之款,所办商会,年终入款七千余圆,本局尚不敷用。商会事件,系各商共同办理,并非一人专理。恩志等人调阅了商会的账本,没有发现这笔款项。商会的人也作证,关于给段芝贵十万金一事,不但未见,而且未闻,他们情愿具名甘结,就是自愿签名作证、担当责任。天津其他的商人也都称,王竹林没有向段芝贵措款一事。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风流案中案——从清宫秘档解读“杨翠喜案”

在中国帝制时代,妓女之名能见之于煊赫帝王上谕,堪称旷古奇闻,清末就有这样的歌妓,她就是杨翠喜。[详情]

传统国术的名人效应

习练国术不易,成为国术高手更不易。要是成不了顶尖高手怎么办?从事武行需要大量的投入,要是没有产出,就形成不了可持续发展..[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