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 > 文艺>正文
寻道者河上肇
2017-02-19 11:42:04作者:徐瑾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河上的自传中,对于书斋生活充满怀念,其实他一生几乎都是在书斋里度过,也自认的确是个读书人。某种程度而言,他进入偏向实际的经济研究已经略有偏题,当从书斋卷入社会运动更是突兀。他曾经回忆二十年代的变化如何导致他个人的道路变化,首先是日本共产党在1927年选举中露面,导致1928年针对共产党的逮捕事件,这一变化可谓日本学术界重大事件,不仅左翼刊物逐渐绝迹,也使得大学经济学领域没有研究和发表的自由,河上本人也因此被迫离开学校,“要是永远待在能够随便说话、随便写作的太平环境里,想我这样愚钝的人,是绝不可能把自己锻炼成一个马克思主义者。”

    随着战后盟军的占领,日本陷入“一亿总忏悔”的口号之中,曾经被禁止的一度重新获得新生,河上肇时候出版的自传迎来对他的怀念高峰。根据《拥抱战败》一书记录,河上肇在公共视野中本来已经消失多年,但自传的流行带来新的“河上肇热”,如同传奇人物的“死后复活”。无独有偶,和河上肇一起进入1947年畅销榜的日本作家,还有死在狱中的三木清以及被间谍罪处死的尾崎秀实,尽管这三个人背景不同,但是他们都不同程度与马克思主义有所联系,他们独立思考的共性对于过去的多数人的狂热形成对比,他们的吸引力也在于他们的牺牲者身份,“即使在某种意义上,他们正是现在发现他们有魅力的同一批人的牺牲品”——畅销书与死去的英雄回归,共同构成战后短暂文化危机中的殉道者形象。

    经济学的历史并不长,在亚洲更算新兴学科,而俄国革命的爆发,其实也使得马克思主义在亚洲引发回响,如此情况之下,河上肇在日本与中国备受欢迎,其实也是当时社会思潮的反应。新旧交替之间,旧的已经毁坏,新的尚未建立,河上的热情探索呼应了时代内在饥渴,无论战前还是战后甚至现在都是如此。

   早在1906年,河上刚刚在《读卖新闻》等公共空间崭露头角之余,就有人用德语写信给他倾诉“那些早就失去了内在生命的像符咒一样的教义,已经不能使我们感到满足了,如果我想获得真正的生活的话,面包之外,我们还得有些别的东西。”这种情况之下,他敏锐地把握住时代脉搏,也被裹挟进入形势变化之中,他的激情特质也使得他的寻道之路对外充满感召,对内不乏反复甚至摇摆不定,他的坚守与困惑今天还能吸引人们内心的共鸣。

   也正因此,无论时代如何变化,河上肇的努力路径始终引发变化时代的永恒共鸣,“在那汹涌澎湃的波涛下面,还有一股永恒的潜流,指向着解决与人生相终始的谜”。寻找信仰与理想,始终是不同变动时代的人性所向。

   作者近期出版新书《白银帝国》,微信公号《徐瑾经济人》,本文写作参考河上肇相关传记及文章。

   作者为青年经济学者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寻道者河上肇

作为少年周有光的偶像,经济学家河上肇可谓少年得志,多年在日本公共领域备受关注,一生褒贬无数。[详情]

隆裕的命运与国运

这两天朋友圈纷纷在赞颂隆裕太后,颂词之盛,令人不知置身何地,不知今夕何夕,还以为回到了百年之前的大清帝国。且说隆裕,其..[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