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 > 文艺>正文
寻道者河上肇
2017-02-19 11:42:04作者:徐瑾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作为少年周有光的偶像,经济学家河上肇可谓少年得志,多年在日本公共领域备受关注,一生褒贬无数。

    不过他耿耿于怀的评论,来自他入狱之后,1933年《文艺春秋》刊发的杉山平助撰写的一篇文章,批判完河上“无论从哪一点看,他绝不是具有站在顶峰、支配时代的能力的人 ”“不过是东倒西歪的人物而已”之后,这篇文章也指出河上具有“纯情的人”“专心一意的求道者的脸相”。虽然河上对于这篇文章很不满,但他在自传中也花不少篇幅提到这篇文章,可见尽管存在误解甚至歪曲,这篇文章点出河上肇的一些特质。一方面是他一生追求变化,无论年轻时候受到伊藤证信影响追求“绝对的非利己主义”,还是随后对于马克思主义逐步理解;另一方面在这些追求中,河上肇认为自己一生是变化多端的的同时有不变的本质,即追求真理的至柔的心。

    虽然,河上肇的一生经历很多转变,他曾经表示从1924年前后开始,从研究经济学进而研究哲学,翻译《资本论》也是比较晚才开始,“非到1930年前后不能使自己成为一个马克思主义者”,至于早年论述“连一点马克思经济学的影子也看不到”“绝对找不出马克思经济学的影响”。这一叙述其实也与资耀华的感受一致,虽然中国《辞海》讲河上肇介绍为“日本马克思主义研究的先驱者”,但他上学时,只觉得他是一位很有造诣的经济学者。直到晚年,他尚且记得河上肇博士的临别赠言时的珍重期望,对比别的老师应酬客气,河上教授则诚诚恳恳语重心长,“你将来还要走很长很长的路,得下最大的功夫,要好自为之!”

    正是对于真理的坚持,使得河上风骨以及精神超越绝大多数人,迄今仍旧带有殉道者的精神感召力。在审判之前,他为了争取缓刑写了退隐书斋的《狱中独语》,但也坚持“在隐退于书斋后,余将依旧为信奉马克思主义之一学者”。此外,在监狱之中,虽然体力精神备受折磨,但是仍旧不愿意以转向换得释放,即使面对很多曾经日本共产党党魁的转向也不为所动。

    在1937年出狱之后,河上肇活动基本局限于书斋,他在陆游的诗作中找到共鸣或者说慰藉,在自传开篇就引用了陆游的“此身合是诗人未?细雨骑驴入剑门”,认为此刻陆游诗性勃发,激动如“春潮”“汩汩流动”。这看似偶然,其实也是一种回归。少年的河上本来报考了文科,因为同乡先贤吉田松阴的影响,又毅然改变志向报考法学院,当时他的德文老师就力劝“你是诗人的才具,不是学法律的人”。某种程度上而言,河上的精神气质确实是一位诗人,难怪郭沫若对他的心有灵犀。

    河上肇自传从1943年开始秘密写作,本来没有计划出版,但随着1945年8月15日天皇的“玉音放送”,日本战败时刻到来,形势发生重大变化。当自传第一部分在《世界评论》杂志刊出之际,河上肇的生命也接近尽头,“卧床不起,生命垂危,据说连那本杂志都拉不动,只能抚摸一下封面而已。”

西风东渐之中,日本是一个重要关口,马克思主义理念从日本传向中国的路径也在情理之中,直到1960年代,毛泽东尚且对日本来客表示“河上肇写的书,现在还是我们的参考书。河上肇在《政治经济学》那本书中写有怎样从旧的政治经济学发展到新的政治经济学,河上先生说新的政治经济学就是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因此每年都再版发行”。根据日本学者三田刚史统计,中国关于河上肇各类翻译众多,仅仅单行本为19种,如包括各种版本则有37种,报刊论文更是众多。     西风东渐之中,日本是一个重要关口,马克思主义理念从日本传向中国的路径也在情理之中,直到1960年代,毛泽东尚且对日本来客表示“河上肇写的书,现在还是我们的参考书。河上肇在《政治经济学》那本书中写有怎样从旧的政治经济学发展到新的政治经济学,河上先生说新的政治经济学就是马克思主义的政治经济学,因此每年都再版发行”。根据日本学者三田刚史统计,中国关于河上肇各类翻译众多,仅仅单行本为19种,如包括各种版本则有37种,报刊论文更是众多。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寻道者河上肇

作为少年周有光的偶像,经济学家河上肇可谓少年得志,多年在日本公共领域备受关注,一生褒贬无数。[详情]

隆裕的命运与国运

这两天朋友圈纷纷在赞颂隆裕太后,颂词之盛,令人不知置身何地,不知今夕何夕,还以为回到了百年之前的大清帝国。且说隆裕,其..[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