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 > 文艺>正文
民国银领 银行里的“阶级”
2017-01-23 16:02:11作者:一山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试看全行行员,有几个精神饱满?”

不过,民国年间,在“阶级”分明的银行里,身居中上层者毕竟是少数,大多数基层小职员每天的工作环境和工作状态,就不那么“老爷”了。

一位当年的普通行员回忆说,他分配到业务部,发现“环境是那么扰攘,见不到日光,空气也不好”,而且“银行工作除几位首脑的经理和主任需要活的学识和经验外,其余都十分呆板,照一定步骤按部就班做去即行”。一个月后,他又调到活期存款部:

工作远较出纳科现金账为繁重,同时记载每一笔存款的收付,得负责任,每天工作在九小时以上,罕有休息。账目尤其不许有错,一错即刻有赔钱的可能,工作要迅速而准确,余额要即刻结出,毛子更要随时计算。

又有一位叫范铸九的行员,大约1937年前后,曾在银行同业内刊上发表过《银行生活的使命》一文,称银行行员一天到晚埋头苦干,精神全贯注在“钞票”“数字”“算盘”“钢笔”上面。

一般来讲,银行初级行员及练习生的日常作息表排得很满。早上定时早起,定时做珠算、簿记、会计、英文、作文等功课,练习毛笔书法,阅读指定的所谓“有益”的书报杂志,并且每天得写日记,内容包括每天个人的反省,写罢交给作导师的经理批阅,成为将来品行考核的依据。

根据这套办法,每个新晋行员都会定期得到导师(经理)诸如“勤、惰、可靠与否”之类的评语。可别小看了这短短几个字的评语,一个新行员将来在银行里升迁的希望、“阶级”的高下,往往以这些评语为取舍。

为了帮助新晋行员应付以上繁杂琐碎的条条框框,大约1924年至1925年之间,交通银行上海分行曾内部分发过一种“职掌事务”的记事册,人手一本,嘱咐同人在自己经管事务的范围内,将某一件事,不问是纵的方面,或横的方面,只要有足资当时参考,或后来借鉴的价值,概应记录在册内。一方面后来者可以按图索骥,另一方面也可使他们明白以前经办事务的一切经过和手续。

且再引述另一位基层行员应怀三的回忆,作为本文结语。在他那篇题为《银行员和跑路》的文章中,作者不无抱怨地说:

终日埋首办公室中,处理繁杂的银行事务,身体与精力的操劳,倘使有一种单位可以计算,我可以武断一句,一个银行员,一天所消耗的“血”与“热”,必定要比工厂里做苦工的还要加上几个单位。试看全行的行员,有几个是精神饱满,身强力壮的人呢。就事实论,算一算在职身故的行员,就我个人追想所及,他们致命的原因,不是胃肠病,就是肺痨病。

作者为学术期刊编辑,历史学博士,专治民国金融史。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国银领 银行里的“阶级”

民国时期,特别是“七七抗战”爆发前,每逢新年来临,中国银行、交通银行之类大银行,都要隆重其事地搞“团拜”。交行一位职员..[详情]

从周有光谈河上肇与资耀华

“我到日本那时候思想‘左’倾,希望去跟河上肇。”语言学家周有光如是回忆。这位百岁老人于2017年1月14日去世,公众随之对这..[详情]

热文排行
史迪威往事

走出车站,是一段长长的下坡路,在山城这样的路司空见惯,但四周某种说不清的特殊氛围又提醒着来访者,这里与...[详情]

蔡锷的遗产
清史知微:晚清刑场目击记
高手在民间?
大宋朋友圈之苏东坡的同学会
自由谈:契约的局限
蝴蝶飞飞曾国藩
国人为何美化小凤仙?
大国安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