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 > 文艺>正文
民国银领 银行里的“阶级”
2017-01-23 16:02:11作者:一山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民国时期,特别是“七七抗战”爆发前,每逢新年来临,中国银行、交通银行之类大银行,都要隆重其事地搞“团拜”。交行一位职员记录了其亲身经历的1935年在上海新春“团拜”的盛况:

同人之集于内园者,多免冠露立于庭前,……盖同人之情绪,亦倍觉煦煦然如春台之登也。董事则胡常董、李董事、陈董事来特早。钟鸣十时以后,内园堂上下,同人已毕集,相见欢然,笑谈杂作,殆无不以吉利语相慰问。“恭喜发财”,原为新年普遍之祝词。顾以今日景气异常之年头言之,则有弥觉财可贵,而此语遂若含有较重要之意味者。

胡常董即胡祖同,李董事或是李铭(交行商股董事),或是李承翼(交行官股董事),陈董事则指陈行,他们早早就到场了。各人见面,互道“恭喜发财”,一派和谐景象。

所谓“今日景气异常之年头”,说的是1934年到1935年岁末年初,因国内白银大量外流,通货紧缩,一度引发沪上乃至全国金融市场恐慌,酿成影响甚巨的“白银风潮”。银行界上下,自然希望多讨点彩头,早日脱困。

“行长、局长、部长,同是一长”

这位职员继续写道:    

未几,胡董事长、唐总经理、钱常董暨各部处经副襄理、正副处长及上海市支行经理,亦先后毕至,因先就庭前摄影留纪念;旋即由胡董事长暨唐总经理,导引同人环列于庭除,相对行三鞠躬礼,肃然雍然,礼意甚渥。

胡董事长是胡笔江,唐总经理是唐寿民,钱常董就是钱新之了。以上提到的六位交行高层,除李承翼为广东人外,其余均出身江浙,乃鼎鼎大名的江浙财团中之翘楚。由这几大领导牵头,与交行各级职员互相鞠躬致意。从今人的眼光看来,如此周到的礼数固属古意盎然,但上下尊卑之别,相信在场的人,纵使不能言传,亦必定可意会。

抗战期间故去的上海文人徐鹃云留有遗著《银行生活——马屁三部曲卑鄙活现形》,以不同的坐车待遇,活生生描画出那时候银行里的“阶级生活”:

总经理乘大汽车,分行经理乘小汽车,支行经理坐新包车,办事处经理坐旧包车,小行员可以坐黄包车,这算是银行里的阶级。

徐书中还写道:“(银行)经理,旁人都尊称一声行长。因为行长、局长、部长,同是一长。‘奉此’‘等因’官样文章,小房子里过官瘾,‘来’‘混账’,这是训斥小行员的口头禅。”

从徐鹃云笔下可知,别具中国特色的“官本位”痼疾,即使在银行这样全盘西化的新式机构里,也不能根除。

就拿中国银行来说吧。1928年接受南京国民政府改组以前,中国银行属于半官方金融机构,人事上仍沿袭清末官督商办企业的作风,高层行员不乏官宦背景,各地银行经理的主要工作,往往是周旋官场,或者是对付地方军阀需索。而会计、主簿、司库等技术性人员,则大量来自过去势力很雄厚的票号、盐商。晚清时期,这些票号、盐商跟清廷户部(相当于财政部)及各省督抚,经常有银钱往来,故他们大都见过些场面,身上也多少会沾上一点官气。

所以,中行之类有官方背景的大银行里的职员,尤其是高层,人称“银行老爷”,并不全是虚言。

当然也有少数例外,比如陈光甫。陈光甫虽身为民国银行界受人尊重的领袖人物之一,且与国民政府高层颇有渊源,他本人却极力避免官场习气,生活上自奉甚俭。他与行员聚餐谈话中多次提及:“吾辈幼时,奉师长严训,餐时即碗中留饭一粒,亦必捡入口中,不许废弃。”

在自己一手经营的上海商业储蓄银行内部,陈光甫特别提出“打倒老太爷、大老爷、少爷三派”的口号,说:“老太爷为行将就木之人,少爷为不识艰难之辈,大老爷则为官派十足者。”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民国银领 银行里的“阶级”

民国时期,特别是“七七抗战”爆发前,每逢新年来临,中国银行、交通银行之类大银行,都要隆重其事地搞“团拜”。交行一位职员..[详情]

从周有光谈河上肇与资耀华

“我到日本那时候思想‘左’倾,希望去跟河上肇。”语言学家周有光如是回忆。这位百岁老人于2017年1月14日去世,公众随之对这..[详情]

热文排行
史迪威往事

走出车站,是一段长长的下坡路,在山城这样的路司空见惯,但四周某种说不清的特殊氛围又提醒着来访者,这里与...[详情]

蔡锷的遗产
清史知微:晚清刑场目击记
高手在民间?
大宋朋友圈之苏东坡的同学会
自由谈:契约的局限
蝴蝶飞飞曾国藩
国人为何美化小凤仙?
大国安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