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 > 文艺>正文
自由谈:契约的局限
2016-11-22 11:07:24作者:周业安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金星秀》是一档挺不错的节目,最近一期正巧讨论传统的师徒关系。过去学舞蹈,学员动作做不好,老师会体罚。金星说自己就是这么学出来的,当年学舞的时候,老师手里拿个竹板子,看谁做错了,或者没做到位,就用竹板子敲打。体罚是许多传统师徒关系中很常见的教育手段,拿到现在来看,自然引起了诸多不满。一般人认为,这是很不文明的表现。所谓教育,得谆谆教诲,而不是简单粗暴。所以,现在学校里的规定,是不允许体罚的,否则就触犯法律了。话是这么说,不过还是有一个疑问:为何在传统社会中,师傅教徒弟常常采用体罚?体罚可能引发好的结果,也可能引发坏的结果。体罚让徒弟懂得规矩,不得不刻苦训练,成才容易。但体罚也可能激发徒弟的逆反心理,要么徒弟不想学了,要么徒弟学成了憎恨师傅。师徒反目,很多时候与早期师傅对徒弟比较严厉有关。

  金星能成为舞蹈家,当然和早期老师对她比较严厉有关。这是她自己的体会,当然也是更多的传统艺术家的感悟。传统师徒关系中体罚的普遍存在,一方面和传统社会中的教育理念有很大关系,所谓不打不成器,几乎是每一个中国家庭的传统教育理念,直到现在都还延续着。打是一种体现权威的手段,中国传统家庭是一个社会的基层单位,是确保社会有序的关键。社会秩序通过权威来维系,反映在家庭上就是家庭的权威。在一个缺乏法治的社会当中,权威显得至关重要。权威一方面凭借其个人的能力和人格来树立,另一方面则凭借暴力来维系。体罚其实就是一种暴力,反映在宏观层面上就是国家机器。乡土社会中家庭实际上是国家的缩影,中国人习惯把家国连在一起考虑,家和国本质上是内在统一的,这种统一性就体现在治理结构上,都是通过权威来治理。这样的治理结构当然会决定着师徒关系的治理,师傅管理徒弟如同家长管理自己家的孩子,如同家族长者管理家族成员,如同地方父母官管理地方百姓,如同皇帝管理臣民。整个社会从上到下都是一个同质的治理结构,这是理解中国社会几千年动荡之中依然保持有序的关键。

  如果把传统社会中这种完全依赖权威来治理的模式当作糟粕,也不能算错。现代文明的重要特征之一就是权威生成于制度,或者说权威服从制度的约束,这种权威和中国传统社会中的权威完全不同。中国传统社会的权威只受道德的约束,而现代社会则首先受制度的约束。契约是一种基本制度,契约精神是现代文明的重要一环。因而在现代社会中,政府和老百姓、家族及家庭成员和家庭长者、师傅和徒弟等之间的关系,都以契约关系为基础。在这个基础之上,才谈得上情感等方面的东西。现代社会无处不契约。可以说,现代师徒关系就是一种契约关系,而传统师徒关系则不是一种契约关系,而是一种权威-服从关系。这是两种性质相反的关系。从这个角度讲,如果现代社会中师徒关系还保留着传统师徒关系的那种体罚治理,就不妥当了。也正因为契约精神逐步扎根于现代中国人的内心,从而一旦出现师傅体罚徒弟的行径,就会引起公愤。这当然是社会进步的体现。

  问题在于,是不是所有领域当中的师徒关系都必须回归到现代契约关系当中,从而拒绝任何形式的体罚?这就要看如何定义体罚。假如一个师傅不分青红皂白,看见徒弟没用功,或用功了但没达到师傅的要求,就动手揍徒弟,这就有问题。过去传统的师徒关系中大多如此。这种教育方式和现代文明显然是冲突的,需要摒弃。但还有第二种情形,假如一个师傅看见徒弟动作没做到位,用类似体罚的方式去警示、提醒,强化徒弟对某些动作细节的记忆,这样一种做法,是否可行?比如在舞蹈训练中,如果一个学员的右小腿动作没做出来,老师用脚踢了一下该学员的右小腿,算不算体罚?这种类似体罚的举动是否属于不文明?这个问题就值得争议了。就一个师傅的角度,如果要体罚学生,大多数情况下下手会知轻重,道理很简单,师傅技艺娴熟,收放自如,即便体罚学生,也是点到即止,不会伤到学生;并且从自身利益的角度讲,一个师傅也不敢下手重,师傅是依赖收徒来讨生活的,如果下手重,没有人愿意来拜师,这个师傅也很难延续其手艺。所以传统师徒关系中,看似师傅经常体罚徒弟,却很少伤害徒弟。体罚只不过是一种看起来不文明的教育方式,其伤害性远没有现代人所想象的那样大。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自由谈:契约的局限

《金星秀》是一档挺不错的节目,最近一期正巧讨论传统的师徒关系。过去学舞蹈,学员动作做不好,老师会体罚。金星说自己就是这..[详情]

大学去行政化:北大扛得动吗?

北大在人事改革方面,未来将尝试取消院系行政领导的行政级别,并采用聘用方式,进一步弱化行政级别,加强人员流动。取消行政级..[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