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 > 文艺>正文
狡猾的情感 奇怪的人性
2016-10-25 09:49:38作者:徐瑾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在2016年,一桩跨越28年的西北小城连环杀人案在中国告破。真相揭露之后,嫌疑人的身边人,家人、邻居甚至同乡,第一反应往往都是不知其为何被抓。极端罪行与寻常举措的集合,让人错愕不已,称嫌疑人看起来人还不错的评价也不罕见。在案情引发举国关注之余,也引发了一个新讨论,一个连环杀手,有可能是一个好邻居,甚至好丈夫吗?

   有人言之凿凿地说不可能,这种看法即使从概率论上讲大体正确,却低估了人性的复杂。最典型的如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来源就是真实案例——两名有前科的罪犯在上世纪70年代抢劫斯德哥尔摩市内最大的一家银行,行为失败后,劫匪一度挟持了银行职员,与警察僵持了多日后,最后歹徒放弃。然而,令人错愕的是,这四名人质被警方解救之后,不仅不憎恨绑架他们的人,反而对其表示怜悯,不仅拒绝去法院指控,甚至愿意为罪犯作为人品证人,募集辩护资金。

   更有甚者,其中一名女职员还表示爱上劫匪。类似的案例也不只有一桩,这是不是不可思议?其实并非如此,这并未脱开人类情感的常态。事实上,人和人之间的斯德哥尔摩情结,往往比我们想得频繁,也往往更为隐蔽。以色列经济学教授埃亚尔·温特(Eyal Winter)的研究就与此有关,他的新著《狡猾的情感》(中信出版社,2016)就贡献了他父亲的亲身经历作为一个案例。

   温特的父亲汉斯·温特是犹太人,他少年时候在德国读过书,刚好是希特勒兴起的上世纪30年代初期。可想而知,作为一名学生,而且是全校唯一一名犹太学生,各种被排斥以及被歧视让他苦不堪言。其中,最令他头疼的是他的历史老师格鲁勃博士,格鲁勃是狂热的纳粹支持者,不仅根据纳粹精神讲授历史,还经常幸灾乐祸地羞辱汉斯,两人之间的矛盾多次爆发。在希特勒就任德国总理后,格鲁勃博士在学校组织了一场盛大的典礼,各种装饰着纳粹字符以及旗帜的布置让小汉斯不堪忍受,他决定悄悄溜走,却转身迎面撞上穿着冲锋队制服的格鲁勃。

   汉斯见势不妙,赶紧逃走,结果他运气不佳。那是一个冬天,他跑出不久就在滑溜溜的冰块路面上摔倒,而紧跟其后的格鲁勃则毫不费劲地就追上了他。汉斯心怀恐惧,不知道人高马大的格鲁勃会如何报复或者惩罚他,尤其现在自己毫无还手之力。结果与他料想的相反,格鲁勃气喘吁吁地追上汉斯之后,首先温和地问他伤到哪里,并且带他去附近的一间咖啡馆,埋单叫了一杯热茶和一碟巧克力蛋糕。结果,格鲁勃告诉汉斯,追赶他是想跟他和解,而无意伤害他,接着解释了一堆纳粹理念。

   就是这样一个恶人的偶然“善举”,让小汉斯成年甚至衰老之后仍旧难以忘怀,每次对自己的儿子埃亚尔聊起的时候还是闪烁着泪光,不甚感怀。

   然而,明眼人也看得出,格鲁勃的几分钟善举是否能消解他对汉斯的一直恶行呢?可以说,汉斯也有轻微的斯德哥尔摩情结,如何解释这一情况?

这一抢劫案以及类似案例,自然激发不同学者学科探索兴趣,从此也总结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特征,也有不同解释。比如,进化心理学研究者通常认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人类历史早期出现的行为现象。他们设想在早期的狩猎采集社会中常常有各种冲突,男性经常劫持敌对部落的女性成员,如果对劫持者可以产生情感认同的女性能够成功融入新部落,那么她们就存活下来甚至为劫持者生育后代,而不能成功融入新部落的女性则可能没有几率繁衍后代甚至死亡。    这一抢劫案以及类似案例,自然激发不同学者学科探索兴趣,从此也总结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特征,也有不同解释。比如,进化心理学研究者通常认为,斯德哥尔摩综合症是人类历史早期出现的行为现象。他们设想在早期的狩猎采集社会中常常有各种冲突,男性经常劫持敌对部落的女性成员,如果对劫持者可以产生情感认同的女性能够成功融入新部落,那么她们就存活下来甚至为劫持者生育后代,而不能成功融入新部落的女性则可能没有几率繁衍后代甚至死亡。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清史知微:晚清刑场目击记

很多年前,曾上映过一部电影《谭嗣同》,影片末尾,谭嗣同引颈于木墩之上,从容就戮,还不忘吹去木墩上的小虫。这个镜头,给观..[详情]

蝴蝶飞飞曾国藩

快马送来红旗捷报,令恭王府、紫禁城,乃至整个北京城陷入了狂欢的喜悦之中:4天前(1864年7月19日),曾国荃所部湘军终于攻入太..[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