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 > 文艺>正文
阎雷:看尽30年的中国颜色
2016-10-20 13:00:43作者:谭洪安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在30多年的职业摄影师生涯中,阎雷有不成文的“约法三章”:不拍黑白照片,不拍新闻照片,也不拍卖不出价钱的照片。

  “地狱之王的霹雳惊雷”,阎雷喜欢用流利的中文这样自我介绍,并认真地模仿汉字书法的笔画,签下本名Yann Layma——他是一个地道的法国人,老家在巴黎以西数百公里的布列塔尼半岛。

  自从1985年他23岁时第一次踏足中国内地,拍下第一组以中国为题材的作品以来,整整过去30年了。当初只身勇闯陌生国度的法兰西帅哥,已成富态尽显的中年“老外”,前前后后总共来过中国多少次,他也记不清楚了。

  “除了美好的回忆外我一无所有。”他说。

  彩色的灰度

  1990年,阎雷拍摄的有关侗族生活的画册《歌海木寨》,一夜之间使广西三江和贵州黎平一带,成为外国游客与文化人类学者趋之若鹜的所在。1993年,他聚焦云南元阳梯田及当地哈尼族、彝族民众的图片专题《山的雕刻者》,获奖无数,26分钟长的同名纪录片,先后由世界上300多个电视台播出。2004年10月,他在巴黎著名的卢森堡公园举办《巨龙108像——20年摄影中国》个人影展,108张1.8米×1.2米的巨幅照片沿公园栅栏排开,蔚为壮观。他的大型画册《中国》同步在6个国家首发,初版印数75000册。同一个月,他的作品参加了北京故宫举行的《紫禁城国际摄影大展》。第二年,因为在中法文化交流方面的突出贡献,他还被法国政府授予骑士勋章。

  成功的光环背后,有许多旁人未必能体会的曲折和迷惘。

  1985年冬天与中国大陆的第一次接触(1981年他曾到中国台湾学习了大约一年中文),一度令阎雷“无语”:“在广州,统一的着装形成了一种浑浊厚重的灰色调,没有任何对比,没有任何颜色。这种色调,我至今仍不知如何捕捉……但是那里轻松随意的氛围太有诱惑力了,那种懒散松懈和正式僵化的奇异组合既让我好奇,又让我惊讶。”

  阎雷对北京的第一印象也差不多:“北京城简朴的灰色氛围,像索然无味的白开水一样。干燥的风吹得啪啪作响,到处都是煤球的气味。但是这个城市有一种过时的魅力:城市散发着斯巴达式的诗意,没有汽车的大街上演着一出自行车的芭蕾舞剧,古老胡同中进行着隐蔽的生活。”

  很多摄影师,往往都愿意用黑白照片以更深刻准确地表现那种沉重的“灰色调”。奇妙的是,翻开阎雷新近出版的摄影集《昨天的中国》,居然全部是彩色照片!“我从来不拍黑白照片。”他解释道,“黑白照片处理起来比较简单,没有太多色彩,对光线、环境的要求也没那么精确。”

  最初那几年,他镜头里记录的中国城市——广州、北京、上海、沈阳、成都、武汉、大同、青岛——的风貌,以及当地的男女老幼的衣着打扮、精神面貌,今天看起来都不免土里土气,却读者仍可从画面中感受到,无处不在的一抹亮色,正在顽强地生长。

  阎雷说,真实的生活本来充满色彩,为什么要把它抹去呢?

  时间的彩色

  对于此后多年作为职业摄影师游走中国的经历,阎雷在《昨天的中国》一书自序里,有一段精彩的总结:“在本书中,我所依据的是我自己的亲身体验,常常敏感于人生的起落、犹豫和脆弱,而刻意与西方人和中国人所写的报道保持距离,好让现场所留给我的印象能够保持鲜活和自由,能够为我的内心注入奇观,教会我他们的语言,让我学到另一种思维方式,与我分享当代中国激变所掀起的引人入胜的巨浪,而不囿于新闻和摄影风格。”

  他说,新闻摄影师总是聚焦于重大的或突发的事件,很少关注普通人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而他希望开拓一种新的报道风格,用绘画、摄影和摄像的方式来记录人类生活。早在1986年4月,他与几位同行头一次深入贵州山区,进行一场三个月的“冒险”旅行时,便怀抱着这样的目标。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清史知微:晚清刑场目击记

很多年前,曾上映过一部电影《谭嗣同》,影片末尾,谭嗣同引颈于木墩之上,从容就戮,还不忘吹去木墩上的小虫。这个镜头,给观..[详情]

蝴蝶飞飞曾国藩

快马送来红旗捷报,令恭王府、紫禁城,乃至整个北京城陷入了狂欢的喜悦之中:4天前(1864年7月19日),曾国荃所部湘军终于攻入太..[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