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 > 文艺>正文
一个平民银行家的政坛情仇(下)
2016-10-20 09:40:43作者:一山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为陈光甫(1881—1976年)逝世四十周年而作

  一山

  1927年4月18日,以陈光甫等为首的上海银行界人士联名致电北伐军总司令蒋介石,声明暂与武汉国民政府断绝一切金融关系。声明中称:

  “今武汉当局查封备行库存,停止兑现,推其用意,无非强迫吸收各行现金,供给政府需用;一面滥发无准备之中央银行钞票,破坏金融,贻害社会,显系实行赤俄共产政策。……在汉各行处于非法势力之下,无可抵制。敝会各行为保全金融大局、维持人民生计起见,即日停止武汉往来以与隔绝。”

  就在这一天,蒋介石主导下的国民政府在南京成立,宁汉正式分裂。

  千金易得 “诤友”难当

  撇开当年政见之争引发的党派激烈冲突不谈,从陈光甫及上海金融界的切身利益出发,武汉政府为纾解自身严重财政危机出台的一些非常手段,确实让他们大失所望。

  1927年4月17日,武汉方面颁布“集中现金令”,规定凡完粮纳税,流通市面,均以中央、中国、交通三银行所发之汉口通用纸币为限,非经财政部特许,绝对禁止现洋、现银出口,并查封各银行现洋约四百万元。

  此举激起上海金融界强烈不满,认为乃武汉政府自毁信誉之举,在汉各银行分支行受命予以抵制,原来准备支持新公债发行的动议,亦即终止。中国银行副总裁张嘉璈感叹道:“武汉政府中不乏受过新教育之人物,不知何以竟然下此毫无经济常识之命令。”

  到了4月下旬,陈光甫终于答应出任财委会主任委员,竭尽全力发动上海金融界,为南京新政权筹措军费。4月23日,他致函蒋介石表白道:“蒙委苏省财会一席,勉为承乏,实以北伐之功未竟,聊尽国民一分责任,然未尝不时虞陨越,致负钧座之期望耳。”5月下旬,蒋又力邀陈光甫出任财政部次长一职。

  当年8月,江苏省兼上海财政委员会结束,陈光甫婉拒蒋介石给予的新职,坚持与政治保持距离。陈后来在回忆录中解释说:“我不想与政府过于密切,一是因为我不想成为官员,二是因为我对我的银行负有责任。我可以帮助政府,但是我并不想与政府过从太密。”

  此后的陈光甫,显然把自己置于南京国民政府“诤友”的地位,对其金融经济政策屡有批评,对蒋介石亦不惜“犯颜直谏”。

  1928年8月,陈光甫到南京面见蒋介石,他在日记中留下了当时的观感:

  “南京政府用钱过于浪漫,前在军事时期月需千万,现在战事停止,每月仍须七百万,但苏浙皖三省收入每月平均仅三百万,所差过半,势须借款度日,一面不得不增加苛捐杂税,结果仍不脱离北京政府生涯之旧态。”

  蒋介石向他问起上海一般人民及商人对南京之态度,陈光甫一边答道,“人民前见南北有两政府,今南北统一,人民对南京信仰更好”,一边又直言不讳“上海商人对南京政府不信任”。

  对于此前因发售“二五库券”(以江海关、津海关所征2.5%关税附加税担保,故名“江海关二五附税国库券”,1927年5月南京国民政府发行)与政府发生激烈争执的中国银行,蒋介石又问该如何处置?陈光甫干脆答道:“如中央银行不办,可将中(国)交(通)两行合并作为一行,择何招牌,但须为民众谋利益,不可专为政府筹款之用。”

  而私下里,陈光甫对蒋介石及南京政权的批评更为激烈。早在1927年6月11日,他在日记中就把蒋介石与大军阀张作霖相提并论,内称:

  “蒋之政府成立时间虽尚早,不觉已有七成张作霖之办法:(一)不顾商情,硬向中国银行提款一千万元;(二)以党为本位,只知代国民党谋天下,并不以天下为公;(三)引用一班半无政府党之信徒扰乱政治……财政等事古(按即国民党元老古应芬,时任南京政府财政部长)、钱(新之)毫无权柄,全凭张静江,此人为半残废之人,令其主张财政,则前途可想而知矣。如照此办法,不出二三年,江浙又要出事。”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清史知微:晚清刑场目击记

很多年前,曾上映过一部电影《谭嗣同》,影片末尾,谭嗣同引颈于木墩之上,从容就戮,还不忘吹去木墩上的小虫。这个镜头,给观..[详情]

蝴蝶飞飞曾国藩

快马送来红旗捷报,令恭王府、紫禁城,乃至整个北京城陷入了狂欢的喜悦之中:4天前(1864年7月19日),曾国荃所部湘军终于攻入太..[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