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 > 文艺>正文
“诛杨密议”三巨头
2016-10-18 15:27:13作者:刘晨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160年前的秋天,天京城内,血雨腥风。太平天国的万千子民们在版图最广、军事鼎盛,离梦中“天堂”似乎触手可及的关口,突然遭遇了一场空前惨烈的高层内讧与杀戮。“天京事变”不仅使近代规模最大的一次底层民众反抗运动功败垂成,也一定程度上影响甚至改变了百余年来中国历史的走向。

  “天京事变”爆发160周年(9月2日)前后,本版刊出太平天国史知名学者朱从兵教授撰写的长文《集权的漩涡》,详细梳理了这一悲剧事变的来龙去脉,引起不少读者关注。自本期起,我们再约请近年专攻太平天国史的青年学人刘晨博士,结合其最新研究,进一步解读事变中的种种谜团,力图揭示以往不为人知的深层内幕,敬请关注。

  1864年7月,天京陷落后被俘的忠王李秀成,在自述中总结导致太平天国覆灭的“十误”,称天京之变为“至大”失误:“误因东王、北王两家相杀”,“误翼王与主不和……将合朝好文武将兵带去”。

  兄弟倾轧,自隳长城,太平天国的内部权力斗争留下了惨痛教训。但事变本身的经过扑朔迷离,许多具体细节至今仍被掩埋在历史的尘埃之下,幽眇而难以触及。

  梳理相关史料可以发现,事变的复杂酝酿期,主要围绕三大疑案展开,即“密议”“逼封”和“密诏”。以下笔者将根据过去学界关注不足的资料,尝试通过解读诸项疑案,来勾勒出这场惨祸的大致轮廓。

  谁先动的杀机?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天京事变”爆发的根源,似应从太平天国前期诸王的微妙关系,以及太平天国权力格局变动着手分析。领导层面的争斗暗流,早在金田起义前就已存在,如人们熟知的杨秀清、萧朝贵的异军突起,冯云山的委曲求全,以及洪秀全对“天父”“天兄”代言身份的妥协退让。即便过去认定为同盟、挚友的杨秀清和萧朝贵,两人在合作共事的背后,也隐藏着鲜为人知的矛盾。

  1853年春定都天京之后,东王杨秀清“举朝之大,是首一人”的专权格局逐渐形成,加上他“威风张扬,不知自忌”的理政风格,实际上已预埋了“天京事变”的伏笔。曾国藩的机密幕僚张德坚专司侦查“贼情”,他在1855年就预测“杨贼与昌辉互相猜忌,似不久必有并吞之事”。连敌对阵营都嗅到了紧张的风声,可见事态不是一般的严重。

  在天京这个“小天堂”里,随着太平天国战事顺风顺水,且南王冯云山、西王萧朝贵两大实力派已先后战死,不能再制衡东王杨秀清,高层权力结构的再调整及权力资源的再分配,可谓箭在弦上。于是,一个合力对付东王的“同盟密议”应运而生。

  李秀成在自述中透露了“密议”的相关信息。他说:

  “(杨秀清)逼天王亲到东王府封其万岁。北、翼两王不服,君臣不别,东欲专尊,后北与翼计杀东王。翼与北王密议,单杀东一人,杀其兄弟三人,原清、辅清而已,除此之外,俱不得多杀……东、北、翼三人不和。北、翼二人同心,一怒于东,后被北王将东王杀害。原是北王与翼王二人密议,独杀东王一人。”

  “天京事变”爆发时,李秀成只是顶天燕秦日纲(曾封“燕王”,被杨秀清贬谪为“燕”爵)麾下一员勇将,无缘参与高层机密,本人亦非事变当事人,他这段观感的来源,最有可能是天王洪秀全或某些“在现场”的天王之王戚内臣。故他所述的“诛杨密议”中,洪秀全并无责任,只是北王韦昌辉、翼王石达开二人私下的谋划,且密议的内容为“独杀东王一人”。身处囚笼的李秀成,曾直斥洪秀全的失政,对昔日的大领导极为不满,如他确信洪秀全曾牵头组织密议之事,估计是不会为王者讳的。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清史知微:晚清刑场目击记

很多年前,曾上映过一部电影《谭嗣同》,影片末尾,谭嗣同引颈于木墩之上,从容就戮,还不忘吹去木墩上的小虫。这个镜头,给观..[详情]

蝴蝶飞飞曾国藩

快马送来红旗捷报,令恭王府、紫禁城,乃至整个北京城陷入了狂欢的喜悦之中:4天前(1864年7月19日),曾国荃所部湘军终于攻入太..[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