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 > 文艺>正文
自由谈:契约的是是非非
2016-10-18 15:03:20作者:周业安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老家的房子是典型的徽派建筑,其中一个标志性的特征就是梁上的雕刻,这类木雕能够在一个横梁上呈现一组完整的故事,人物栩栩如生,堪称传统建筑艺术中的瑰宝。会这种雕刻手艺的匠人少之又少,胡大算是其中的一个。胡大自小学到这门手艺,凭借灵巧的双手和善于捕捉美的瞬间的眼眸,创造了一个个灵动的人物。这门手艺的确令人惊叹,想学的人很多,但胡大教的徒弟很少,一来是因为这门手艺极其难学,需要口传身授,并且徒弟们得耐心地反复打磨,才有可能窥得其中的一点点奥妙,一般人难以等待这么久的时间,何况学成以后也未必成为富甲一方的人物,胡大自己也只不过是一个小康水平,靠手艺吃饭,哪来的夜草?自然肥不了。二来这门手艺也依赖学徒自身的悟性,如果缺乏天赋,即便非常刻苦,也很难学成。所以这行的成才率并不高,导致年轻人畏难,不愿投身其中。

  吴四是隔壁村的,年纪轻轻就对木雕兴趣浓厚,时不时地来胡大家套近乎,胡大一开始其实并不想收吴四为徒,因为感觉吴四这人心思太活,但又不舍得吴四的天赋和渴望,最终还是松口,收了这个徒弟。在传统行业里,年纪不大的孩子进师傅家学徒,算是儿徒,师傅管吃管住,还得教手艺。学徒一般是要交学费的,学费分两种,一种是开始拜师时交的费用,另一种是入门后过年过节的费用。除非这个学徒家境困难,师傅就当自己家孩子养着,费用这类的就免了。如果师傅不收学费,一来自己的生活都缺乏来源,二来自己的付出也得不到回报,哪有动力收徒?现在不少人一听到某个师傅收费带徒弟,就说师傅贪,实际上只不过爱占便宜的社会心理在作祟而已。明明自己想占便宜,硬生生地把一个正常的师徒关系给抹黑了。

  吴四作为徒弟入门,自然会和师傅胡大有个约定,上述费用和师傅的责任义务是一个方面,同时吴四作为徒弟,也要尽到徒弟的责任和义务,那就是除了在学徒期间给师傅帮工打杂以外,学成之后还得给师傅服务若干年,这个取决于师徒之间的约定。胡大和吴四约定的是五年。在这五年之内,吴四跟着胡大做工,挣的钱得归师傅分配,师傅给多少就拿多少。算是给师傅的回报。这都是一开始说好了的,吴四的父母以及村子里的长者都做了见证,算是约定符合习俗规范了,也就是行规。但非得计较这个行规是否符合现代的合同法,倒也未必。按照乡村的规范,如果大人们和长者都同意了,认可了,就算是合理了。吴四开始了跟胡大的学习生涯,一学就是十年。由于这门手艺很难学,耗时极长,所幸吴四有耐心和兴趣,还有天赋,所以经过十年打磨,在业内算是闯出了名声,也算是一个小腕了。按照先前的约定,吴四十年学徒生涯结束,还得跟着师傅干五年,才能决定是否独立门户。

  一开始吴四还勉强听话,可架不住旁人诱惑啊。有人说了,吴四你都小有名气了,干嘛不赶紧独立出来?这样岂不是挣得更多?又有人说了,吴四你在师傅家学徒十年,打杂帮工了十年,也算是报答师傅了,还要再干五年,岂不是太亏了?更有人说了,吴四你先前那个和师傅的约定压根儿就没法律依据,为啥要遵守?如此等等,说的人多了,吴四原本心思就活泛,这下把持不住了。吴四终于等来了机会。胡大有一次给张大户家做木雕,大概是酒喝多的缘故,一时大意给刻坏了。这下了不得,张大户家那块木头可是很昂贵的,特别是张大户在当地还很有势力,觉得胡大不给面子,于是就到处说胡大的不是。这件事整的胡大很郁闷,天天借酒消愁。这个时候吴四并不是站出来帮胡大,而是对胡大说,你都快成酒鬼了,无法当我师傅了,我为了生活,不得不单独出去干。好嘛,吴四学成还不到两年,就趁机独立,这事儿对胡大打击很大。吴四的做法难免引起一部分人的非议,不过有说不好的,也有说好的。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清史知微:晚清刑场目击记

很多年前,曾上映过一部电影《谭嗣同》,影片末尾,谭嗣同引颈于木墩之上,从容就戮,还不忘吹去木墩上的小虫。这个镜头,给观..[详情]

蝴蝶飞飞曾国藩

快马送来红旗捷报,令恭王府、紫禁城,乃至整个北京城陷入了狂欢的喜悦之中:4天前(1864年7月19日),曾国荃所部湘军终于攻入太..[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