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 > 文艺>正文
读品:另类海上花
2016-10-13 16:06:45作者:徐瑾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中国都市的现代性,与开埠不可分离,而其中旧上海更值得一书。其实上海好的光景不过几十年,其兴起背景,时局变化导致人口巨量流入。人口涌入而百业兴旺,亭子间文化也成为上海一大特色。按照作家木心的说法,只有上海人知道“亭子间”是什么东西,“住过亭子间,才不愧是科班出身的上海人,而一辈子脱不出亭子间,也就枉为上海人”。

  亭子间面积往往不过六七平方米,算是上海石库门房子中条件不好的地方,最初要么作为阁楼,要么用来堆放杂物。随着上海租金日长,不少人也涌入亭子间,二房东纷纷兴起,亭子间也开始走红,一家入住也不少见,其中少不了文人,例如作家鲁迅杂文集有《且介亭杂文集》,“且”和“介”分别取了“租界”的一半。当时鲁迅住在上海虹口区四川北路一带,且介亭就是租界亭子间之意。另有一说,当时鲁迅所住地段原本是租界边缘,但是随着租界修建道路的衍生取得管辖权,所谓“越界筑路”,因而算是半租界,且介亭就是半租界亭子间之意。

  无论如何,亭子间中,来去匆匆,除了各色文人,当然也有三教九流,亭子间文学也成为一大特色。其中翘楚者,当算周天籁的《亭子间嫂嫂》。我小时候偶尔听过《亭子间嫂嫂》,但并没有看过,最近和一海归数学家聊起此书,他少年时看过,对这书尤其念念不忘,迄今仍很推荐,我由此开始读此书,觉得大有“沧海遗珠”的感慨。

  “亭子间嫂嫂”是一旧上海私娼顾秀珍别称,因独住在石库门房子中较差的亭子间而名。以隔壁文人朱先生的眼光来看顾秀珍的卖笑生涯,门前各色人等交关,可见旧时风土人情。上海学者贾植芳评价说“亭子间里,看上海黑道白道,风尘女子,说社会伤感故事”。至于周天籁,如今知道的人不多。周天籁出生于1906年,13岁来到上海,他被认为是上海话作家,但其实是安徽人,这在《亭子间嫂嫂》男主人公“朱先生”处也有自述。当年他来上海,从学徒做起,以儿童文学起家,最终被认为市民文学代表,除了《亭子间嫂嫂》等多部小说之外,周天籁晚年散文也为人称道。

  《亭子间嫂嫂》原本刊在名不见经传的《东方日报》,这张报纸从此走红,发行量也从三千份增加两万多份。据悉《亭子间嫂嫂》连载50万字后,周天籁不堪重负,准备结束,在报馆老板的恳请下,最终写到100万字,最后亭子间嫂嫂被周“狠心”写死才算结束,但后来在读者呼吁之下也出续集,依旧分外红火。

  周天籁甚至亭子间文化,大背景都与上海当时的租界生态与报业繁荣有关。周本人在20世纪40年代还在继续写作,随着各类报刊在1949年前后停刊,周本人在1951年去香港,本意办报,不成而加入邵氏兄弟影业公司,从事宣传,60年代移居台北,80年代初期回国,可惜不久就亡故。周的题材本身不在主旋律之中,加上去国日久而回乡时间不长,使得周天籁近乎中国文学史“被除名的人”。

  90年代之后,30年代的上海翻新出炉,成为流行文化一部分,但周天籁之类反而籍籍无名,有待挖掘。有人评价他最能代表上海风情,他的作品中不少原汁原味上海话,活灵活现。以《亭子间嫂嫂》以及续集为例,一套书三大册,但是行文流利,一路翻下来也不累,闭上眼似乎还能听到《亭子间嫂嫂》的满口苏白,很有上海人所谓“敲敲头顶,脚底板会响”的意思。有人撰文总结出周天籁文章中常用的“上海闲话”,例如,“象牙筷上攀雀丝”“杀枯郎头”“调花枪”“勒煞吊死”“邪气结棍”“五筋合六筋”“黏滋疙瘩”“呒亲头”“晏歇会”等。如今本土上海作家,未必有周氏功底,能将日常方言自然融入叙事而不失鲜活。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清史知微:晚清刑场目击记

很多年前,曾上映过一部电影《谭嗣同》,影片末尾,谭嗣同引颈于木墩之上,从容就戮,还不忘吹去木墩上的小虫。这个镜头,给观..[详情]

蝴蝶飞飞曾国藩

快马送来红旗捷报,令恭王府、紫禁城,乃至整个北京城陷入了狂欢的喜悦之中:4天前(1864年7月19日),曾国荃所部湘军终于攻入太..[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