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 > 文艺>正文
尔东升,拍片还是普渡?
2016-09-29 14:04:45作者:王逸诗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1997年台湾电视节目出现一种新的类型,其内容为台湾战后重大或离奇刑案之演出,且当中多为命案,并对犯罪经过、手法详细叙述。由知名前新闻主播盛竹如担任旁白,和一群没有任何知名度亦没有受过训练的小演员以超夸张、矫情的表演完成演出。在当年被称为“类戏剧”。

  由于收视率高得惊人,超越所有大明星演出的戏剧节目,因此这批“小咖”突然走路有风,大街小巷都被人认出。讽刺的是,他们依旧无名,因为类戏剧片头片尾都不会有“演员名单”。从节目火红一直到衰败,多少飞蛾扑火般投入,可是到最后因此而出名的演员,据说,一个都没有。“正式戏剧”的导演和演员非常看不起这批小咖,认为他们“根本不是演员”。

  梦想有时并不伟大,它往往都是荒谬可笑的。但正因为年轻才担得起别人的讪笑,受得住热血滚烫,挨得住家人失望的眼神……等现实把骄傲都磨光,责任重得像山却不得不扛时,我们才会忽然怀念起一无所有的岁月。便当没菜,但眼里透出灵魂的光亮,闪的!!

  尔冬升导的《我是路人甲I am somebody》,直接将这群小咖的真名放进电影,并让他们“演自己”,剧本是一个个路人甲横漂的心路历程,那些鸡血对白有时让人别扭,但又真实得让人感动。

  《我是路人甲》说的是:大学毕业的万国鹏(万国鹏饰)为了完成演员梦想,从老家东北雪乡一路来到浙江横店,对拍戏一窍不通的他初来乍到屡屡碰壁,更引发连串笑话,但他不轻言放弃,而是坚持一步一个脚印往前走,终于慢慢踏上正轨,成为一名“专业”的群众演员……

  探究,它究竟是真人真事改编的“电影”,还是“半记录式”的类戏剧?又或是伪真人的实境秀?不论如何,观众是记住了万国鹏与王婷的爱情故事,爱过的人也都会问上一句: “你的梦想里有没有我?”

  未来,大家就会记得,有一部影片中,演员是曾经想当古天乐接班人的王昭,还有土妹大嵩小嵩……有了名和姓就不再是路人甲,比领上演员证更重要的是——名字上了字幕——正如英文片名给出的正能量“I am Somebody”。

  《路人甲》最珍贵之处是导演纯真善良的心。他深入横店群演生活三年,其中辛酸黑暗令人发指的坑洞不可能不知道,但他选择了一个更简单且阳光灿灿的角度说故事。你可以忿忿指控社会黑暗;也可以消费这些基底草根,搞成国际大片;你可以搞成各式各样渺小的伟大,让人赞你有深度;但那种做作只会把这些横漂纯真的模样弄混。

  有时候最深层的东西,也可以只是吹吹口哨的潇洒。蹩脚的演技、生硬的口调讲述着鸡汤对白,更显得导演返璞归真的可爱。也正因为这些小漂漂又蠢又笨,什么都没有,才能傻傻相信“经典名句”的力量,即使在最绝望的时候也会告诉自己: “长得不够帅,就要努力把戏演好;书读得不多,就把事情做好。

  梦想,往往不是灭于现实,而是死在太聪明。傻子能凭一股热血奔向未知,聪明了,就懂得对现实妥协了。

  从一出道就当男主角的尔东升,曾不懂为何世上有人要去做“是个人都能干的”的群演?他如悉达多王子般,在这个银河里生来即尊贵,走出皇宫看见的墙外人生,竟多是卑微与无奈。

  许多被尔东升找来当主演的小咖,第一次见到他的反应都是“无预警地哭了”!因为群演一生面对的,多半只能是群头和演员副导。这个生性反骨的王子被触动了,决意深入这些群演生命,和他们一起苦修。用一部电影,及无数个声音影像一起在菩提树下证得梦想的力量无敌!梦想能破除既有的生命轨道,亦能凿开岩石迸出孙猴,狂妄自称“我乃齐天大圣是也”!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清史知微:晚清刑场目击记

很多年前,曾上映过一部电影《谭嗣同》,影片末尾,谭嗣同引颈于木墩之上,从容就戮,还不忘吹去木墩上的小虫。这个镜头,给观..[详情]

蝴蝶飞飞曾国藩

快马送来红旗捷报,令恭王府、紫禁城,乃至整个北京城陷入了狂欢的喜悦之中:4天前(1864年7月19日),曾国荃所部湘军终于攻入太..[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