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人文 > 文艺>正文
读书有用:文明的基石
2016-09-23 14:48:04作者:顾文豪 来源:中国经营网 评论:

  就在人们为美国联邦最高法院最终通过同性恋婚姻在全美合法化而欢欣雀跃之时,我想我们完全有必要稍稍了解一下美国最高法院,这个被人称为美国“最后之倚仗”的神圣之地。

  早在1787年制定宪法的时候,美国的开国元老们就深刻认识到司法独立的重要性,他们相信倘若司法和立法、行政不加分离,自由就是一句空话。但如何让司法拥有至高无上的独立地位,却并非一件可以一蹴而就的容易事。

  譬如,1793年,美国总统华盛顿就1788年《美法条约》的29个法律问题,要求国务卿致信最高法院大法官,希望他们提供专业意见。几天之后,华盛顿收到了以约翰·杰依为首的五名大法官的回信。但大法官们并未应允提供法律意见,相反他们坚持作为三权分立中的一部分,以及合众国“最后之倚仗”,他们不能对与法庭职务无关的政治事件发表意见,那将有违三权分立制度的设立初衷,并且他们提醒华盛顿,作为行政系统首脑的总统,宪法并未赋予他管辖法官的权力,也就是说总统无权凌驾法律之上。

  这是一封伟大的短信。在我看来,它不仅向世人明确了大法官的职责所在,更向权力系统表明了各自的权力界限。正如《美国最高法院通识读本》的作者、普利策奖得主琳达·格林豪斯的解释:“联邦法院的管辖权问题本来深植于宪法源头,最高法院却自己给出了答案。这是最高法院自我意识的觉醒。”

  而1803年的“马伯里诉麦迪逊案”,则成为最高法院进一步真正确立自身地位的标志性案件。

  1801年3月2日,在离职前最后一日的午夜,亚当斯总统任命了华盛顿郡23名以及亚历山大郡19名治安法官,所谓“子夜治安法官”。但因时间仓促和交通不便,这其中有17名法官的委任状未及时发出。而随后新上任的杰弗逊总统则命令国务卿麦迪逊拒绝发送已签署并封印但尚未发出的委任状。

  威廉·马伯里,作为这17位未能得到法官委任状中的一个,与另外三位同样遭遇的法官一起以“即联邦最高法院有权对合众国公职人员发布职务执行令状”为依据,具状向最高法院提起申诉,要求总统杰弗逊及国务卿麦迪逊发出任命状,这便是1803年马伯里诉麦迪逊案的起因和背景。

  此案的诉求看似简单,但由于背后牵涉着美国两党多年来的复杂关系,因此具有极强的政治意涵。按照当时最高法院的政治地位,若是判决马伯里胜诉,杰弗逊政府很有可能置之不理,弄得最高法院下不了台;而若判决马伯里败诉,则显然会让人视为最高法院对于行政权力的屈服。在这踌躇难决的时刻,当时的首席大法官马歇尔凭借高超的政治智慧,最终给出了一个令人意外却又叹服的判决:他首先明确宣称拒发委任状的行为,侵犯了所赋予的法律权利,而政府有必要为受害者提供法律保护;但随即他引证宪法第3条第2款,指出除了外国使节以及以州为一方当事人的案件,最高法院具有原始管辖权之外,其余各类案件,最高法院具有上诉管辖权,也就是说按照管辖权限,马伯里应当先去联邦地方法院发起控告,此后层层上诉到最高法院,那时最高法院才有权开庭审理。

  马歇尔的裁决,既避免了和行政系统发生冲突,同时更借此使得最高法院获得了宪法的最终解释权,明确宣布最高法院的裁决即为终审裁决和宪法惯例,自然最高法院也就成了众院之院,真正获得了与行政、立法系统三足鼎立的政治地位。

  获得高上地位的最高法院,不仅确实做到了时刻秉持宪法精神,更重要的是九位大法官以对具体法律案件的裁决,最终造就了美国精神,为美国文明奠定了基石。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清史知微:晚清刑场目击记

很多年前,曾上映过一部电影《谭嗣同》,影片末尾,谭嗣同引颈于木墩之上,从容就戮,还不忘吹去木墩上的小虫。这个镜头,给观..[详情]

蝴蝶飞飞曾国藩

快马送来红旗捷报,令恭王府、紫禁城,乃至整个北京城陷入了狂欢的喜悦之中:4天前(1864年7月19日),曾国荃所部湘军终于攻入太..[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