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企业排队出海IPO,谁是下一个好未来?
2017-10-27 14:03:22 来源:新财富杂志 评论:

以博实乐(BEDU.N)打头,又一批教育培训机构接连奔赴美国市场IPO。与新东方上市时相比,教育产业已历经互联网、移动互联乃到人工智能多个阶段的洗礼与冲击,技术翻天覆地,教育产业的商业逻辑又发生了怎样的变化呢?

2010 VS 2017,实体学校一直受青睐

教育确实是个大产业。

根据中国统计年鉴,2017年中国教育市场总规模将超过9万亿元。9万亿是啥概念呢?目前火热的文娱产业到2020年有望达到1万亿元。还不够直观?OK,2016年房地产的火爆恐怕无人不晓,当年全国房地产开发投资10.25万亿元,商品房销售额11.76万亿元。

不过因政策原因,教育多年来以公共服务的形式存在,政府为主要买单者,产业资金来源包括政府的财政性教育经费、社会的教育固定资产投资、家庭的教育支出,三者分别贡献约50%、10%和40%。目前市场上教培机构主要争抢的是40%的家庭教育支出。

粥多,僧更多。

教育产业最大的市场存在于老师对学生的教学服务,因其无法跨越时空,且每个用户均有不同的学习需求,因此很难规模化复制,属于天然的分散市场。另一方面,长久以来根据法规政策,民办教育属于公益事业,而非营利性主体,存在资本化的法律障碍,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一巨大的产业不属于资本关注的范畴。

而随着民众对教育需求的迅速上涨,教育培训机构的高速增长、弱周期特性以及充沛的现金流等优势渐渐被资本认识,政策也随之放开。2017年9月生效的新修订版《民办教育促进法》,明确“允许兴办营利性民办学校”。不过,作为一个开启不久的消费市场,能够符合A股上市条件的机构并不多,而三板市场的流动性与融资功能依然不太乐观。面对正在迅速增长的市场,想占领先机的教育机构们很自然地奔向了大洋彼岸的美国市场。

事实上,早在2010年就已有一波中国教育企业赴美上市潮。与奔赴海外留学的中国学子们不都是学霸一样,对于出海上市的企业来讲,IPO也仅仅是第一步,成长为学霸还是堕落为学渣均有可能。这一点已经得到了充分的证实,2010年上市的4家教育企业中孕育出了超级大牛股好未来,而其他另外3家均已被迫或主动告别了美国资本市场,同时也证明了所谓的“风口说”与“先行优势”对教育企业并不成立(表1)。


其中,环球雅思的历程颇具代表性。环球雅思原本专注于雅思考前培训,为了实现上市目标,不断扩张版图,尝试小语种培训、托福、夏令营等各种新业务,但均并没有形成规模,上市将这些业务推上了一个新的潮头。

但上市后,公司管理体制、运作方式等各方面的不成熟立刻凸现,股票走势平平,融资后的压力、对利润的疯狂追求把环球雅思逼上了砧板,最后被英国上市公司培生(Pearson)全资收购,退出纳斯达克。故事到此还未结束,今年4月,6年前培生以2.95亿美元买入的环球教育,又以8000万美元的价格被“贱卖”了。

对比2010年与2017年的教育产业环境,最大的不同在于移动互联技术的普及给人们的生活带来天翻地覆的改变。

自2013年开始,创投市场兴起了一波在线教育创业融资风潮。有媒体统计,2013年中国在线教育产生了72宗融资,2014年则增长至205宗,到2015年再次提升至318宗。从野蛮生长的试错阶段,再到迅速大规模倒闭退出。到2016年,在线教育融资额遭遇了断崖式下降,较2015年下降了23%,获得融资的公司减少了2/3。最终,新兴技术被纳入传统教育培训机构,成为提升教学效率的工具。从盈利模式来讲,最为成熟的依然是“家长预付费、学生上课、教师教课”的传统路径。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