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八戒网:真正改变的是拓宽服务半径
2017-10-07 10:15:59作者:屈丽丽 来源:中国经营报 评论:

访猪八戒网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朱明跃

如果说创业是一个必须要付诸行动的梦想,那么,对于朱明跃来说,其所创立的猪八戒网就是帮助大家实现这个梦想的平台。

从2015年正式免除佣金开启商业模式颠覆式创新,猪八戒网就在这个“筑梦平台”上越走越远,从一开始简单定义的服务众包,到后来的专业技能分享经济平台,再到超级孵化器和产业互联网的推动者,朱跃明的“取经之旅”颇有《西游记》中“踏平坎坷成大道”的味道。

在中国服务众包平台的道路上,猪八戒网是一个先行者,一直以来售卖的都是非标准化的服务,而不是标准化的商品,毫无先例可循,因而就需要自己不断地摸索经验,在一次次商业模式的颠覆性创新中“浴火重生”。

朱明跃表示,“现在很多企业都在学习BAT的心灵鸡汤,但是这碗鸡汤是面向消费者的2C的经验总结,如果你是干2B的,喝下去就会成为一碗毒药。”

也正因如此,朱明跃对“取经路上”的风险预判超越了一般的创业企业家,更重要的是,由于拥有早年的媒体从业背景,让他更愿意坦率地讨论他所面临的每一步挑战。近期,《中国经营报》记者专访了猪八戒网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朱跃明。

打造知识技能共享者的平台

《中国经营报》:过去一年中,猪八戒开始从纯线上公司走到线下,在全国很多地方打造创业园区,这是否意味着猪八戒网的商业模式正在发生变化?

朱明跃:是的,这一年我们变化特别大,去年还是一个纯线上的公司,做服务的双边交易,虽然那时候我们已经在买卖的服务市场里领域是最大的,但随后我们发现猪八戒网应该不仅仅是一个市场,本质上来说还是一个孵化器。拥有各种专业技能的人才和机构(统称为知识工作者),在猪八戒网平台上不断在成长,然后就业、创业。由此,猪八戒网已经成为了一个现实版的孵化器。这让我们意识到,猪八戒网不仅是帮助知识工作者解决他的生意问题,实际上我们也要帮助他们解决就业、创业 问题。

过去一年,我们紧锣密鼓地在全国“跑马”,目前,在全国的24个省,34个城市都在落地建立我们实体的园区,我们把这个园区称为Zwork,目前已经开园的大概有13万平方米,到年底会超过30万平方米,它们会成为知识创业者就业、创业的社区。

《中国经营报》:对于知识技能共享者的平台来说,你怎么评价猪八戒网的价值?

朱明跃:在全国乃至全球,知识工作者都是离散状态分布,小而散。知识工作者所在的行业,基本一年能够做个几万、几百万最多到几千万就很厉害了,过亿的公司很少。设计公司上亿的也就两三家左右,这就是中国顶级的设计公司了。因为以创意为主的知识技能服务,本质上每一笔生意都不可能量产,只能是个性化的服务定制。千百年来,第三产业知识工作者的生产方式都是不能够量产的。每一个交易都需要创业者自己去做,所以呈现出严重的离散状态分布,稍微做大了一些,也难规模化,它就立即像细胞分裂一样,会分出一家新公司出去,这是这个行业的典型特征。

所以,我发现,猪八戒网并没有颠覆什么,比如设计、编程都不是被我们颠覆的,猪八戒网真正改变的是把服务半径拓宽了,比如重庆的公司在过去只能服务于重庆,服务于本地,现在有了猪八戒网,入驻进来,就可以服务全中国、甚至全世界,这是猪八戒网最大的本事,将以前永远不会有生意的平行线上的两个人匹配在一起,这就是我们猪八戒网的价值。

《中国经营报》:猪八戒网的的商业模式是怎样的?

朱明跃:我的商业模式主要方式还是“平台撮合服务”,平台本身会有收入,因为知识工作者他们入驻了线下,也会同步入驻到线上平台来。过去一年中,一个非常大的变化就是伴随各项业务交易规模的增长,知识工作者在我们平台上也需要推广了,这样广告费就有了,叫作商家的在线营销服务。

补充一点,Zwork是一个独立的品牌,它是轻资产的。在地方上,我们注册了很多公司,比如猪八戒北京孵化器有限公司、天津猪八戒有限公司,它们都是装在Zwork里面,都是重庆猪八戒网络有限公司的全资子公司。

中国正在迎来服务买卖的春天

《中国经营报》:对猪八戒网来说,创业热潮和中小微企业的品牌升级是一个巨大的机会,但创业热潮冷却后会不会对猪八戒网造成影响?

朱明跃:我参加过克强总理的座谈会,听他亲自讲过全国目前以每天5万个市场主体(公司)的速度在增加,目前市场上有超过8900万个市场主体,其中,1700多万家是以“企业”形式存在的,剩下的是个体工商户,这应该是权威的数据。那么,我们试想下,这些市场主体只要一上线,就需要工商注册,此后就需要商标、需要版权、需要建站、需要营销推广、需要记账报税,除非他自己有很广的人脉资源,这些需求都会成为他们的刚性需求。因此,我认为每个领域在中国这个市场中都是万亿级的市场,这个热度不存在会“冷却”的问题。

举例来说,假设我们自己来做一家公司,想做个名片、网站、APP,除了找猪八戒网,还真的不知道该去找谁。因此,不能说猪八戒网只是赶上了互联网的风口,我认为只要对中国的中小工商经济活跃充满信心,猪八戒网就会能够永远生存发展。

对于创业潮冷却的说法,一是我们并不太认同,二是我们的买家虽然的确是以中小微企业和创业者群体为主,但其实猪八戒网和Zwork已不仅仅是为创业者服务了,这本质上还是依托于知识工作者去服务天下的市场主体,除非市场主体没有了,工作者也没有了,猪八戒网才会没有存在价值。

《中国经营报》:去年我们成立了天蓬网,布局服务领域的高端市场,目前进展如何?

朱明跃:其实,高端市场只是相对来说比较高,猪八戒网做天蓬网其实有些半推半就,但凡做平台就会从一个长尾市场中的长尾用户去做切入,但一旦在长尾市场扎根后,大家都要跨过鸿沟去进入主流市场的中心,就像淘宝做了天猫,猪八戒网就做了天蓬网。我认为这是做平台的最佳路径。做完长尾后,我们一定要做主流,所以这就是半推。我说半就,是因为我们这两年做起来了,很多主流的买家和卖家都希望上猪八戒网,但是他们不希望在猪八戒网上和一些不知名的小公司一起竞争,很多大的设计公司、科技建站公司,这些服务型的公司他们还是想做自己的品牌,而不是赚点钱就算了,他们觉得和长尾中的小公司在一个“集贸市场”里面吆喝比较没面子,交易体系并不一样。所以天蓬网就专为高端市场服务,这些都是卖家直截了当的需求。

买家也是,比如一家大型企业项目都是几十万、几百万,让他们在平台上来找,很多小公司和企业的财务流程都不匹配,所以需要满足真正企业的采购流程,这是需要我们来考虑的,我们正是看到了这些买家和卖家都有这样的需求,所以我们推出了天蓬网,天蓬网无法完全拷贝猪八戒网,我们还在摸索。

需要关注创意阶层的崛起

《中国经营报》:在市场分布上,你怎么看现在BAT独大,而中小企业越来越少的情况呢?

朱明跃:我认为这是阶段性的,一个真正成熟的社会绝对是中小企业创业非常活跃。比如你看加拿大、美国,实际上都是中小企业占绝大多数。如果这个社会出现寡头,要么是阶段性的,要么是不成熟的,寡头往往代表着他的资源和政策上的垄断,寡头的垄断是非常不健康的,从一定形式上来说,中小企业的活跃是必然的。像在欧洲地区,像美国、加拿大,都是如此。

十几年前,美国有一个哲学家写了一本书,叫创意阶层的崛起。在这本书里面把人分为四个阶层:第一个是农业阶层,第二个是工业阶层,第三个是服务业阶层,第四个是创意阶层。创意阶层靠自己的脑力来劳动的,而一个社会要发展壮大,一定要有创意阶层的崛起,这也是在全世界范围被证明 。猪八戒网就做成创意阶层的平台,服务于千军万马的中小微企业。我说的中小微,就是指创意阶层,如果你对未来的社会越来越有信心,你就会觉得中小微企业知识工作者会越来越多。

《中国经营报》:猪八戒成为了华为全球最顶级战略“同舟共济”的第二家企业,你认为华为为什么会选择和猪八戒网进行合作?

朱明跃:华为的公有云合作选择了两家公司,第一家是一个超大型的软件开发公司,第二家就是猪八戒网。过去华为是面向运营商和大企业,后来有了消费者事业部,做终端之后就开始直接面向了消费者,但目前华为正在打造他们的第四大业务板块儿,就是公有云。做公有云,华为就必须面向众多的小企业做分发,他们看重了猪八戒网平台这样的能力。

所以我们现在也发现了一个大的趋势,即整个企业服务领域不仅仅是这些中小微企业需要,实际大企业也需要猪八戒网做中小微企业的分发。我们目前已经具备了这样的能力了,猪八戒网的客服结构也在发生不断的变化,主要是卖家和买家在平台上聚集,这是一个比较大的趋势性变化。

深度  直面挑战的颠覆者

从2006年创办猪八戒网开始,朱明跃似乎一直没有停下变革的脚步,从一开始九次腾云行动的“浴火重生”,到2015年正式免除佣金开启商业模式颠覆式创新至今,猪八戒网进入了闪电扩张的第二个阶段。在这阶段,猪八戒网的产品线从标志设计已经扩展到企业全生命周期服务,地域也从重庆扩展到了全国甚至全球,团队则从创业之初的六七个人发展到如今5000人上下,朱明跃甚至开玩笑说,“这是第二次创业的崭新取经之旅”。

事实上,不断推动“二师兄”朱明跃颠覆创新的背后动力,恰恰来自于他对自身定位的清醒认识,来自于他对风险和挑战的坦率预判。

2015年6月,猪八戒网获得赛博乐集团和重庆市北部新区下属国有企业投资26亿元,完成C轮融资,至此,猪八戒网经历了7次改版 ,成为中国市场占有率最高服务众包平台(2015年交易额75亿元,市场占有率超80%),估值也超过100亿元,猪八戒网正在进入成为独角兽的快速通道。

他告诉记者,“这要特别感谢重庆的政策好 ,即便是今天,如果把我们这样一个公司投放在北京中关村,我们就是几百家还算不错的公司当中的一家,但在重庆,就是一家能够冒尖的公司。”

当然,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在朱明跃看来,“做平台如果没有十年以上的存活周期,没有十年以上的职工,你不可能形成网络效应,但是你要想活十年以上,在北上广深你肯定就活不了,包括阿里巴巴、包括猪八戒网,所以说这样的平台公司只可能存在北京、上海之外,所以说出现在重庆一点儿都不稀奇。”

“平台没有十几年20年30年的发展很难叫平台,因为做平台成本太高,你必须要让团队有足够长的时间在战斗当中学会战斗。平台的运营怎么做?商业的组织架构怎么做?这些在教科书中都没有,只能从实战中来。但是,在北京、上海,诱惑太多,可能你的团队还没在战斗中学会战斗,就已经被别人挖走了。”

在重庆成长11年后,猪八戒网开始全国甚至全球拓展,人数一下增加到5000多人,战略上也发生了质的改变,平台逻辑渐渐成熟,但挑战也相继而来。

“坦率地讲,我们有很大的压力,以前做在线买卖服务的市场,只要在线上去做就可以了,现在我们定义为以知识工作者为核心的人才共享平台,这是我们猪八戒网战略定位的一个升级,不仅需要我们有做市场运营的能力,还要在线下与客户互动,这对我们挑战比较大。而70%多的员工在公司时间不到一年,这可以说是我们当前面临的最大挑战。”朱明跃表示。

不仅如此,商业模式的变化不可避免地会带来利益的重置和冲突,为解决平台上“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避免低价、低质竞争,猪八戒网推出了平台新政,要求所有的卖家要缴纳保证金,以保证服务双方的满意度。

“我们必须要建立适应环境变化的平台治理的规则,否则一个平台受到生态的破坏,对平台来说会越做越小,这就是我们现在在做的事情,也是我们需要不断迎接的挑战。”朱明跃表示。

老板秘籍

1. 作为知识技能共享者平台的主要价值?

在全国乃至全球,知识工作者都是离散状态分布,小而散。知识工作者所在的行业,基本一年能够做个几万、几百万最多到几千万就很厉害了,过亿的公司很少。设计公司上亿的也就两三家左右,这就是中国顶级的设计公司了。因为以创意为主的知识技能服务,本质上每一笔生意都不可能量产,只能是个性化的服务定制。千百年来,第三产业知识工作者的生产方式都是不能够量产的。每一个交易都需要创业者自己去做,所以呈现出严重的离散状态分布,稍微做大了一些,也难规模化,它就立即像细胞分裂一样,会分出一家新公司出去,这是这个行业的典型特征。

所以,我发现,猪八戒网并没有颠覆什么,比如设计、编程都不是被我们颠覆的,猪八戒网真正改变的是把服务半径拓宽了,比如重庆的公司在过去只能服务于重庆,服务于本地,现在有了猪八戒网,入驻进来,就可以服务全中国、甚至全世界,这是猪八戒网最大的本事,将以前永远不会有生意的平行线上的两个人匹配在一起,这就是我们猪八戒网的价值。

2. 为什么说社会要发展壮大,一定要有创意阶层的崛起?

十几年前,美国有一个哲学家写了一本书,叫创意阶层的崛起。在这本书里面把人分为四个阶层:第一个是农业阶层,第二个是工业阶层,第三个是服务业阶层,第四个是创意阶层,创意阶层靠自己的脑力来劳动的,而一个社会要发展壮大,一定要有创意阶层的崛起,这也是在全世界范围被证明。猪八戒网就做成创意阶层的平台,服务于千军万马的中小微企业。我说的中小微,就是指创意阶层,如果你对未来的社会越来越有信心,你就会觉得中小微企业知识工作者会越来越多。

朱明跃简介

朱明跃,1974年出生,猪八戒网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先后获得第二批国家“万人计划”领军人才之“科技创业领军人才”、2015年度十大创业家、2015中国文化产业年度人物等奖项。

在创办猪八戒网之前,朱明跃先生曾做过3年老师、8年记者。2005年,“猪八戒网”诞生,从2007年开始,猪八戒网先后获得了天使投资人博恩科技集团500万元的投资额,IDG千万级美金投资(A轮),以及IDG和重庆文投集团1750万美元的投资(B轮)。

2015年6月,猪八戒网获得赛博乐集团和重庆市北部新区下属国有企业投资26亿元,完成C轮融资,至此,猪八戒网经历了9次“腾云行动”,成为中国市场占有率最高的服务众包平台,2015年交易额75亿元,市场占有率超80%,估值也超过100亿元。当年,猪八戒网平台正式宣布免佣。

目前,在朱明跃的领导下,猪八戒网仍在进行一次次战略升级,从一个交易平台变成一个人才共享平台,打造互联网服务的基础设施,同时线上线下打通,这一模式在全球罕有先例。同时,猪八戒网的平台服务也正在向全球进行渗透而延伸,已为中国、美国、英国和马来西亚等25个国家和地区提供定制化创意服务。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