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议国际学校:从学费、外教到资本 都在冒险
2017-09-18 15:23:06 来源:​经济观察报 评论:

即使发生聘用有性骚扰记录外籍教师的丑闻,但北京市私立汇佳学校(以下简称“汇佳学校”)的一位家长却对本报说,他不会把小孩转学。据他了解,大部分家长的选择会和他一样。

选择国际学校的家长大体有两类:一种自称无奈,在他们工作的地方,因为政策限制,他们的小孩上不了当地好的公立学校;还有一种是,希望自己的孩子更加国际化。

对于这个学校的很多家长而言,公立学校显然是回不去了,但转学的代价太高:转到一家新学校,怎么保证不会比上一家更差;以及,孩子换了一群新的老师和同学,能否适应?

王明(化名)的女儿在位于北京昌平一所国际学校上学,不过他不让孩子寄宿。去学校之前他对孩子说,“那个地方”谁也不能碰。他重复了好几遍,问:听到了没有。

国际学校并不一定能够让家长满意。乐天在上个月上了位于北京的乐成国际学校,不过,刚刚开学,他碰到了一位老相识——他去年还在北京青苗国际学校(以下简称“青苗”)任教。青苗教育集团成立于2003年,一个校区地处天安门正北中轴线。

国际学校的老师很多更换频繁,专注于教育投资的投资经理李聪称,老师频繁跳槽,意味着国际学校的竞争也进入白热化阶段。

学费只是开始

汇佳学校的丑闻爆发于教师罗伯逊(Robert John Robertson),根据加拿大温哥华太阳报(Vancouver sun)报道,罗伯逊在40年前性骚扰了女学生。汇佳学校声明称,加拿大警方表示该外教无犯罪记录,但为避免给学校带来困扰,他已离职。

9月2日,罗伯逊分别向英文报纸《南华早报》和《温哥华太阳报》发送了一份4000字的声明。罗伯逊暗示汇佳学校此前是知道那些针对他的指控,而“我有一份为期一年的合同,学校应该尊重这份合同。”罗伯逊在声明中称。“我每天半夜四点准时醒、翻来覆去的纠结,是汇佳,还是青苗”,乐天的纠结,随着青苗通知当日是最后一天缴款日终结。如果不缴款即进入排队等待阶段,意味着当年不能进入该校学习。

二十万的学费,不包括校车费、杂费、寄宿费、课外辅导班等,甚至一套校服以千元计,还有每个假期学校组织的海内外游学等,乐天戏称,读了国际学校的孩子就是父母的“碎钞机”。

赫德双语国际学校在上海学费是16万,在北京是22万。但学校如何定价并不透明,本报采访的学校投资人含糊其辞。

托马斯·巴特西学校因为英国王室第三顺位继承人乔治王子的入学而变得更加著名。根据英国“好学校指南”,这所学费每年1.8万英镑(约合15万元人民币)的巴特西学校是一所“校园大、忙碌、稍微有点乱的学校,能为世界各国父母提供钱能买到的最好的英式教育”。15万在北京并不能进入顶级的国际学校。

当然,选择公立学校并不一定意味着便宜。在上海工作的沪方(化名),今年刚刚把他的小孩从公立学校转到了国际学校,他说,每月都要花掉上万补课费,还不如选择国际学校。“如果可以,在能力范围内会选择更好的国际学校,毕竟学费也是一个门槛。”乐天已经是公司高层。他说,在国际学校,自己孩子的朋友也是公司高管、创业者CEO的孩子,所谓精英教育,其实也是一个圈子。

“社会有分工,”中科致知国际教育有限公司总裁毕坤称,“国际学校的定位是培养具有全球化视野的国际人才,我们要做的就是因材施教。”中科致知拥有几家双语学校,并准备开国际学校。

能够上国际学校的家庭还算幸运。在北京,很多经济条件有限,但又希望将小孩留在身边的家长,只能选择打工子弟学校。不过,国际学校办得如火如荼,打工子弟学校在不断被拆除。2017年8月1日下午,一台挖掘机开进位于北京昌平区北七家镇东三旗村南部的智泉学校,在一小时内,校门、校长办公室、校舍都被拆掉了。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