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乐颂2》口碑遭遇滑铁卢 中国式季播为何屡试屡败?
2017-05-31 16:17:51 来源:虎嗅网 评论:

五月,最火电视剧非《欢乐颂2》莫属。

作为本年度最受关注的续作之一,《欢乐颂2》自5月11日在东方卫视和浙江卫视开播以来,收视率一直非常火爆,两台双双破1,稳定占据收视率排行榜的前两位。5月24日的电视剧收视率排行榜显示,《欢乐颂2》分别以1.592和1.563的收视率高居CSM52城榜首。

然而,与这傲人的收视率相比,该剧的口碑却惨遭滑铁卢。相比第一季的好口碑,播出三分之一的《欢乐颂2》已经恶评如潮。网友评论说,第二季不但集中了上一季的全部缺点,还把本剧精髓“现实性”抹杀,只剩下为了推进情节强行制造的矛盾和冲突,以及生硬、可笑的广告植入。甚至有人调侃:难道业界良心《欢乐颂》也要走《小时代》的浮夸套路了吗?


纵观国产剧拍摄的众多续作,堪称精品的寥寥无几。大部分续作似乎都中了一种魔咒——既讲不好故事,也玩不了情怀,最终只能在一片吐槽之声之中黯然落幕。在文创资讯看来,这其中,既有主创团队持续创作能力有限的禁锢,也有大量热钱流入导致续集需要平衡多方利益,最终只能牺牲品质的无奈。

如此看来,国产爆款剧想逃脱“狗尾续貂”的魔咒, 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欢乐颂2》口碑扑街,这口“黑锅”该由谁来背?

“期望越高,失望越大。”果不其然。虽然《欢乐颂2》延续了第一季的热度,收视依然火爆,但开播以来的口碑却不尽人意。豆瓣评分仅有5.2,与前作7.3的评分相比,可谓大幅滑坡。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让这部收视率极高的热播剧,深陷口碑危机呢?

1.剧情方面:情节拖沓,注水严重

一向被称为“国剧良心”的正午阳光会在《欢乐颂》上跌了跟头,这是很多人想不到的。

从目前播出的情况看,观众的批评意见颇为集中,认为情节注水、节奏拖沓,人物形象、性格与第一季天差地别,部分演员的演技更显油腻。

其中,前几集剧情焦点几乎集中在安迪与小包总的泰国相遇上,但这段求爱戏不仅拍得让人有些尴尬,安迪原本抗拒陌生人的特殊性格也被消解得一干二净,而大量不恰当的插曲更让电视剧有了MV 的质感。

回顾《欢乐颂》第一季第1集,曲妖精要战略性地抢家产,樊大姐怕“炒潜力股炒成股东”要“酒吧掐尖儿”,安迪神秘身世高冷精干,小蚯蚓关关的家世对比价值取向……一集之内,看似随意的对话里,上海滩姑娘的浮世绘,栩栩如生。这种信息密集度,到了《欢乐颂2》,大概需要五集。

与此同时,剧中职场线大幅减少,“五美”专注恋爱的主线与普通观众的生活拉开了距离,安迪、曲筱绡、樊胜美见家长环节大同小异,邱莹莹与关雎尔的“电话粥”等缺乏有效信息的情节更有注水的嫌疑。

2.话题方面:隔靴挠痒,缺乏共鸣

去年《欢乐颂》之所以能杀出重围成为现象级,归根结底在于,当国产都市剧还囿于婆婆妈妈的日常或是苦情虐恋的怪圈中时,《欢乐颂》以“不回避现实并拿捏有度、能引发共鸣且让人反思”的真实犀利且不失温暖向上的魅力俘获了人心。比如以都市人的群像刻画,为观众提供了找寻身份映射的可能,更留下大量透视社会的话题:性格与原生家庭的关系、群体价值观的迷失、职场上升空间封闭……

但在第二部剧情注水的情况下,《欢乐颂2》对现实的呼应大大减弱了,很多家长里短的桥段在同类都市剧中似曾相识,拍摄手法和探索深度也远不及前作。

比如,因家庭负担沉重,樊胜美与王柏川的恋情遭到王母的阻挠,这种家庭情感剧的“标配”情节,并没有在《欢乐颂2》中引申出新的思考,只是简单停留在批评樊胜美“把人生寄托在另一个人身上”。樊胜美的性格成因,王柏川的处理态度,都没有更进一步的刻画。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