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业“退烧” VR电影还有戏吗?
2017-05-31 15:21:41 来源:虎嗅网 评论:

在连续鼓吹了三年之后,2017年终于没人再提“今年是VR元年”了。

前两年铺陈到影院和商场里的VR设备,有许多经营者已经因为亏钱而干不下去;国内的资本也不再对VR企业有那么浓厚的兴趣。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不少VR硬件及内容初创企业死去。

尽管行业渐渐“退烧”,但是对于坚持下来的内容企业来说,VR电影仍是一个未来必然的方向。在当前中国的VR行业里,VR电影如何定义,又怎么赢利?VR电影何时能来到我们身边,观众又是否有必要去电影院里看VR电影?壹娱观察与一些VR内容行业的从业者聊了聊,试图从与他们的对话中还原出VR内容这门生意的现状与前景。

内容创作者的尴尬:不知何时能变现

2014年Facebook创始人扎克伯格斥资20亿美元收购VR创业公司Oculus,引发了海内外资本对VR产业的关注。也是从那一年开始,“今年是VR元年”的说法便开始在国内流行。

尽管曾推出获得过艾美奖的原创互动影片,但Oculus Story Studio还是在2017年5月被Facebook宣布关闭了。当被问及关闭的原因时,Oculus内容副总裁杰森·鲁宾(Jason Rubin)在一篇博文中说:“在经过认真考虑之后,我们决定将我们的工作重心从内部内容创作转移到支持更多的外部创作。”

比Oculus Story Studio被关闭更早的,是国内VR行业的退烧。“去年九月开始,VR市场一下就降到了冰点。这个行业过去两年的发展中,很多资本关注的都是如何将更容易变现的硬件‘击鼓传花’,做内容的太少了。导致现在的现状是,硬件企业虽然多,但是却没有多少能拿得出手,软件内容也跟不上,无法支撑硬件的发展。新鲜劲儿一过,泡沫就破了。”一位在去年底离开VR行业的企业高管L告诉壹娱观察记者。

行业整体热度的下滑不仅导致大量硬件初创企业死去,对于内容创作者来说也正在经历一个难熬的冬季。“VR退烧,导致VR内容创作者在C端投入开始大规模下降,大量精力用于活下去而非打磨产品。尽管现在日子不好过,但是未来VR电影一定会颠覆现有电影产业,成为一个独立的媒介存在。”兰亭数字联合创始人庄继顺接受壹娱观察采访时说道。

虽然不少VR内容的生产者都相信VR电影可以颠覆电影产业,但是如何活下去并不是一个简单的议题。在当前硬件设备价格高昂,优秀的内容过于稀少的情况下,VR硬件的用户数量与内容带来的流量,都少到难以让内容生产者可以探索出明晰的盈利模式。

“现在,线下观看是没有办法让观众付费的。去年我们做了20多部线上观看的短片,期望线上能够通过流量去付费,但事实上也没有。很多平台都说支持VR短片,但是流量的转化费也不会给你。我们的《全侦探》在线上各个平台加起来有千万级别的流量,但是能转化的广告费微乎其微。”国内第一部侦探VR短片《全侦探》的制作方,威锐影业CEO董瑗珲对此有点无奈。

在线上流量变现受挫后,威锐影业还在尝试其他的变现渠道,比如说邀请用户体验免费VR内容,之后生产出一段即时的VR体验录像,可供用户进行购买;或者为电影、网剧制作VR内容的宣传片,但是目前为止并没有看到哪个方向能带来明晰的收益。

威锐影业的单个VR短片成本在40万元左右,对于成本更高的VR内容,看不到盈利希望同样是个严峻的问题。《西游记之大圣归来》的编剧米粒去年成立了Pinta Studios动画工作室,其工作室制作的第一部动画短片虽然只有9分钟,但是耗时近半年,成本接近两百万元。

在他看来,售卖VR短片很难成为当下的商业模式,因为能够回收的成本非常低,Pinta也在寻求内容营销或是在VR电影中植入广告的厂商,但是目前并没有具体完成合作的案例,“如何变现很重要,但这不是我们这一阶段重点的考虑方向,全世界都在找VR内容变现的商业模式。”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责编:赵芳迪 zhaofangdi@cbnet.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