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北向何处去?豆瓣还有未来吗?
2017-01-11 14:20:09 来源:新浪创事记 评论:

“中国球迷的嘲讽阻碍了中国足球的发展,中国的中产消费者都跑去日本买马桶盖阻碍了中国制造的发展,豆瓣用户给几个电影的低分差点摧毁了中国电影的未来。厉害了,我的豆瓣。”

尽管“慢公司的商业困境”变成老生常谈,从PC转移动令豆瓣失去了一些活跃度,但不可否认的是,很多年以来,豆瓣都像是互联网上一个精神乌托邦似的存在,其核心的东西至今还保留着,比如,豆瓣电影,依然是对电影水准有要求的观众第一时间关注的打分平台。

岁末年初,从人民日报客户端《豆瓣、猫眼电影评分面临信用危机恶评伤害电影产业》引发争议,到《豆瓣,挺住》在朋友圈刷屏,再到人民日报评论《中国电影,要有容得下“一星”的肚量》,人民日报海外版《自信国度应该容下无数个豆瓣》剧情反转,沉寂的豆瓣又火了一把。

文青创业记

2004年10月,北京朝阳门丰联广场的星巴克多了一位常客。一个30多岁,衣着休闲的男子,肯定会在中午的时候抱着一台脱了漆的苹果笔记本上门,然后打开电脑,开始旁若无人的疯狂的编着一堆大家都看不懂的程序,一直工作到下午4点左右。店员们早就摸透了他的脾气,每次他来就直接上一个中杯的今日咖啡就好。

这就是阿北(豆瓣创始人杨勃在豆瓣上的网名),豆瓣网几乎就是在北京和上海的几家星巴克写成的。名字则来自他居住的豆瓣胡同。

杨勃,1969年出生于陕西汉中。毕业于清华大学物理学系,后在美国加州大学获得物理学博士学位,之后进入IBM担任顾问科学家。他选择从IBM辞职回国创业的原因是:这个工作太稳定了,我闭着眼睛都能想像得到几十年后自己的职务、薪资福利。

“我选择项目的方法就是和朋友聊天”阿北说,“很多朋友喜欢旅游,希望有一个可以让大家互相推荐一些非主流旅游点的网站。”。2004年9月,阿北为自己的旅行网站制作了商业计划书,并命名为“驴宗”。但很快,他就发现自助旅游的人群太少了,文化类的产品更适合网站的形式。

他说:“书和电影自己都很喜欢,而且这里面的价值更大。每年要出几十万本书,没人可能读完所有的书,但是这里面有很多适合你而你自己可能不知道的,特别是非畅销书。我在国外的时间有十年,回来以后看的书自然有很多是非主流的东西,心里就会有交流的渴望,想知道有多少人在和自己看一样的书。这几方面结合起来,就开始做豆瓣了。”

2005年3月6日,豆瓣正式上线,阿北就把豆瓣的口号确定为“萝卜青菜,各有所爱”。豆瓣网站上“关于豆瓣”那一栏写道:“口味最类似的人却往往是陌路”,他希望“豆瓣不针对任何特定的人群,力图包纳百味。无论高矮胖瘦,白雪巴人,豆瓣帮助你通过你喜爱的东西找到志同道合者,然后通过他们找到更多的好东西。”

“你对豆瓣的未来规划是什么?譬如用数字来描述?”一次讲座上,阿北被这样询问,当时他刚刚透露豆瓣的估值约为几千万美元。但他沉吟了数秒说道:“我对豆瓣的期望,不能用数字来描述。我希望它能促进文化产品的多元化发展。譬如,即便是很生涩的书,你也能在豆瓣找到同道中人,无论多匪夷所思的爱好,你也能在豆瓣小组中发现同好。”

从最初的读书、音乐、电影、小组、同城,到豆列、广播、九点、阿尔法城、阅读、FM、东西。。。。。。它们无一例外地带着豆瓣的气质,拥有一致的豆瓣式体验,有用、好用、有趣。这个产品群形成一个围绕豆瓣的生态圈,你可以认为这个生态圈是文化百科,也可以认为它是兴趣社区,还可以认为它是一个发现和推荐引擎,或者叫选择引擎甚至决策引擎。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