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不是最后的净土 中国电影面对“复式”劫难
2017-01-04 15:51:37 来源:百度百家 评论:

12月28日傍晚,《人民日报》评论组在微信公众号发表评论《中国电影,要有容得下“一星”的肚量》,指国产电影要坦诚面对“差评”。文章阅读量很快超过十万(十万为微信公众号阅读量热门与否的判断基准之一),网民纷纷表示费解。

因为就在当天早些时候,《人民日报》客户端发出文章,指“恶评伤害中国国产电影”,点名批评中国两大社交平台“豆瓣”及“猫眼电影”操纵恶意电影评分。给国产片差评,文章获得大量转发讨论,旋即有其他传媒跟进,中央电视台电影频道也发出相关报导。

有网友在公众号留言,询问为何《人民日报》为何和早前立场不一,公众号管理回应四个字:以此(公众号文章)为准。云淡风轻,又大手一挥,一锤定音。

有不少人会觉得,官媒抨击网络评分,维护国产电影,是“意识型态管制”的又一次延伸。但这样的前后不一,显然不是如此简单。由“恶评是否会伤害电影产业”,延伸到“豆瓣的电影评分是否公正”,再到“电影的虚假评论与水军”及“中国观众是否对中外影片有双重标准”,人民日报掀起的“差评风波”涉及不少话题,也牵扯出整个中国影评行业的困境。

愤怒的出品方

《人民日报》客户端的“恶评伤害国产电影”文章,不经意在为近期上映的《长城》、《摆渡人》两部电影的口碑叫屈。据闻,客户端操作实际已脱离《人民日报》,文章或与《摆渡人》投资方阿里巴巴影业不无关系,有人质疑外包出去的客户端编辑,是否以收费“软文”的方式保护《摆渡人》,然而很快淹没在各种嘈杂里。

出品方因为电影口碑而愤怒,这也不是第一次。2015年10月,影评人文白在个人公众号中质疑电影《夏洛特烦恼》抄袭美国电影《Peggy Sue Got Married》,《夏》出品方开心麻花娱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震怒,入禀状告文白,要求赔偿损失费221万人民币。诉讼至今未完结,2017年春节将最后一次开庭。

前不久,张艺谋的《长城》上映,微博上有影评人看完之后怒评:“张艺谋已死”,出品方乐视影业随即附上律师函,在微博上也同样恶语相向。新华社很快推出一篇文章:《〈长城〉带热贺岁档,不应刻意唱反调》;人民日报微博也点评道:“中国有能力出口电视机,也有实力出口影视作品。葆有文化自信,讲好中国故事,中国文化该出去走走了。”

买好评,留面子,与豆瓣网的“特立独行”

中国电影业近年发展迅猛,但出品公司显然不是只看票房。浩大的面子工程,早就变成某种行业标准。

2010年时,“影评人”称谓尚未如此普及。但中国电影出品方给影视线记者红包,邀请他们为自己说好话已非罕见,一些记者甚至不收红包就不肯出席观影。影评人获邀提前看片,多半只是摸摸口风,在上映之前对口碑有基本把握,并不会限制影评人的口径。

随著微博崛起,“影评人”越来越多,片方也开始慢慢将宣传转移到了社交媒体阵地,逐渐攻陷了所谓“影评人”战线。如今,向“影评人”买好评已经变成行业潜规则。

这些“影评人”,大多时常发布电影观感,因其描述方式,口吻和观察角度贴合观众,他们的粉丝成倍增长,转发和阅读量也极高。只要有渠道,红人的一条电影百字短评可收入1000元人民币,普通的软文价格由一字1元到3、4元皆有可能,长文可索要八千上万,订阅者众的电影类公众号,一篇专文甚至可以要价二十万甚至更高。

宣传方会单独问询作者价格,进而以润笔费形式向“影评人”支付酬劳,之后“影评人”还可深入微信,以红包犒赏各个群组,请求同行或上下游转发。几乎成为固定模式。

*除《中国经营报》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经营网立场。

中国经营报

经营成就价值

订 阅
最新文章
豆瓣不是最后的净土 中国电影面对“复式”劫难

12月28日傍晚,《人民日报》评论组在微信公众号发表评论《中国电影,要有容得下“一星”的肚量》,指国产电影要坦诚面对“差评..[详情]

影视文化行业步入2.0时代——访华策影视总裁赵依芳

刘媛媛,石英婧石英婧 在持续了两年的“高热”后,2016年的中国影视产业告别了野蛮式生长,渐渐回归理性。作为全球规模最大的..[详情]